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四十二章 暴力樱

  集合地点,佐助最先到达,在空旷的空地打着哈欠,时不时的看看时间。
  很明显时间已经到了,今天竟然连小樱都没有来,看样子以后也不能来这么早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佐助站的有点烦了,就靠着旁边的树准备休息一会。
  踏踏踏——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佐助不用看也知道是小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佐助揉了揉眼睛准备和小樱打招呼。
  哒——
  一只大长腿忽然出现在佐助肩膀上,一脸懵逼的佐助看着树咚自己的小樱有些茫然。
  小樱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这是要表白?佐助表示自己真的懵了,小樱喜欢佐助这点佐助一直都是知道的。
  可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上来就抬腿树咚?
  小樱直视着佐助,一开始看起来有点紧张,但随后好似下定决心一般,将脸缓缓凑了过去。
  “额,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佐助和小樱,这俩原来早就好上了!怪不得佐助这家伙没有嫌弃小樱。
  嘎吱嘎吱——
  小樱缓缓的扭过头,鸣人感受到了佐助昨天说的来自千里之外的杀气。
  “你说呢?”
  小樱尴尬的放下了腿,鸣人感觉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既然如此,只能用这招了!
  “影分身之术!”
  彭——
  菊正宗出现了,但一出现就瘫坐在地上,双眼流着泪水,幽怨的看着鸣人。
  “妹妹sama不要啊!”
  鸣人却看也没看菊正宗一眼,只是对着小樱道:“打他,解气。”
  咔嚓——
  鸣人紧张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小樱,地面在小樱的脚下片片碎裂,就好似被千斤巨力踩踏了一般。
  在鸣人身前的菊正宗挡住了小樱的路,可正在想办法的菊正宗却丝毫不知。
  菊正宗忽然感觉背后一痛,随后直接被小樱给踢到了天上,鸣人咽了一口口水,所以要不要跑?
  “额,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卡卡西拿着一张纸出现在鸣人身边,疑惑的看着小樱,在卡卡西的记忆里面小樱好像在佐助面前不敢这么暴力吧?
  “卡卡西老师救命啊!我撞破了佐助和小樱不得不说的秘密,小樱要杀人灭口啊!”
  小樱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杀人灭口,只是想让鸣人安静一辈子而已!
  “没有,我只是走几步证明我没病而已。”
  卡卡西:???
  鸣人:你没病?没病你就走两步啊!走两步。
  “好吧,现在我说一下今天晚上任务,就是去挑水。”
  挑水?佐助举手表示自己有话要说:“卡卡西老师,挑水这种任务太低级了吧?”
  “你们先完成再说,下忍还想要什么高级任务。”
  鸣人表示自己站佐助,挑水什么的确实低级,虽然已经知道是低级任务,但这也太低级了吧。
  “卡卡西老师,你确定不接一个高级的?”
  高级的卡卡西倒是想接,可是三代目不给啊!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学生知道是三代目不给,那样的话多丢脸啊!
  “不想,你们还太弱了。”
  佐助和小樱表示自己无力反驳,但鸣人可不同意卡卡西的话。
  只见鸣人双眼微眯,冷笑道:“卡卡西老师,你可知道色诱·心理阴影之术?”
  卡卡西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术,鸣人使用的时候他又不在身边,根本没看见鸣人是怎么施展的。
  “不知道,你就算用了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的。”
  如果鸣人使用装甲的话,卡卡西说不定还会觉得有些麻烦,可在木叶技师面前使用忍术?怕不是不知道那上千种忍术怎么来的。
  “色诱·心理阴影之术!”
  佐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忍术的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听鸣人说好像很厉害似的。
  据鸣人说对眼睛伤害非常大,是宇智波一族的克星,可佐助感觉自己不信,什么能克制写轮眼?什么都不能!吹爆写轮眼!
  只见一阵烟雾散去,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的迈特凯出现在卡卡西面前。
  卡卡西抬起护额的手僵住了,我是谁?我在哪?我都教了什么沙雕学生?
  “哟!卡卡西!和我木叶的苍蓝野兽一起去床上锻炼吧!”
  彭——
  鸣人只觉得肚子一痛,随后被卡卡西踹飞出去,踹飞鸣人的卡卡西捂着眼睛,扶着身边的树,陷入了人生的迷茫之中。
  而佐助则是使劲的揉着眼睛,不相信眼前刚刚看到的一切,这就是色诱·心理阴影之术吗?
  佐助感觉自己的眼睛要瞎了,果然不愧是写轮眼克星,非神农级别的千万不能直视。
  “没想到你竟然还有攻击力,不愧是我床上的好基友!”
  刚刚恢复一点的卡卡西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拳打断了身边的大树。
  “鸣人,我错了,求求你收了神通吧!”
  卡卡西明白了,自己是斗不过鸣人的,因为基友太多,卡卡西其实还挺庆幸鸣人不知道带土,要不然卡卡西觉得自己绝对无法直视带土的墓碑了。
  取消变身术的鸣人笑眯眯的看着卡卡西,卡卡西明白鸣人要的是什么。
  但下忍必须要做一定数量的低级任务才行,除非战争时期,这是木叶的规矩,不能变的。
  “我无能为力。”
  男人不能说不行,所以卡卡西机智商说自己无能为力。
  鸣人鄙视的看了卡卡西一眼,刚刚那么咸鱼还以为是卡卡西懒得接高级任务,没想到其实是无能为力啊!
  “你不会站着看我们干吧?领一半好歹也得演示一下不是吗?”
  卡卡西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鸣人说这句话到底是想干什么?难不成是要偷懒?
  “这个只能你们自己干,我是指导上忍。”
  鸣人双手结变身术的印,看着卡卡西道:“卡卡西老师,你喜欢带土吗?”
  卡卡西惊恐的看着鸣人,颤颤巍巍的道:“你是魔鬼吗?你怎么知道带土的!”
  “就说你喜不喜欢吧,我都准备好了,大不了分个影分身变出一张床。”
  卡卡西连连摆手道:“滚!劳资不喜欢!”
  “没事,来一次你就喜欢了,我鸣子牌同志协会保证你满意。”
  佐助:我不认识他。
  小樱: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