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五十章 鬼兄弟

  佐助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好暴力的一个女孩,到底要不要答应呢?为了以后的幸福,必须考虑一下才行。
  “小樱!你怎么也这么乱来?”
  卡卡西将小樱拉了回去,随后看向达兹纳道:“达兹纳先生,学生不懂事请多见谅。”
  “哈哈哈,没...没事。”
  达兹纳真的不敢说有事,要是说有事怕不是出不去火影办公室了,不过能有一个比较强的忍者已经够了。
  瞄了鸣人一眼的达兹纳满意的点了点头,有这种特殊的武器在,就能远距离杀掉卡多了。
  “既然没什么问题,那就明天早上出发吧。”
  卡卡西的话惊醒了还在思索的达兹纳,只见达兹纳楞了一下,随后笑眯眯的点头应是。
  “好,那就明天早上吧。”
  卡卡西带着鸣佐樱离开了火影办公室,对于这个任务卡卡西是真的不怎么喜欢,造桥要多长时间?只是一个C级任务而已。
  C级任务又没有多少钱,时间长还特别无聊,卡卡西叹了口气,觉得下次选任务绝对不能带鸣人。
  鸣人每次来的不都比较晚吗?卡卡西觉得自己应该在鸣人来之前把任务接下来,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而鸣人早就脱离了卡卡西的队伍,先不说能不能打过再不斩,反正准备几张互乘起爆符是绝对可以的。
  到时候将互乘起爆符往地里一埋,然后分一个影分身看时间去激活,鸣人就不信炸不死再不斩。
  上忍速度确实快,但互乘起爆符范围广啊!不过不能埋桥边这个得记下来,要不然把桥炸断了可不好。
  “铲子要拿,绳子也拿一条吧,雨伞?这东西好像也得备用一下吧?就这些吧,顺便在装点其他东西吧。”
  鸣人满意的将准备的东西放进了一个包里面,随后塞进了仓库里。
  躺在床上的鸣人罕见的将闹钟设定了一个时间,之后便沉沉的睡去。
  叮铃铃——啪——哗啦——
  醒来的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碎成零件的闹钟,看样子又得买一个闹钟了,都怪这闹钟太吵了,下次买一个静音的。
  村外,卡卡西拿着小黄书看上去毫不在意,其实内心已经有些着急了,这时间都快到了,竟然还没一个人过来。
  幸好达兹纳没有催促,不然卡卡西绝对会去把鸣佐樱全部抓过来。
  “哦哈哟,卡卡西老师,今天你没遇见猫吗?”
  卡卡西瞪着死鱼眼看着鸣人,确定只有鸣人一个人后,卡卡西放下了小黄书。
  “没遇见,猫这东西太邪门了,一遇见就迟到了。”
  鸣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我小时候亲眼看见一直黑猫拿着枪把一只老鼠的耳朵打掉了,确实够邪门的。”
  卡卡西一脸懵逼的看着鸣人,枪是什么卡卡西还是知道的,但黑猫能做到拿枪这个动作吗?
  “额...算了,佐助小樱呢?他们没和你一起吗?”
  鸣人摇了摇头道:“没有啊,他们应该快到了吧?”
  卡卡西有些郁闷,早知道就提前通知一下了,都怪鸣人经常迟到。(小声逼逼:绝对不怪我卡卡西。)
  在时间刚过一分钟的时候,佐助和小樱才到村口,懵逼的佐樱瑟瑟发抖的看着卡卡西。
  以前佐助和小樱都是第一个到,现在却成了最后一个,就连鸣人都比佐樱到的早。
  “额,卡卡西老师,抱歉我们迟到了。”
  既然其他人都在,那就只能先认错了,卡卡西也没有怪罪佐助,只是轻描淡写的道:“以后出任务不要迟到。”
  “这锅好像该卡卡西老师背吧,毕竟卡卡西老师一直迟到来着。”
  鸣人斜眼看了看卡卡西,佐助和小樱深表赞同,完全就是卡卡西的锅。
  “咳咳,鸣人,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老师啊!”
  卡卡西感觉十分尴尬,这达兹纳还在这里呢,怎么能这么诋毁老师呢?
  而达兹纳却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的等着第七班集合完毕。
  “好了,既然都到了那就出发吧。”
  第一次离开木叶的鸣人对外面的世界比较好奇,但没过一会便也没什么兴趣了。
  除了树还是树,真不愧是千手柱间创的村子,完全就是在树林里面的。
  炎热的天气让走了很长时间的鸣人留下了点点热汗,擦了擦汗的鸣人打开了仓库,拿出了一根冰棍。
  不知道木叶的冰棍到底是谁设计的,竟然都是两个在一起的,在鸣人看来倒是挺适合和雏田一起吃的,只可惜雏田不在。
  “诺,佐助,冰棍吃吗?”
  佐助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接了过去,而鸣人正准备舔冰棍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寒意袭来,这种杀气非嘤哥不可有!
  无奈的鸣人只好再次拿出一个递给小樱,小樱看着手里的冰棍,本来准备给佐助可是忽然想起来佐助已经有了,而小樱有点讨厌达兹纳,原因就是只说鸣人帅而没有说佐助帅。
  四处看了看的小樱只能将多余的递给了卡卡西,就在卡卡西准备接冰棍的时候,一根锁链忽然从旁边的小水洼里射了出来。
  卡卡西惊讶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锁链,好似不知道这里有人一般。
  咔嚓——
  只见拿锁链的人稍稍一用力,卡卡西便被绞成了碎块,亲眼目睹卡卡西死亡的小樱手里的冰棍掉在了地上。
  “佐助,你来还是....额,好吧我来。”
  本来还想带佐助一起装逼的鸣人看着已经吓得直流冷汗的佐助,最后还是决定这逼还是自己装吧。
  冥头和业头自然也听见了鸣人的话,随后扭头看向鸣人,却发现鸣人仅仅只是一个刚刚毕业的下忍。
  “看样子来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小牛犊啊!欧尼酱,你去解决任务目标吧,这几个家伙就交给我了。”
  业头饶有兴趣的看了看鸣人,给那些刚刚毕业的下忍带来恐惧,想必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啧啧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着你在血泊之中挣扎,求饶的画面了。”
  鸣人则对此不以为然,这么弱的中忍竟然也敢来单挑木叶下忍,确实是有点狂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