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木叶之崩坏降临 > 第十二章 郁闷的伊鲁卡

  可是伊鲁卡却看见鸣人竟然和佐助有说有笑,偶尔还调戏一下雏田,看上去关系好像还不一般!
  这让我大FFF团团员伊鲁卡情何以堪啊!本来以为鸣人没有朋友很孤独,没想到竟然连女朋友都有了!
  “这臭小子!亏我还那么担心他。”
  伊鲁卡虽然有些郁闷,但嘴角却带着些许笑意,至少不用担心鸣人有没有朋友这个问题了。
  或许朋友不多,可知己一二,抵得过所有泛泛之交。
  可伊鲁卡又无奈的看了一眼面前正在生气的小男孩,这鸣人真会找麻烦,还得开导一下才行。
  教室里面,鸣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很多同学看见鸣人之后咽了一口吐沫,都不敢大声喧哗,这家伙太恐怖了,一言不合就拔枪。
  “可恶啊!为什么偏偏是这个黄毛占了那个位置!”
  鸣人身后的小樱有些抓狂,本来想早点到学校占个佐助的同桌的位置,可是没想到佐助竟然在看见鸣人之后直接换了位置....
  难道我春野樱还没一个黄毛有吸引力?小樱郁闷的趴在桌子上,一脸无奈的看着佐助。
  “难道我的佐助就这么没有了?不行!我得努力!”
  小樱表示自己是一个绝对不会放弃的花痴,就算前面有黄毛挡路,她也要迎男而上!
  “话说鸣人你刚刚那是什么武器?没见你用过啊。”
  佐助对鸣人的月神守护有些好奇,之前在火影办公室外面偷听的什么都没看到,只知道鸣人有一种特殊的武器。
  “你是说月神守护吗?其实就是一种查克拉武器,把查克拉凝聚成子弹射出去而已。”
  佐助回忆了一下三代目在的时候鸣人开的那一枪,好像威力挺大的,还有那个自己把自己打死的老头看起来好像挺强的,但鸣人怎么会有这种武器?
  “佐助你怎么了?最近你好像不开心啊。”
  听了鸣人的话的佐助叹了口气,道:“唉,最近我哥哥不知道怎么回事,都不教我手里剑了,整天说任务忙。”
  鸣人也不觉得奇怪,听说宇智波鼬毕业很早,现在在暗部很多任务也不奇怪吧。
  “就这事吗?”
  佐助摇了摇头,如果只是区区任务,怎么可能会没时间陪佐助?
  “不,还有止水!是他勾引了鼬!”
  勾引?既然佐助会用这个词说明鼬和止水有一腿了,就是不知道这一腿有多长。
  鸣人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凑到佐助耳边低声道:“你可以这样,然后这样,就行了。”
  佐助一脸嫌弃的看着鸣人,很明显这个方法佐助不是很认同。
  “我感觉你在骗我,这种方法绝对不行。”
  鸣人摆了摆手,道:“你还没试,怎么知道不行?我漩涡鸣人有必要骗你吗?我又看不见。”
  佐助一想,鸣人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在宇智波驻地里面鸣人确实没办法太过自由,再说富岳也是精英上忍,鸣人也很难偷偷潜入,难道鸣人说的是真的?
  “你说的真的有用?”
  鸣人拍了拍胸脯道:“其实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尤其是那种已经长大的。”
  佐助捏住下巴思考了一会,如果真的能让鼬回心转意,那么就那一次又何妨呢?
  “好吧,衣服给我!”
  鸣人从仓库里面掏出一套适合佐助的女装递给了佐助。
  佐助接过衣服犹豫了一下,随后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面。
  宇智波一族的驻地,鼬一脸疲惫的走在路上,耳边传来阵阵讨论的声音。
  “这就是族长的大儿子啊,现在已经是暗部了。”
  “是啊是啊,真是了不起。”
  可是这些话在鼬的耳朵里却异常刺耳,宇智波现在的处境已经十分危险了,加入暗部的鼬每天有什么任务?监视宇智波一族!
  嘎吱——
  “我回来了!”
  鼬换好了鞋之后却发现今天屋子里面好像有点安静,看样子父母都不在啊!好像佐助也去上学了,今天没去接佐助他会不会闹别扭呢?话说闹别扭的佐助真的卡哇伊呢。
  鼬推开了佐助的房门,作为弟控,进门第一件事当然是必须见见自己卡哇伊的弟弟了。
  可是打开门的鼬楞住了,只见屋里的佐助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裙上面还带着蕾丝边。
  斜躺在床上的佐助舔了一下手掌到:“你回来了,欧尼酱!”
  站在门口的鼬忽然感觉自己鼻孔一热,好像要流血了一般,鼬赶紧伸手擦了一下,还好没有流鼻血,要不然就不是骨科不骨科的问题了,直接太平间有没有啊!
  还没回过神的鼬忽然发现佐助已经下了床,正迈着猫步走过来,还没等鼬说什么,佐助便按住了鼬的嘴唇。
  “欧尼酱忙了一天辛苦了,那么欧尼酱是要茶?还是要咖啡?又或者是要我呢?”
  噗嗤——
  鼬表示自己再也忍不住了,鼻血先喷为敬!
  佐助一脸懵逼的看着已经倒地的鼬,难道有什么步骤不对吗?为什么没有发生鸣人说的一种不可描述的事情?话说鸣人说的不可描述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啊!难道就是现在这样吗?
  鼬躺在地上,感觉自己一天的疲劳都已经被冲淡了,等我找出是谁教的佐助,我TM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阿嚏——”
  一声喷嚏声惊醒了鼬,只见对面的窗户好像有一个黑影,还有一个很细的不明物体伸到了屋子里。
  “谁?”
  躲在窗外的鸣人大叫不妙,赶紧附身白练逃跑再说。
  鸣人才刚刚附身完毕,便发现身后出现一个黑影,鼬开着三勾玉写轮眼很快便到了鸣人身后。
  暗道一声糟糕的鸣人看着鼬伸过来的手却并不慌,只见鸣人身形一闪,便躲开了鼬的抓捕范围。
  正准备再次抓鸣人的鼬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色,一开始鼬以为是幻术,但随后推翻了这个可能。
  因为鼬发现自己的速度很慢,慢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就好像一帧一帧的画面一般。
  而旁边的漩涡鸣人速度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好像是时间忍术一般,但鼬重来没听过时间忍术,但鼬却并没有推翻这个假设。
  当你排除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那个就算再怎么出乎意料,也绝对就是真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