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预言

  “回去吧,我还有几个人要抓呢。”
  鸣人和自来也站了起来,将犹大背在背上之后,鸣人准备回木叶,可自来也却叫住了鸣人。
  “等一下,别抓人了,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才是...”
  自来也还没说完,鸣人便不耐烦的打断了自来也的话:“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注定不可能互相理解,如果每个人之间想法都一样,那和机器有什么区别。”
  “那你也不能再去欺负人了,你那武器太恐怖了。”
  自来也掏了掏耳朵,仿佛想起了魔王的短笛那令人抓狂的声音。
  “随你吧,我去....”
  彭——
  一阵烟雾飘过,自来也消失在了鸣人眼前,鸣人眨了眨眼,左右看了看确定自来也消失之后,鸣人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好像是逆通灵吧,不知道妙木山的虫子吃起来怎么样,看样子需要一个贝爷人设了。”
  木叶村入口,鸣人站在树上看了看看门二人组,心里在思考着到底怎么进去才叫帅气。
  其他主角出村进村都是来无影去无踪,而身为秀帝的鸣人怎么能低调走进去呢?
  神乐出云和钢子铁站在门口,看了一辈子大门也有些无聊,可现在是中忍考试时期,是不能松懈的。
  恍惚之间,钢子铁好像看见一个黑影闪过,可再当钢子铁想仔细看看的时候,却发现好像什么都没有。
  “出云?你怎么了?”
  钢子铁没找到黑影,可却发现神月出云脸色很不对劲,看起来就好像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刚刚,有个背着金色十字架的人走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动不了。”
  钢子铁不禁有些惊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能有不得了的人混进木叶了。
  现在必须去报告火影,如果晚了说不定会出什么问题。
  可钢子铁还没来得及动身,便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钢子铁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背着金色十字架的黄发少年,看样子好像是那个全村皆知的妖狐。
  等等!金色十字架?钢子铁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哪有什么入侵啊!不就是开了时间忍术的鸣人吗?
  “你进个村用得着这么嚣张吗?”
  鸣人歪了歪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进村吗?”
  钢子铁和神月出云有点懵,难不成这还有什么讲究吗?
  “为什么?进村你不好好进吗?”
  鸣人转过身缓缓往村里走去,快过门口的时候,鸣人忽然停了下来,扭过头道:“因为,我鸣人不装暗逼。”
  神月出云:...
  钢子铁:...
  妙木山里,自来也看着面前的深作,不禁有些疑惑,除非大蛤蟆仙人有预言,不然深作是不会使用逆通灵之术的。
  “深作仙人,是大蛤蟆仙人有预言吗?”
  深作点了点头道:“是的,关于预言之子的,大蛤蟆仙人说也与小自来也你有关。”
  自来也一直觉得预言之子是长门,现在也没怀疑过,可大蛤蟆仙人好像一直没说是不是。
  这让自来也有些犹豫不决,加上现在很长时间没有长门的消息,自来也本来想着中忍考试之后去看看呢。
  既然大蛤蟆仙人有预言之子的消息,那么极有可能是长门的事情了。
  一个写有仙字的座位上,一个看起来老态龙钟的大蛤蟆坐在上面半眯着眼睛。
  “大蛤蟆仙人!小自来也来了!”
  座位上的朱红色大蛤蟆微微动了动,看向深作道:“小自来也啊!我又梦见预言之子了。”
  “大蛤蟆仙人,我是深作,小自来也在那边。”
  深作有些无奈,不过老年痴呆的大蛤蟆仙人不能吼也不能打,只能一点点的调教。
  “啊嘞,哦哦,小自来也啊!”
  大蛤蟆仙人仔细看了看之后,扭头看向自来也那边。
  “咳咳,大蛤蟆仙人,那是柱子,我在这边。”
  自来也有些无奈,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轻声细语的和大蛤蟆仙人说话。
  “又错了吗?果然老了啊!”
  大蛤蟆仙人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本来迷糊的眼睛忽然闪过一丝精光。
  “小自来也啊!未来改变了。”
  大蛤蟆仙人一句话让自来也震惊了,未来还能改变的吗?难不成是预言之子变了?
  “未来怎么会改变了?大蛤蟆仙人您知道吗?”
  自来也比较关心未来改变的原因,无缘无故的肯定不可能改变,绝对是有人做了什么才改变的。
  “改变的原因不重要,可能是一句话,也可能是一个决定,或许是你同意了某个人的举动。”
  自来也忽然想起来,难不成是同意了鸣人使用秽土转生?可一个和预言之子无关的人,做出的决定会改变未来吗?
  难不成其实鸣人和预言之子有关系?是水门吗?复活水门这倒是极有可能。
  自来也不觉得预言之子会是鸣人,那种性格很明显不适合拯救世界。
  而自来也刚刚同意了鸣人复活水门,那么预言之子极有可能就是水门了。
  水门的性格才是预言之子应该有的性格,拯救世界若没有一个阳光的人设,根本不可能服众的。
  “我明白了....”
  自来也话还没说完,大蛤蟆仙人便打断了自来也的话道:“不,你不明白。”
  疑惑的自来也抬头看向大蛤蟆仙人,难道不是水门?长门的话倒是也有可能。
  “预言之子有着一个金色的十字架,他用那个十字架...额....算了,反正他有十字架。”
  金色的十字架?自来也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会是鸣人?鸣人那种性格会是预言之子吗?
  “是鸣人吗?”
  大蛤蟆仙人点了点头,确定了自来也的话。
  “可鸣人的性格...为什么会是鸣人啊!”
  大蛤蟆仙人笑了笑,苍老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难听。
  “如果预言之子完全符合要求,那你还有什么用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自来也明白了,没有人是天生完美,也没有什么天生的救世主,不经历磨炼,永远只是普通人。
  “我明白了,大蛤蟆仙人您是要我去教鸣人如何当一个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