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九十七章 攻陷三岔路口2

  此刻拉姆已经把法师团作为首要摧毁目标,没错!这狂妄的家伙是准备全灭一支五百人的法师团。作为强大的黑石氏族的万夫长,拉姆有足够的信心完成这个目标。
  前方那支法师团虽然杀伤力很强,但是施法者等级普遍不高,基本上都是中阶水准的法师和萨满祭司。
  看到那些萨满祭司释放闪电箭打击己方士兵,拉姆又想起起氏族内曾经的萨满祭司来。那些睿智无比的萨满祭司,既给氏族带来知识和文明,又能治愈族人们身体上的伤痛。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远去,昔日指引族人前进的精神导师,却受到古尔丹这个叛徒带来的邪恶力量诱惑,都已经成为使用邪恶和亵渎力量的术士。
  还好在伟大的奥格瑞姆大酋长的带领下,这些背叛了萨满教义的恶臭术士都已经被净化,连尸体都已经彻底销毁了。
  拉姆死死盯着那些敌方的萨满祭司,躲在人群里一点一点靠近,挡在路上的士兵都被他推到一边。当终于来到最靠近法师团的交战区域时,拉姆大吼一声,高举大板斧发起了冲锋。
  只见人群中一道猩红色的的身影如闪电一般窜出,向着两百多米外的法师团方向冲去。沿途交战的士兵都被蛮横的撞飞出去,当真是挡者披靡,没有人能让那道身影停顿,甚至是减缓速度都做不到。
  双方等级上的绝对差距,无人能够阻挡大战士的冲锋。一旦这个英雄级的大战士冲到法师团中,光那冲击力就能撞死一排体格脆弱的施法者,随后掀起一场杀戮风暴,几分钟就能杀光所有施法者。
  眼看就要冲进那群脆弱的施法者中间,拉姆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狞笑,下一秒拉姆的笑容就凝固了。只见前方一道金光闪闪的身影对冲而来,剧烈的碰撞产生的气流把周围士兵都掀翻在地。
  灰头土脸的拉姆刚从碰撞中缓过劲来,一把燃烧着金色火焰的大剑迎面劈了下来。千钧一发之际,拉姆抬起大板斧招架住了大剑,这才避免了一个照面就被砍死的下场。
  此时拉姆身上的猩红色气体已经黯淡,猩红色气体是大战士把体内怒气激发出来,形成类似真气外放的效果,可以抵挡很强力度的攻击。现在这种战士特有的能量几乎被消耗一空,可想而知刚才的碰撞威力有多大。
  此时张卫道也不好受,感觉就像是被一头大象撞了一样。两个高速移动的物体对撞的冲击力是很可怕的,相当于张卫道自身的力度再加上对方的力度,圣光护盾直接撞碎了,金甲符也消耗掉了一半的能量。
  不过这些付出还是很划算的,对方已经在张卫道一剑快过一剑的猛攻下狼狈不堪,握着大斧的手都已经开始颤抖。
  就在张卫道挥着大剑压的拉姆毫无招架之力时,半跪在地上的拉姆一声怒吼,整个人开始像煮熟的大虾一样变得通红。
  张卫道下压的大剑都贴近拉姆的额头了,结果从大斧上传来的力度突然变大,瞬间止住了颓势并把大剑往外推开。这兽人万夫长力量突然增强了至少两成,让张卫道瞬间想到游戏里兽人的种族天赋血性狂暴。
  这是兽人被魔血污染后产生的天赋,可以强化百分之二十五的攻击强度。这可是奠定游戏里兽人战士优势的招牌技能,往往能突然爆发反杀对手。
  这个天赋在现实里也一样霸道,突然增强的力量正在一点点搬回颓势,这就是兽人战士的最大底牌。这要是对上了人类大战士,说不得今天这兽人就翻盘了,可惜他碰到了张卫道这种底牌无数毫不讲理的对手。
  随着神力符的启动,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从张卫道身上爆发出来,大剑一点点的压到拉姆的头上,这无法抵挡的巨力彻底把他压垮了。
  看到对手已经彻底绝望,张卫道心念一动,一道寒光划过万夫长的喉咙,万夫长拉姆,卒!
  这应该是死的最体面的兽人了,能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力战而亡,绝对是兽人战士最大的荣誉啊!而且应该还能留下个全尸。
  随着万夫长的战死,伤亡过半的兽人守军再也承受不住,开始撤回被炸的千疮百孔的关卡。
  然而从侧面河里突然冲出来成千上万的鱼人,黑压压的一片席卷而来,瞬间把兽人撤退的队伍冲的大乱。正面和侧面都受到猛烈的攻击,不堪重负的兽人守军彻底溃散了,丢盔弃甲的往赤脊山跑去。
  张卫道从包里取出信号枪,一发红色信号弹在半空中炸开。早就等在赤脊山止水湖边的撤离队伍开始行动,在刺客们的带领下从隐蔽处冲出来,直奔三岔路口而来。被一路追杀的残兵败将迎头撞上撤离队伍,瞬间淹没在人海中连个泡都没冒出来。
  这些跑在最前面的,可都是豺狼人啊!虽然是被逼的要撤离,但是并不代表是弱者,这些残兵败将根本不是对手。
  双方汇合后,逃难队伍中的豺狼人青壮主动请缨,想要留下来一起阻拦追兵,张卫道考虑了一下点头同意了。能多出一份力量也是不错的,地上兽人守军的武器正好能用上,再加上这些家伙跑得快,不会拖慢行军速度。
  大军逆着撤退的人群,向止水湖上的大桥走去,只要堵住这座四十多米宽的石桥,就可以保证难民们成功撤退。趁兽人的支援还没有到来,张卫道仔细的打量起石桥和对面的湖畔镇。
  宽阔的桥面是使用巨石垒砌而成,桥面看起来也有施法固化过的样子,搞的兽人打过来时,都没法及时破坏掉。
  桥墩看起来也是使用法术塑造而成,止水湖中的鱼人数次破坏都没有成功,花费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挖出缺口。这座大桥实在太坚固了,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破坏掉,这次是没办法给兽人制造更多麻烦了。
  河对岸那片黑乎乎的废墟就是湖畔镇,兽人大军进攻时打砸完了还放一把火,已经没法再居住了,这也是兽人这么久还没来援兵的原因。他们都驻扎在更北面的营地内,听到声音派人过来查看要一段时间。
  而沿途的岗哨和巡逻的士兵也被佐罗带人清理掉了,兽人守军就和瞎子差不多,派出来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这也是为何三岔路口炮声阵阵,而驻扎在湖畔镇后方山岗上的守军现在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