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四章 卡卡西竟然在和再不斩玩囚禁

  “木叶最强体术奥义!千年狂杀·菊正宗!”
  叮——
  再不斩很庆幸自己是上忍,反应速度够快,要不然就要菊花不保了。
  菊正宗手指插在再不斩的斩首大刀上,脸上却并没有因为奥义被闪避而沮丧,只见菊正宗掏出一张起爆符,贴在了斩首大刀上。
  再不斩脸色阴沉的看着菊正宗,这是非得把斩首大刀炸断才甘心吗?
  “在下一只傻神教菊护法——菊正宗是也,在此向你发出询问:气不气?气不气?气死了没?没有的话我再来一次。”
  再不斩这次很罕见的没有逃跑,而是直接撕下了起爆符,菊正宗楞了一下,随后引爆了起爆符。
  “不要想我哦!妹妹大人!”
  彭——
  在起爆符爆炸之前,菊正宗向鸣人来了一个飞吻,卡卡西表示很迷,鸣人到底是男的女的?为什么会被影分身叫妹妹?
  鸣人非常郁闷,被起爆符炸死鸣人本身也是会感觉很难受的,可今天已经三次了。
  哗啦——
  旁边的草丛里面再次出现了三个再不斩,鸣人忽然恍然大悟,怪不得之前那个再不斩根本不怕起爆符,原来只是一个分身啊!
  “鸣人,你解决这些分身,我去找一下本体。”
  这三个影分身对鸣人来说确实不算什么,毕竟只有百分之十的战斗力,只是不怕死有点麻烦。
  分身都是不怕死的,三个在一起更加的麻烦,一不小心就被两个控制住,一个捅死了。
  所以鸣人觉得自己不能和再不斩的水分身正面交战,而之前获得的游侠装甲正合适放风筝。
  “女武神·游侠,附体!”
  白色的半身马甲套在一件黑色的内衣之上,腰间盘着一圈子弹,一看就是远程风筝类的角色。
  再不斩疑惑的看着鸣人,沉默了半天之后,憋出了一句话:“你以为女装就能变强吗?”
  “没错,女装就能变强!”
  鸣人掏出了一黑一白两把手枪,这两把枪就是光与影,黑枪和白枪都有蓝色的纹路装饰,看起来并不是纯白和纯黑。
  卡兹——
  再不斩将地上的斩首大刀拔了起来,因为之前的水分身将起爆符撕了下来,所以斩首大刀只是又多几条裂纹,并没有完全断裂。
  “就拿你的血,来修复我的刀吧!”
  说完再不斩便提着斩首大刀冲了过去,还有一个水分身跟在再不斩身后准备辅助,另一个则冲向了达兹纳。
  反应过来的佐助一个豪火球逼退了再不斩,可没想到豪火球刚刚散去,一堆水便冲向佐助。
  “这是大瀑布之术吗?真是麻烦。”
  被大瀑布之术冲走的佐助感觉自己被呛的难受,幸好水分身查克拉有限,不然一个忍术就能让佐助转世了。
  “咳咳咳咳,看样子很强啊!”
  佐助凝重的注视着离自己不远的再不斩,就在再不斩准备直接解决佐助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飞了过来。
  两滩水撞在一起会变成什么?会变成一滩水,两个水分身撞在了一起成功的变成了一滩水。
  懵逼的佐助表示有点不理解,为什么鸣人轻而易举的就踢飞了一个水分身,而佐助却是被虐呢?
  佐助仔细的看着鸣人和拿着斩首大刀的再不斩在一起游斗,再不斩打不到鸣人,而鸣人却已经快打碎了这个水分身。
  要不是有斩首大刀挡了几下,这水分身早就回去了。
  “最后一下,解决你。”
  鸣人灵活的躲过了再不斩的斩首大刀,就在再不斩准备连击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脚下出现了一个黑洞。
  “游侠和白练都是琪亚娜的装甲,可是闪避技能却有很大的不一样。”
  鸣人站在再不斩面前一点也不慌,渐渐扩大的黑洞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再不斩。
  再不斩尝试想要挥动斩首大刀,却发现自己被吸的死死的,根本动不了。
  “那么游侠的时空黑洞有什么用呢?仅仅是没有攻击力的控制住敌人吗?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只见鸣人嘴角微微露出笑容,双手好似在抱着什么东西一般,忽然,鸣人的两手之间有一个东西正在缓缓展开。
  仅仅一秒的功夫便已经可以看出起全貌,鸣人手上的物品看起来好像一个炮,却充满了科幻的感觉。
  “星云冲击!”
  鸣人手中的就是炮,是激光炮,只见激光炮炮口出现点点亮光,随后一根粗大的光柱喷射而出。
  再不斩知道已经躲不过去了,便松手将斩首大刀丢在了地上,幸好时空黑洞只是吸人的。
  刷——
  粗大的激光瞬间吞没了再不斩的半边身体,随后剩下的半边身体也化成了一滩水。
  咕咚——
  佐助咽了一口吐沫,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别说再不斩的水分身了,就算再不斩本体都不可能抗过这一炮。
  “佐助,你保护好达兹纳,我去看看卡卡西老师怎么样了。”
  鸣人捡起了地上的斩首大刀,再不斩没有斩首大刀战力应该会下降很多,所以卡卡西极有可能已经抓住再不斩了。
  树林深处的一条河边,再不斩看着水牢里面的卡卡西不禁有些得意,要不是卡卡西因为自己没用斩首大刀而掉以轻心,再不斩还真不一定能抓住卡卡西呢。
  “啊嘞,卡卡西老师你竟然在和再不斩玩囚禁?”
  再不斩无语的看着缓缓走过来的鸣人,心里有一种赶紧放了卡卡西自证清白的冲动。
  这都是什么学生啊!有这么诽谤自己老师的吗?
  “你在木叶和凯老师还没完够吗?竟然还和敌人一起玩,我看不起你哦!”
  再不斩手抖了一下,现在再不斩很庆幸不是自己被卡卡西抓住,要不然...果然不愧是是木叶,变态好多。
  卡卡西被气的直吐泡泡,可水牢里面全是水,卡卡西根本说不了话,不仅仅是说话问题,现在呼吸都感觉有点困难了。
  “别害怕,卡卡西老师,我现在就抓住再不斩,让你玩个痛快。”
  再不斩斜眼看着水里的卡卡西,没想到木叶的拷贝忍者竟然是这种人,真的是看错了。
  刷——
  鸣人将斩首大刀扔向再不斩,却被再不斩随手给抓住了。
  “艺术就是海绵宝宝的好朋友!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