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二十二章 这是我女儿!

  鸣人看着离开的三代目松了口气,看样子封印空间也不安全啊,竟然还有人能进去。
  躺在床上的鸣人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天都快黑了,好像还没吃饭来着。
  鸣人翻了翻自己的钱包,除去一张起爆符的钱,剩下的也没剩多少了。
  “吃泡面吧,明天去买一张起爆符。”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鸣人站在学校门口,这是鸣人第一次没有迟到。
  摸了摸仓库里面的起爆符,鸣人走进了学校。
  日向日足带着雏田不知道在说什么,雏田委屈巴巴的眼神好似是被训斥了一般。
  鸣人走的雏田身边抱住了雏田道:“老婆!好久不见了!”
  日向日足:卧槽!
  雏田一开始没发现鸣人,在鸣人抱住雏田之后才发现,而在鸣人抱住雏田之后,雏田瞬间化身蒸汽姬。
  “你干什么!这是我女儿!”
  日向日足想要拉开鸣人,却被鸣人抱着雏田躲了过去。
  被一个还不是下忍的躲过,这点日向日足不能忍。
  “岳父你好,谢谢你照顾雏田,雏田我接走了。”
  日向日足瞬间懵了,随后便十分的后悔,早知道就在鸣人接触雏田之前断了鸣人的念想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开始抢自己的女儿了!
  “你!你变态啊!她还是个孩子!”
  日向日足再次抓向鸣人,却没想到附身白练装甲的鸣人已经不怕日向日足了,至少还是可以逃跑的。
  “萝莉怎么了,我就喜欢萝莉,萝莉赛高!”
  日向日足真的后悔了,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把自己女儿送出去了,这让女儿控的日足怎么能忍?
  “可恶!你那是喜欢吗?你那是馋她的身子!你下贱!”
  日向日足见鸣人已经附身了白练装甲,也不敢轻易进攻了,要是一不小心触发了时空断裂,那日向日足可有的哭的了。
  虽然鸣人破不了日向日足的防御,但鸣人想跑光凭时空断裂就能将日向日足甩的远远的。
  时空间忍术真的是无解,尤其是时间系列的忍术,这是日向日足第一次见这种特殊的忍术。
  “至少比你这个女儿控好,再说了,我才不是萝莉控,我只是女权主义者而已。”
  日向日足有些疑惑,女权主义者日足根本就没听说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女权主义者是什么意思?你来说说看。”
  日足当然是妥妥的大男子主义,认为男的比女的好,要不然日足也不会对雏田不满意了。
  “就是对女性有着独特的见解。”
  独特的见解?日足更加疑惑了,这鸣人才几岁,对女性能有什么见解?难不成这鸣人还是一个天才?
  是了,鸣人是四代目的遗孤,至少智商上面是不会差的,那么有独特的见解也是有可能的。
  “是吗?说说看你有什么见解。”
  日足想了想自己的两个女儿,现在已经不可能有男孩了,不如听一下鸣人怎么说吧。
  “我的见解就是:萝莉赛高!萝莉就是天地!萝莉就是一切!”
  日足:!!!
  “看掌!还说你不是萝莉控!”
  鸣人扭身躲过日足的一掌,这日向家的一掌要是打在身上估计就要废啊。
  “现在是漩涡鸣人时间!”
  周围都变成了灰色,日足看着自己越来越慢的身体,心里一阵的恐慌。
  “糟糕!又是那招。”
  鸣人用过很多次时空断裂,但不管是日向家还是宇智波家都无法破解,毕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研究时间的。
  鸣人将雏田带出了学校,今天因为一些事情绝对不能让雏田呆在学校里面。
  “雏田,今天不要来学校哦!因为马上就要放假了。”
  鸣人摸了摸雏田的头顶,祖传的摸头杀让本来脸就是红的的雏田再次化身蒸汽姬。
  而学校里面,日足打开白眼,看见了马上就要昏倒的女儿和抱着雏田的鸣人。
  这一场景气的日足七窍生烟,日足想要冲过去,但忽然想到那个时间能力,不仅有些郁闷。
  “我日足不会放过你的....卧槽!臭小子!尔敢!”
  鸣人看着昏过去的雏田,这么精致的萝莉,要不要吻一下呢?
  只见鸣人的嘴越来越近,忽然一阵怒吼声传来:“臭小子!尔敢!”
  看样子吻这个计划是泡汤了,差点忘了还有日足在呢,早知道就跑远一点了。
  “哎呀呀,来的这么快。”
  鸣人将雏田放在地上,随后跑进了学校里面,日足抱起雏田,气呼呼的看向学校,这几天就让雏田在家修炼吧,反正家里有教师。
  走到学校门口的鸣人楞了一下,挠了挠脑袋之后觉得直接进去好像不怎么好。
  “变身术!”
  做坏事怎么能光明正大呢?变成水木多好,正好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
  变成水木的鸣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学校,由于时间还早,学校里面也没多少人。
  “现在这时间,挺合适....”
  本来还在得意的鸣人看着迎面走来的水木和伊鲁卡,赶紧左右看看想要躲避,却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你是谁?为什么变成我的样子?”
  水木瞬间警惕起来,要知道水木一直都是孤儿,根本不可能有兄弟什么的,所以这家伙绝对是变身术假扮的!
  伊鲁卡也掏出了苦无,一开始还以为可能是鸣人,鸣人的变身术用的挺好的,但现在这时间,鸣人根本不可能起床。
  “呜呜呜——水木!你就是水木吧!我终于找到你了!”
  水木看着泪流满面鸣人,一时之间有些懵逼,如果是敌人的话不是应该直接开打的吗?为什么哭起来了?
  如果伊鲁卡不在的话,鸣人保证自己不会犹豫,一棍子下去直接拖到目的地,水木这家伙就怎么也洗不清了。
  “你....是谁?”
  水木的有些犹豫,这哭的这么伤心,难道真的是我兄弟?不可能吧?以前为什么没有在木叶见过?
  “我是你的哥哥水草啊!我这几年一直在特殊部门,咱爸妈死后那位大人就把我接走了,所以你不知道很正常的。”
  水木对那位大人也是有一些了解的,所以对鸣人十分的不相信,那位大人手下的人怎么可能有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