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波风水门与晓的第一次接触

  鼬漫不经心的看着捆住自己的树木,这个幻术回或许对其他人来说很强,可对鼬来说,还是有些太稚嫩了。
  “在这双眼睛前使用幻术,你这么有信心的吗?”
  还没等红反应过来,本来在鼬身上的树却将红束缚了起来。
  “这双眼睛,可以反弹任何幻术。”
  红无奈的看着渐渐将自己包围起来的幻术,不禁感觉有些绝望,幻术都能反弹,那岂不是所有幻术忍者的克星了。
  “别看他的眼睛!”
  卡卡西一把拉过红,将红从幻术之中唤醒,红很庆幸自己及时被唤醒了,要不然死在自己的幻术里面也太憋屈了。
  “不看眼睛怎么战斗?”
  凯见鼬幻术这么强大,自然不敢看对面的人的眼睛。
  可如果不看对面的人,那怎么打啊!这样子很难预判敌人的位置。
  “唔?那边有什么事情吗?怎么感觉有查克拉波动?”
  正在挑选食物的水门发现旁边有不正常的查克拉波动,便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
  “嘿嘿嘿嘿,你就是我的对手吗?”
  鬼鲛看着对面的凯,将背后的鲛肌拿了出来指着凯道:“喂,问你话呢,报上名来。”
  “哼,我就是木叶的苍蓝野兽——迈特·凯!”
  还没等鬼鲛回话,凯便一脚踢了过去,可却被鬼鲛轻松躲过。
  “野兽?我看你是珍兽才对。”
  鬼鲛话音未落,便拿着鲛肌向凯砸了下去,凯见鲛肌并没有刀刃,便伸手接住了鲛肌。
  可没想到鬼鲛看着接住鲛肌的凯,不禁没有慌,反而还笑了笑道:“你知道吗?鲛肌不是用来砍的,而是用来削的。”
  鬼鲛猛的抽回鲛肌,鲛肌上的刺将凯身上划的鲜血直流。
  还没等鬼鲛收回力气,只见一根特殊的苦无忽然出现在鬼鲛眼前。
  “这是....”
  “超轮螺旋舞吼二式!”
  鬼鲛一脸懵逼,根本没听过这个忍术的名字,难不成是自创的忍术?
  水门的手上出现一个蓝色的光球,鬼鲛自然认得水门,还有那招牌忍术螺旋丸和飞雷神。
  (二代目爬出净土:飞雷神的版权是我的!)
  “鲛肌可是吃查克拉的。”
  鬼鲛将鲛肌对准螺旋丸,本来平平无奇的鲛肌忽然张开巨口,将螺旋丸吞了进去。
  “什么?这是鲛肌啊!”
  和雾隐打过交道的水门自然知道鲛肌,一个能吃查克拉的奇怪的忍刀。
  既然水门知道,自然有办法对付鲛肌,所以水门依旧那一副队友看了放心,对手看了担心的表情。
  “那么,就试试这招吧。”
  一根苦无忽然飞了出去,落在了鬼鲛身后,鬼鲛死死的盯着水门,心里不禁觉得有点不对劲。
  如果水门使用飞雷神,怎么会只使用一根苦无呢?所以肯定有问题的。
  果不其然,刚刚扔过苦无的水门并没有使用飞雷神,而是分出了一个影分身,那激动的表情,就像刚刚学会新忍术的忍者学生一般。
  也正是这表情,让鬼鲛感觉很不舒服,看着感觉好像有什么未知的东西一般。
  “这招就叫,超轮舞吼互瞬一式!”
  刷——
  水门的影分身忽然消失,鬼鲛心里一惊,随后扭头朝身后劈去,却发现好像并没有人。
  “什么?不是身后?”
  就在这时,水门却忽然出现在鲛肌旁边,从鬼鲛的侧面将螺旋丸按向鬼鲛。
  鬼鲛双目紧盯着螺旋丸,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完全可以让鲛肌再次吞了螺旋丸。
  可就在这时,鬼鲛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只见水门竟然直接抓住了鲛肌,这是干什么?难不成水门想抢鲛肌?
  还没等鬼鲛反应过来,便只觉景色忽然一阵变化,随后背后传来一阵剧痛。
  “该死!将我瞬移到另一个水门身边吗?”
  轰——
  水门的影分身也随之消失,可鬼鲛也被打飞了出去。
  “卡卡西前辈,写轮眼可不是你这么用的。”
  鼬仔细观察了一下卡卡西的写轮眼,发现好像其瞳力不止三勾玉,心里不禁觉得有点奇怪,难不成卡卡西竟然以非宇智波一族的身体开了万花筒?
  可是看这样子好像卡卡西还不会使用,鬼鲛好像也遇到了对手,鼬觉得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便准备帮卡卡西一把。
  “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什么事写轮眼吧,月读!”
  本来还在和鼬对视的卡卡西忽然感觉周围景色一变,本来大白天的忽然变得昏暗,一轮血红的月亮在卡卡西对面升起。
  “这是...幻术吗?解!”
  卡卡西试图扰乱自己的查克拉,可悲催的发现好像没什么用。
  “这是我的幻术空间,你将在这里渡过七十二个小时,可不管你在这里呆多久,外面只会是一秒!”
  卡卡西心里一惊,外面只会是一秒?那岂不是说这个幻术无解?
  还没等卡卡西说话,卡卡西便感觉自己好像被捆住了,仔细一看,卡卡西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被捆在了十字架上面。
  随后一个鼬的黑影闪过,一刀插入了卡卡西的腹部。
  “在这七十二个小时里面,我会一直拿刀刺你,直到你精神崩溃!”
  鼬的背后出现了一个时钟,上面的时间在缓缓前进。
  卡卡西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刚刚那痛感还隐隐约约的没有散去:“身为忍者,怎么可能怕区区刀剑。”
  这种疼痛七十二个小时的话卡卡西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承受的,虽然战斗力会下降,不过鼬使用这招之后肯定不会好受。
  “这样吗?那就把你的痛觉放大一百倍吧。”
  卡卡西:!!!
  刷——
  又是一刀下去,放大一百倍的痛感让卡卡西脸色都扭曲了,可时间才过了一分钟。
  “呼——呼——”
  卡卡西还没喘过气,便感觉又是一刀捅来,还没恢复的面孔变得更加扭曲了。
  “时间很快就会过去....我...一定能坚持住!”
  不知不觉之间,七十个小时已经过去,卡卡西虽然满头大汗,可不管怎么说幻术是针对精神的,对身体没什么伤害。
  滴答——
  秒针划过了最后一秒,卡卡西松了一口气,还好抗过去了...
  滴答——
  刷——
  卡卡西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前面的时钟,还有再次被捅了一刀的肚子:“为什么...会这样....”
  “抱歉,卡卡西前辈,我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