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四十七章 苏醒的卡卡西

  “卡卡西并未苏醒,所以事情也仅仅是一个猜测。”
  三代目拿出烟斗,在抽了一口之后,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随后却又把烟斗放在了桌上。
  好似有着心事的三代目又微微闭上眼睛,在思考了一番之后,又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
  “秋道家的烤肉店不用查了,卡卡西醒来之后去问卡卡西吧。”
  事情也差不多已经明了,既然与秋道家的烤肉店无关,那也就没必要查了。
  半跪在地上的忍者答应之后便消失不见,红也带着第七班和第八班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医院里面,卡卡西缓缓睁开双眼,浑身的虚弱感让卡卡西觉得很不舒服。
  咔嚓——
  病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小护士看见卡卡西已经醒来,便扶其半躺在床上,并给卡卡西倒了一杯水。
  随后护士便走了出去,卡卡西单手扶额,对于自己是怎么进医院的卡卡西差不多已经猜出来了。
  不过昏倒在街边这种事情估计整个木叶都知道了吧,到时候估计还得配合暗部调查一下。
  而护士才离开没多久,病房门便被暗部打开了,卡卡西有些疑惑,这暗部来的这么快的吗?
  这种事情一般不是等完全出院之后询问一下不就完了吗?为什么会搞得这么严肃?
  “卡卡西上忍,有件事情需要您配合查一下。”
  这句话卡卡西很熟,因为卡卡西也是当过暗部的,一般查水表的时候都会用这句话。
  可卡卡西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被查水表,仅仅是昏迷一段时间,难道就因为这个被火影给抛弃了?
  “你们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会配合调查的。”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卡卡西觉得自己应该没犯什么错,所以应该不是查水表吧。
  “卡卡西上忍,你为何要嫁祸烤肉店,是因为钱的事情吗?”
  卡卡西听的是一脸懵逼,嫁祸烤肉店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昏迷的这段时间木叶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嫁祸烤肉店?我没有啊!”
  这种事情卡卡西当然不能承认,要是承认了,指不定就出不来了。
  暗部面面相觑的互相看了看,随后又道:“那你是怎么昏迷的,是因为吃了从鸣人那边要过来的药丸吗?”
  “是的,不过是因为药丸和清口糖放在一起了,所以我一不小心吃了下去。”
  卡卡西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八成是因为忽然昏倒而卡卡西刚吃过烤肉,因为钱的事情有些不爽,又把鸣人的药和清口糖一起吃了,所以被误会了。
  而暗部听了卡卡西的回答之后有些犹豫,因为不知道卡卡西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烤肉店因此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不仅仅是经济上,还有名声上损失也不小。
  “这样吗?你先去和火影大人汇报一下吧,这种事情需要火影大人决断。”
  其中一个暗部应声离开,卡卡西也松了一口气,因为卡卡西是三代目那一派的,和火影汇报八成是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火影办公室,三代目吩咐其他人离开随后便拿出了水晶球,现在这个时间段,正好是姑娘们洗浴的时间,那么就让本火影看看有没有间谍混进去吧。
  咚咚咚——
  三代目听到敲门声后,熟练的将水晶球盖住,随后看向门口道:“进!”
  暗部走了进来,半跪在地上道:“火影大人,经查证,卡卡西是误食毒药,并非蓄意嫁祸。”
  “哦?是误会吗?那就好,我就知道卡卡西不会这么做的。”
  三代目抽了一口烟,本来有些担心卡卡西是否犯错的,现在看来只是一场误会罢了。
  “既然这样,那就与卡卡西没什么关系了。”
  这件事确实和卡卡西没什么关系了,可三代目忽然想起来烤肉店的损失还是需要赔偿一下的。
  可卡卡西根本没有能力赔偿啊!本来精英上忍是不愁钱的,但卡卡西是一个例外,因为消极的原因任务根本没做多少,自然也没多少钱。
  想要让卡卡西赔钱根本不现实,只能靠三代目自己掏腰包了。
  “把烤肉店的损失估算一下,然后让其老板来办公室领钱吧。”
  烤肉店可不少交税的,三代目肯定不会亏待烤肉店,所以只能自己先付着了。
  可惜这件事和卡卡西关系也不大是暗部怀疑错人了,不然就能让卡卡西赔钱了,如果卡卡西有钱的话,不管怎样都是卡卡西赔,所以卡卡西应该庆幸自己没钱。
  暗部在点头之后便离开了火影办公室,将火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训练场上,红带领的两个班级罕见的没有训练,而是围在鸣人身边听着鸣人给雏田讲的安屠生童话。
  “然后王子娶了白雪公主,生了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王子因为愤怒而杀了白雪公主,这就是结局了。”
  牙长舒一口气,果然恩爱狗都没好下场,你看看这王子多么纯天然无污染,七个人啊!
  “果然还是单身狗好啊!你说是吧,赤丸。”
  牙怀里的小奶狗叫了两声,鸣人也没听懂是什么意思,虽然木叶骚狐也是犬科,可惜不是单身狗这一分类的。
  “啊嘞啊嘞,你觉得单身狗好是因为你还没女朋友而已。”
  鸣人捏了捏雏田的小脸,牙在一旁看的有点撑,而志乃已经很明智的选择去训练了,根本不和鸣人说话。
  佐助和小樱倒是不怕狗粮,一个是吃多了打开了狗粮免疫技能,另一个根本就没在看鸣人,有佐助在,不管谁撒的狗粮都进不了小樱的嘴里,除了佐助。
  “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啊!就你有女朋友吗?我还有狗呢,哼!”
  鸣人看了看牙怀里来赤丸,随后边摇头边道:“好可怜啊!这么小的小奶狗竟然身负如此重任!年纪轻轻就要给主人当女朋友。”
  “那是!我家赤丸...咦?等等,鸣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家赤丸是战斗伙伴!”
  鸣人点了点头,道:“对,床上战斗的伙伴!战力不错。”
  “啊啊啊!鸣人我要和你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