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零七章 为什么是这个本子

  一曲吹罢,自来也安详的趴在地上,天空是那么的蓝,一个个死神围绕在自来也身边,可惜自来也还有一口气。
  “咳咳,鸣人,你以后别碰这东西!”
  自来也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到鸣人身边一把夺过不知名的武器。
  “你知道我手里的东西有什么特性吗?”
  鸣人看着被自来也抢走的笛子,伸手打了一个响指,自来也惊讶的发现自己手中的笛子竟然不见了。
  而鸣人则伸手在自己的怀里掏出了消失的笛子,自来也懵逼的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
  果然,会空间忍术的咱惹不起。
  “咳咳,鸣人啊!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是少用比较好,容易伤到自己人。”
  既然抢不到笛子,自来也觉得还是好言相劝吧,反正打不过鸣人。
  不是自来也弱,是鸣人太变态了,那么大一个尾兽玉,竟然全部给转移了。
  这种空间造诣都能赶上水门...不,或许水门不如鸣人,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是吗?不好听吗?”
  自来也很想点头说不好听,不过被鸣人放在嘴边的笛子让自来也瞬间清醒了。
  “好听是好听,但不管什么神仙乐器,听多了都会腻的,你说对吧?”
  鸣人感觉这个理由倒是有点道理,也就把手中的笛子放了下来。
  “不过,鸣人你抓考生干嘛?”
  自来也松了一口气,随后把目光看向昏迷在地上的勘九郎和剑·美橙,这俩人也就勘九郎惹过鸣人吧。
  那件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那么鸣人为什么要抓勘九郎和剑·美橙呢?
  欣赏音乐?应该不会吧,难不成是心血来潮手痒了,自来也感觉很有可能,说不定就是鸣人讨厌这俩人。
  “他们俩吗?因为他们被我记在本子上了。”
  所以根本就是复仇啊,自来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复仇的话就没必要管了,不过一些事情还是得教育教育。
  毕竟教育孩子要从小抓起嘛,要是现在鸣人不知道自来也的和平理念,以鸣人的性格,以后估计更难教了。
  “咳咳,复仇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一般来说,复仇可不是什么好事,复仇之后那空虚寂寞冷会让人很难受。
  “很快乐啊!我甚至还想再抓几个。”
  自来也:....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自来也掏了掏耳朵,想要确定自己有些耳鸣的耳朵刚刚有没有听错,可看鸣人那激动的样子,好像确实还想再抓几个。
  这种事情自来也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自来也决定是时候没收鸣人的小本本了。
  就算鸣人能收回去,自来也有信心在拿到手的瞬间将小本本销毁,这样鸣人就不知道自己记录的都有谁了。
  “套路?我的话就是套路。”
  鸣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得到大狐狸的力量之后,鸣人已经能感知善恶了,只是用的不熟练而已。
  现在鸣人很清晰的感觉到自来也不正常,很明显有什么对鸣人计划要实施。
  可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别说五五开和凯皇了,就连三代目那怂比也没来。
  “鸣人,我想看看你的小本本上都记录了谁的名字,能不能让我看看呢?”
  很明显,是对于血腥小本本的渴望啊!看样子这个自来也是嫉妒鸣人有小本本。
  自来也:我嫉妒你麻痹!
  “当然可以,诺,你看吧。”
  鸣人当然不会拿出真的,随随便便拿一个糊弄一下就行了。
  蓄势待发的自来也忽然感觉这个本子有点眼熟,看起来很像鸣人记下自来也名字那个,可很明显这个比较新。
  “拿来吧你!火遁·豪火球之术!”
  抢过本子的自来也将本子扔到天空之上,一个火球结果了这个万恶的本子。
  “咳咳,鸣人啊!你要知道人与人之间应该和平相处,这才是和平的唯一道路,所以这种万恶的东西还是让我来承担吧。”
  看着缓缓落地的黑灰,鸣人看起来无喜无悲,让自来也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难不成鸣人拿的不是真的本子?
  如果不是真的那可就糟糕了啊!这种方法只适合一次使用。
  “你说的对,我这个圣母婊深感赞同。”
  本以为鸣人会发飙的自来也心中疑惑更甚,虽然鸣人看起来像醒悟了,可为什么自来也总感觉哪里有点奇怪呢?
  为什么鸣人会自称圣母婊?鸣人的性格可是一点也不圣母。
  “自来也老师,我刚刚获得九尾的力量,你能教教我怎么用吗?”
  本来还在思考问题的自来也感觉教九尾的力量这种事情自己有点不合适吧,毕竟自来也不是人柱力,对于人柱力怎么掌控自己的力量肯定没有其他人柱力那么了解。
  可能掌控自己力量的人柱力好像也就云忍的八尾和二尾能做到吧?
  这种事情直接问九尾不是更好吗?为什么非得问自己?
  “这种事情我可能帮不了你诶,你不是和九尾很熟悉吗?可以问九尾的吧?”
  鸣人委屈的摇了摇头,那委屈的表情不禁让自来也有些心疼,难不成鸣人和九尾吵架了?
  如果是九尾欺负鸣人的话,自来也决定拼死也得和九尾理论理论,欺负自己的学生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欺负六道仙人啊!
  “九尾那个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一个傲娇平胸萝莉,根本不会说的。”
  九尾:老夫什么时候成萝莉了?
  “萝莉?九尾娘?嘶——九尾还有这能力?”
  自来也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把九尾封印在自己身上?这样的话就能...呸呸呸,身为鸣人的师傅,必须以身作则,守护木叶!与九尾娘无关!
  精虫上脑的自来也忽然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九尾自称老夫,那它公的母的?为什么会变成九尾娘?
  “不对啊!九尾不是公的吗?为什么会变成萝莉?”
  自来也怀疑的目光扫视着鸣人,可鸣人脸上根本看不见慌张的神色,难不成鸣人说的都是真的?
  “那你觉得我是男的女的?”
  鸣人的一句话让自来也想起了刚刚遇见鸣人的时候....怪不得鸣人会那么变态,原来是身边有一个变态九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