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五章 终于被炸断了

  刺啦——
  起爆符燃起的声音响起,再不斩心里满是怒意,怎么老是这一招啊!这一次下去斩首大刀铁定要断啊!
  再不斩将斩首大刀扔进了河里,由于甩的足够远,爆炸并没有影响到再不斩,可是被炸出水面的半截刀刃让再不斩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木叶都是什么人啊!不去救自己的老师,非得用起爆符炸断斩首大刀是什么意思?
  可再不斩刚刚回过头,却发现鸣人不见了,这使得再不斩心里一慌,就在再不斩准备使用水分身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边传来一阵声音。
  “水遁...”
  水遁吗?这种地方使用水遁确实有优势,不愧是木叶的忍者,果然受过良好的教育。
  可卡卡西懵逼了,鸣人学过什么强大的水遁吗?好像没有吧?难不成是找三代目要的?
  “水遁·浓痰鬼叟,hetui。”
  一口口水飞到再不斩脸上,本来还在思考要不要躲避的再不斩彻底懵逼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脸上的是什么?
  “噗嗤——咳咳咕咚咚...”
  卡卡西忍不住笑出了声,可惜却被水给呛的脸都绿了,就在再不斩懵逼的时候,鸣人拿出光与影对准了再不斩。
  “你知道什么叫走火吗?”
  再不斩不敢硬接鸣人的子弹,只好放弃了囚禁卡卡西的水牢,见再不斩放开了卡卡西,鸣人也就没有开枪,而是走到卡卡西身边扶起了卡卡西。
  “哎呀呀,卡卡西老师你没事吧?这再不斩竟然想和你玩囚禁,真是不知廉耻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啧啧啧。”
  卡卡西扶着鸣人站了起来,用一双死鱼眼盯着鸣人道:“汝之秀,吾不及也。”
  而躲过去的再不斩钻进河里,将半截斩首大刀捞了出来,反正斩首大刀沾血就能修复,现在半截还勉强能用。
  “呵呵,卡卡西,没想到你还不如你的学生啊!”
  卡卡西不屑的看了一眼再不斩:“你脸上的口水洗干净了吗?”
  再不斩嫌弃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刚刚的场景似乎依旧历历在目。
  “哼,我今天一定要解决你们!”
  刷刷——
  三根冰千本射向再不斩,再不斩应声倒地,看上去就像死了一般。
  “怎么回事?”
  卡卡西抓着鸣人努力不让自己倒下,鸣人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果然在一棵树上发现了带着面具的一个暗部。
  那暗部也知道鸣人发现了自己,随后跳到了再不斩身边道:“我是雾隐村暗部,要将再不斩的尸体带走。”
  “暗部?公的母的?”
  白:???
  一脸懵逼的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木叶的问话方式好奇怪,就不怕出现外交问题吗?
  这种该怎么回答?要不要把再不斩叫醒呢?
  卡卡西拍了一下鸣人的脑袋,怒斥道:“怎么说话呢?这是雾隐村暗部!”
  “你说的对,雾隐村的暗(pan)部(ren)。”
  鸣人鄙视的看着卡卡西,别告诉我你是真的没发现,一开始鸣人觉得卡卡西肯定会要自己解决这个暗部,没想到卡卡西极有可能是真没发现。
  “咳咳,我学生不懂事,你把再不斩的尸体带走吧。”
  白拿起斩首大刀的刀柄,背着再不斩跳到树上离开了。
  而卡卡西忽然凝重的看向这个暗部的背影,思索了一番道:“鸣人,你现在还能追上那个暗部吗?”
  “因为一只猴子挂在我身上,我追不上。”
  卡卡西感觉很无语,不就是判断失误了吗?用得着这样吗?
  “算了,我先休息了....”
  鸣人只觉得身体一沉,卡卡西便趴在了鸣人身上,鸣人只好将卡卡西背在背上,向达兹纳的方向走去。
  佐助和小樱焦急的等待着,虽然对鸣人有信心,可再不斩毕竟是精英上忍,和卡卡西一个级别的忍者。
  如果不小心点的话,说不定鸣人和卡卡西一起也会翻车。
  刷拉——
  旁边的草丛忽然动了起来,佐助警惕的拿出了苦无。
  刷拉——
  金黄色的头发率先从草丛里面钻了出来,佐助看见金黄色的头发之后便已经放心了。
  除了鸣人之外,周围也没有见谁是金黄色的头发了,而鸣人背上背着的卡卡西却让佐助感觉有些惊讶。
  没想到再不斩还挺强的,竟然连卡卡西都能战败,看样子鸣人可能是去捡了一个漏。
  “鸣人,卡卡西老师怎么了?”
  佐助有些担心卡卡西,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老师,关心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蓝少,晕了。”
  和鸣人在一起呆了这么长时间,佐助对于鸣人的话也都能理解。
  对于卡卡西缺查克拉这件事佐助虽然不知道,但也并不觉得奇怪,忍者原本就是有的查克拉多,有的查克拉少,天生的没办法。
  “达兹纳大叔,危险已经解决了,现在我们走吧。”
  当鸣人到达波之国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金黄的夕阳光撒在波之国的街道上,周围人来人往的却看起来毫无生气。
  一个个人看起来都很瘦,很明显是被饿瘦的,卡多对波之国的压榨使得这个国家已经摇摇欲坠。
  “都成这样了才想起来反抗吗?达兹纳大叔,你羞愧吗?”
  鸣人的第一句在感叹波之国人民的可怜,可后面的话和第一句可没关系。
  如果这次来的不是木叶的十二小强,那么波之国八成就真的完了吧。
  “我只是觉得C级任务不也是有上忍带领的嘛....”
  鸣人斜眼看了一眼达兹纳,但却并没有再说话,对于达兹纳的想法鸣人不想说什么,平民不了解忍者也很正常。
  夜晚渐渐降临,鸣佐樱和达兹纳也走到了达兹纳的家里,达兹纳家里看起来很简陋。
  鸣人感觉自己的房子都比这个简陋的房子要好很多。
  屋子里面津奈美正在做晚饭,当其看见达兹纳进来之后,本来略带忧愁的面孔也露出了笑容。
  “津奈美,我回来了。”
  本来露出笑容的津奈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着达兹纳哭了起来。
  去木叶请忍者可不容易,这一路上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鸣人和佐助小樱在旁边等了一会,而津奈美很快也恢复了过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向鸣人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