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五章 斯拉,封印打不开诶

  “喂,小鬼!你走反了!”
  鸣人额头上冷汗直流,因为鸣人前面是墙,根本出不去,而后面又有奇怪的声音,看样子是遇上鬼打墙了!
  “吾乃林正英后人,漩涡鸣人是也!区区小鬼!快来受死!”
  本来想叫回鸣人的九尾陷入了迷茫,这一届人柱力怕不是个脑残哦!
  鸣人小心翼翼的扭过头,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就去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吧。
  一双血红的双眼出现在鸣人面前,随后一排排尖锐的牙齿露了出来。
  “小鬼!来~过来~快来玩啊!卧槽!我刚刚说了什么?”
  鸣人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完全现出原形的九尾,原来是一只狐狸啊!
  “狐....狐狸!卡哇伊的大狐狸啊!”
  九尾:???
  一脸懵逼的九尾看着鸣人,你确定用卡哇伊真的合适吗?
  鸣人将手伸进笼子里面摸了摸九尾的下巴,九尾一脸懵逼的看着鸣人,现在的人柱力胆子都这么大吗?不过好舒服的说。
  随后鸣人松开了手,九尾晃了晃脑袋稳定了一下想要撒娇卖萌的冲动。
  忽然只见一阵光芒闪过,鸣人附身白练跳到了九尾身上,本来还在疑惑的九尾忽然面露凶光,要是在外面九尾还无可奈何,但鸣人一旦进了里面,哼哼哼!
  这是一条战斗的分割线。。。
  “呼噜——舒服....继续撸,不要停!”
  撸累了的鸣人爬在九尾身上睡了过去,九尾感觉鸣人停下来之后便抬头看了看,发现鸣人睡着之后,九尾面色露出了凶光。
  正在打呼噜的鸣人忽然感觉一阵危险的气息接近,随后便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抓住了。
  “唔?大狐狸你干嘛?”
  九尾尴尬的笑了笑,将鸣人放到了封印外面。
  “以后没事别进来!不然你死了可别怪我!”
  鸣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道:“你会杀我吗?难道你这么卡哇伊的大狐狸还会杀人?”
  “我....不知道,如果你不死,那我永远都不会自由,你知道的。”
  这对鸣人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所有人柱力都知道,九尾告诉鸣人只是希望鸣人不要这么随便相信别人,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就敢进来捣乱,真是一个不让狐狸省心的孩子啊!
  刺啦——
  “咦?为什么撕不下来?”
  九尾惊讶的看着正在撕封印符纸的鸣人,这还是人柱力吗?难道四代目看走眼了?不,这好像是四代目自己的儿子吧?
  “抱歉,我好像撕不下来。”
  没有蛤蟆寅这把钥匙,鸣人怎么可能打开封印?波风水门知道九尾绝对会蛊惑鸣人,所以在没有蛤蟆寅的情况下,鸣人绝对不可能打开封印。
  九尾看着一脸疑惑的鸣人,轻笑了一声道:“等你什么时候足够强大了,再来这里找我吧。”
  九尾看着慢慢消失的鸣人,随后又爬在了地上,话说等他明白是不是太晚了?唔....为什么自己不能撸自己呢?
  伸出爪子在自己身上撸了撸的九尾忽然瞪大了眼睛,四处看了看好像没人,随后九尾便松了口气。
  我这是在**吗?为什么这种动作这么像**?怪不得没有狐狸撸自己,要不明晚继续把鸣人弄进来?
  丁铃铃铃——
  “好讨厌的声音!女武神爆发!”
  哗啦——
  一只猫爪爪从天而降将闹钟打成了碎片,刺耳的铃声终于消失了,鸣人又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伊鲁卡走进教室,想要看见鸣人坐在座位上的模样,可惜他注定失望了。
  咔嚓——彭——
  鸣人家的门再次被一脚踹开,伊鲁卡进屋之后本来想怒吼,但看见凌乱的床头那隐隐约约可以分辨出来的巨大爪印,伊鲁卡沉默了。
  如果现在叫醒鸣人会不会被巨大的爪子按在地上摩擦?就像旁边的那个闹钟一样,要不是伊鲁卡亲眼看见鸣人将闹钟放在那片残渣的位置,估计今天一天都找不到闹钟去哪了。
  “鸣人?醒醒!要上学了!”
  伊鲁卡觉得老师做到自己这种份上也是够奇葩的,要不是三代目说伊鲁卡会被鸣人秒杀,伊鲁卡用得着提心吊胆的照顾鸣人吗?
  身为政治的牺牲品,这鸣人是不是有点太强了,这三代目就不怕一个没弄好,最后自己也打不过鸣人吗?
  伊鲁卡在心中暗自腹议,也不知道这些高层是怎么想的,让这么危险的一个人做政治的牺牲品。
  鸣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伊鲁卡:“你是伊鲁卡老师?传说中的恩师的恩师的咆哮呢?”
  伊鲁卡眨了眨双眼,恩师的咆哮是什么鬼?这种奇葩的能力我有吗?
  “额,只是今天嗓子疼而已。”
  我伊鲁卡才不会承认是被巨大的猫爪子吓到了,伊鲁卡瞄了一眼这个猫爪子印,这传言有误啊!分明是猫妖来着。
  鸣人顺着伊鲁卡的目光也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猫爪印,咦~这好像很眼熟啊!随后鸣人看见了自己身上的女武神装甲,难道是我自己拍的?
  “啊嘞?鸣人你是男孩子啊,不要穿女装!”
  伊鲁卡忽然发现鸣人竟然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看样式和女装很像,不,应该说就是女装才对!
  鸣人对伊鲁卡的话毫不在意,只见鸣人顺手从仓库里面拿出一套衣服道:“嗯呐,知道了,要来一套吗?”
  “不用了,谢谢。”
  伊鲁卡嘴角抖了抖,这都是什么学生啊!竟然还有要老师女装的!简直就是奇葩啊!
  “确定不要吗?今晚鸣子归你....”
  伊鲁卡:???
  鸣子是谁,这是一个问题,鸣人也不经常使用色诱术,所以现在伊鲁卡还不知道谁是鸣子,要不是昨晚那件事,估计鸣人一直都想不起来属于自己的差点终结整个疾风传的忍术。
  或许鸣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忍术,要不然估计早就用了。
  鸣人感觉有点可惜,可惜自己不会影分身术,要不然去学校的时候就能变出一堆美女围着自己,比佐助还拉风的说。
  就在鸣人意淫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拍了一下,清醒过来的鸣人看见伊鲁卡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好像现在确实有点晚了,估计其他班第一节课都结束了。
  “诶,好吧,我马上起床,你去学校等我吧,伊鲁卡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