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七十七章 想要搭讪的兜

  “喂喂,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能解决你了吧?你说其他人是弱鸡难道不担心被针对吗?”
  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家伙不好接近啊!聊个天都能聊死。
  “唔?难不成还有能秒再不斩的人?如果有的话或许可以和我打成平手。”
  考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再不斩虽然不怎么强,可刺杀水影的再不斩好歹也是S级叛忍,考场上的人基本上都是知道的。
  周围的下忍有点犹豫,鸣人说的是真是假,除了鸣人谁也不知道。
  但能说出再不斩,说明鸣人至少是见过再不斩的,现在鸣人还活着,要么是指导上忍救了鸣人,要么....这种事情很难判定真假。
  “桃地再不斩,雾隐村S级叛忍,因其在毕业考试的时候,将同毕业的人全部杀光,所以被称为鬼人,最近行踪不明。”
  咕咚——
  行踪不明?忍者哪有什么行踪不明,不是退隐就是死了,而退隐这种事情可能吗?
  “这是什么?竟然能查到再不斩的资料。”
  鸣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抖手里的忍识卡,对于兜是否知道自己的情报有些担心。
  如果兜知道自己所有的情报的话,面对大蛇丸自然会非常吃力。
  “这是忍识卡,你有想知道的情报吗?我可以帮你,毕竟我已经参加七次中忍考试了。”
  佐助和小樱惊讶的看着兜,参加了七次都没过吗?这中忍考试有这么难吗?
  “七次?我看你是不想过吧?说说我漩涡鸣人的情报吧。”
  兜面色没什么变化,心里却咯噔一下,本来以为是被发现了,没想到竟然只是调笑一句。
  只见兜从忍识卡里抽出一张,鸣人的情报浮现在忍识卡上面。
  “漩涡鸣人,外号妖狐,有特殊装甲增幅,掌握互乘起爆符和多重影分身两项禁术,完成A级任务一次。”
  考场上的下忍瞬间不淡定了,这是下忍?你说他是上忍都没人反对啊!
  这木叶也太不要脸了吧?竟然把上忍当成下忍,摆明了在挑衅五大国啊!
  “下忍考试失败一次,刚刚毕业三个月,我说的对吗?漩涡鸣人。”
  刚刚毕业三个月?到底是木叶太变态了,还是其他国家太无知了,反正没人相信刚刚毕业三个月就能掌握两个禁术。
  这可是禁术啊!一般来说只有上忍有突出贡献的才有禁术。
  “喂喂,你在胡扯什么啊!这小矮子有俩禁术?你在耍猴吗?”
  托斯有点坐不住了,要是鸣人真的那么强,这中忍考试还怎么考?不管怎么考不都是给鸣人当炮灰吗?
  “不,我说的是真的。”
  鸣人疑惑的看着正在解释的兜和托斯,这是在演戏?又或者是托斯地位太低,不知道兜是谁?
  由于兜的演技太强,鸣人根本分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嗡——
  托斯手上装的特殊装置忽然震动起来,毫无防备的兜忽然吐了一口血,看上去好像被攻击了似得。
  可是托斯根本就没有接近兜,这种特殊的攻击方式让周围的人都十分的好奇。
  不过没多久这种攻击方式也被分析透了,就是利用音波而已,出其不意的攻击还好,要是被提前知道的话根本没什么用。
  忍者又不是不会提前进攻,完全可以在托斯发动攻击之前击毁托斯的攻击设备。
  “呀嘞呀嘞,你打了兜学长呢。”
  托斯有些紧张的看着鸣人,他为什么攻击兜?就是为了看看鸣人到底有没有上忍的能力,为以后做一点准备。
  啪嗒——
  响指声吸引了托斯的注意力,当托斯回过神来的时候,只听一声轻语:“女武神·降临!”
  黄色的猫爪顺着过道冲向托斯,由于过道过于狭窄,托斯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只能将双手挡在胸前防御。
  彭——
  倒飞出去的托斯惊讶的看着寸寸碎裂的手臂上的装置,没有这个装置,托斯的战斗力至少下降八成啊!
  “咳咳,你们在干什么?想要被废除考试资格吗?”
  伊比喜出来的有点晚,如果鸣人打不过托斯的话,伊比喜绝对会很早就出来阻止的。
  可既然鸣人能废了托斯,少一个外村的何乐而不为呢?
  中忍考试可别说什么公平,在忍界,公平是留给强大的人的,强大的人的规矩,就是最公平的规矩。
  一声废除考试资格震住了其他人,整个考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好了,现在考试开始,这次考试采用倒扣分制度,答错或作弊被发现扣二十分,最后一题将在考试结束之前宣布。”
  鸣人看了看眼前的试卷,一道题也不会啊!幸好刚刚没用女武神爆发,要不然没有时空断裂才麻烦呢。
  周围的忍者也是一个个的都在各显神通,写轮眼白眼个个战斗中的血继都变成了作弊血继。
  没有血继的也用镜子之类的进行作弊,整个考场完全成了作弊的舞台。
  “报告考官,我要上厕所!”
  勘九郎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轻视的看了一眼伊比喜,果然木叶也就偶尔有几个变态,上忍都发现不了傀儡....
  “这种小把戏,下次别用了。”
  伊比喜撇了一眼勘九郎,本来没准备说什么,可这砂忍的逗逼还敢挑衅考官,你怕不是太放肆了。
  手鞠和我爱罗再次捂脸,你不挑衅会死啊!纯粹自己作死!
  勘九郎灰溜溜的坐到座位上,将答案分享给了我爱罗和手鞠。
  “鸣人君,你抄我的答案吧。”
  雏田将卷纸上的答案往鸣人旁边移了移,伊比喜看着鸣人和雏田,只要鸣人敢抄,伊比喜就敢记下来。
  “嗯好,我抄完了。”
  伊比喜一脸懵逼的看着鸣人,刚刚发生了什么?还没一秒怎么就完了?
  难道传说之中的时间忍术是真的?陷入迷茫的伊比喜坐在讲台上,盯着鸣人想要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快,不愧是鸣人君。”
  雏田楞了一下,随后想起来鸣人有时空断裂,这速度考官估计都没发现怎么回事。
  “咳咳,时间到,我现在要宣布最后一题了!这道题你们可以决定考或者不考,如果回答错误,将永远剥夺考试资格!如果不考,下次中忍考试依旧可以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