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九十章 作死的宁次

  在现在三代目发愁的是如何完全控制我爱罗,如果做不到,还不如不抓。
  不过如果鸣人能有空的话,或许不抓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的大蛇丸三代目还是有信心打过的,如果一尾人柱力再失控,鸣人绝对能将其压制住。
  “走吧,暂时别管他。”
  周围的暗部有些疑惑,可都不敢顶撞三代目,只能悄悄的来,看一场九尾爆一尾菊花的戏,然后现在离开。
  我爱罗三人丝毫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要不是三代目确定鸣人没有暴走,那么三代目绝对拼着出事也要解决这个麻烦。
  “好了,现在应该安全了,别杀人了,好不好?我爱罗?”
  手鞠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爱罗,一般来说,我爱罗肯定会拒绝的吧,不过手鞠不想放弃,因为手鞠就这一个长得比较帅的弟弟,怎么能变成这样呢?
  “嗯...走吧。”
  我爱罗没有顶撞手鞠,而是仔细的看了看手鞠,好似在确定什么,随后站了起来。
  手鞠有些意外,这还是第一次没被我爱罗顶撞呢。
  “咦?我爱罗竟然没有顶撞你啊!真是...额,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勘九郎看着怒视着自己的手鞠,心里一阵发虚,这很明显是又被嫌弃了吧。
  “你觉得现在说这个合适吗?”
  我爱罗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勘九郎的话让我爱罗很不爽,所以他肯定不是爱我爱罗的人。
  勘九郎拍了拍自己的嘴,无奈道:“我错了,求放过。”
  “算了,幸好没什么伤。”
  手鞠满意的看了看我爱罗,稍微帅气的脸上虽然有些沙子,但却并不影响颜值。
  高塔离这里也并不远,我爱罗也早就拿到了天地之书,既然不想杀人,我爱罗自然不会在死亡森林久留。
  而鸣人也很快便找到了志乃和牙,因为鸣人和守鹤打的有点激烈,自然也就吸引了牙和志乃的围观。
  “看样子都没事啊!”
  鸣人摸了摸赤丸的脑袋,身上没有散去的九尾查克拉让赤丸瑟瑟发抖,引来牙的不满。
  “幸好鸣人你离的不远,不过那个家伙是死了还是跑了?”
  鸣人身旁的志乃对我爱罗是死是活比较关心,由于害怕被波及,志乃和牙离的都比较远。
  “放了,又不是什么坏人...嗯...你是哪位?”
  志乃身体僵了一下,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每次被这么问的时候总会有些不爽。
  可油女一族存在感确实低,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唔,我是志乃....”
  鸣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忽然间想不起来志乃的名字了,原来是最强潜入王者志乃啊!
  “哦哦,想起来了。”
  鸣人又多看了几眼志乃,这种存在感去当间谍挺合适的,不说话都不知道有这个人。
  “你们的天地之书收集的怎么样了?需要帮忙吗?”
  牙摆了摆手道:“不需要,已经齐了。”
  “既然这样那就去高塔集合吧,正好趁机休息。”
  先到高塔自然有优势的,至少能先休息一天,吃点东西。
  如果是踩点到的话,后面的淘汰赛八成是过不去的,毕竟休息好的和没休息的打,谁占优势自然一目了然。
  高塔之下,鸣人直接打开了卷轴,卷轴里面的咒印互相感知到之后,便将伊鲁卡通灵了出来。
  伊鲁卡有些惊讶的看着鸣人,一开始伊鲁卡挺担心鸣人的,不过因为鸣人能瞬间解决水木,伊鲁卡也就觉得鸣人应该有中忍级别的实力。
  不过这死亡森林可不好过,鸣人能这么快出来伊鲁卡也是有些意外。
  “你们两队都收集齐了?”
  两队打开一对卷轴...伊鲁卡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鸣人,鸣人这家伙心眼多着呢,一不小心就上当了。
  说不定这次就是鸣人想办法找雏田集齐了天地之书来骗考官的,不是伊鲁卡胡乱猜测,而是鸣人做过类似的事情。
  对鸣人来说,骗人什么的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说不定上一秒还在开玩笑,下一秒直接敲晕拖床上女装去了。
  “集齐了,我们是偶然碰到的。”
  雏田拿出了自己的天地之书,伊鲁卡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鸣人真的在骗伊鲁卡,伊鲁卡还真没办法,因为...鸣人手里有伊鲁卡的女装照。
  “既然这样那就跟我来吧。”
  高塔里面的人并不多,毕竟才刚刚开放高塔没多久,很多人还在进行最后一搏,伊鲁卡将鸣人带进高塔就离开了。
  “站住!你果然来了。”
  鸣人不是第一个,前面除了我爱罗的队伍之外,宁次的队伍也已经到了,宁次没有去休息,而是在门口等着鸣人。
  唇齿留香的时间只有一天,现在的宁次已经想起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好啊!大舅哥。”
  咯嘣——
  宁次捏碎了门框,大舅哥这个称呼对宁次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耻辱,毕竟差点被妹夫上的大舅哥确实有点....尴尬。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命运让我遇见了你,我就有资格教育好你。”
  鸣人撇了撇嘴,看样子这个大舅哥还没意识到问题在哪啊,一直把命运挂在嘴边,看样子这大舅哥还是会选择作死啊!要知道打了雏田的还没有能活过四战的。
  这可不是鸣人护短,这是在保护宁次,为了让宁次活过四战,只能让宁次无法打雏田。
  可宁次和雏田的战斗是必然的,这是随机抽出来的,鸣人没办法干涉。
  不过...如果宁次不能参加下一场考试,那么他不就不能打雏田了吗?
  “在我面前装?腿给你打断信不信?”
  宁次根本不相信鸣人敢在高塔动手,进高塔的时候都交代过高塔里面不能动手的。
  如果高塔允许动手,宁次是绝对不会这么浪的,从一开始无法挣脱鸣人的手掌那时候,宁次就知道自己打不过鸣人。
  彭——
  一阵烟雾弥漫在门口,宁次紧张的看着烟雾,难道鸣人要在高塔动手?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鸣人这家伙会做出什么来谁也说不准,说不定这鸣人不想当中忍呢?
  啪嗒——
  两只手搭在宁次的肩膀上,两个鸣人冷笑的看着宁次。
  “你干嘛?高塔不允许动手的!”
  宁次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来装逼了,现在打又打不过,走又走不了,完全的进退两难啊!
  “放心吧,我不动手,我动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