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一百〇七章 起航与国王会议

  等到人员和物资都进入后,矮人风格的蒸汽坦克开始进入战舰。这些冒着白气的坦克可不是蒸汽机做动力,只因动力设备运转过程中,排出的废气很像蒸汽而得名。
  本来张卫道是很看不上这外观猎奇的坦克的,结果指导工程技师们捣鼓出来的三代主战坦克,在实战测试时竟然被豺狼人首领克罗格给打废了。
  本来众人对造型新颖的现代坦克很是满意,结果正好克罗格这家伙在老瞎眼指导下,成功晋升到了英雄级,突然就想要试试自己的实力。
  正好这新武器在测试时表现很不错,于是克罗格提出要来试验一下实战效果。这个提议一出来,众人都表示赞同,毕竟只是简单测试速度和火力太过片面,实战才能看出装备到底怎么样。
  实战演习的双方相距两千米,这是张卫道所了解的坦克最佳的战斗范围。
  这距离对克罗格是很不利的,毕竟实战中哪有这么适合坦克发挥的距离,有太多的办法提前接近坦克了。
  然而克罗格毫不在意这些,一开战就启动冲锋突进躲避了首发炮弹。只见那如闪电一般的身影刚消失掉,原先的站立点就被炮弹命中,周围二十多米火光冲天,弹片四处横飞。趁着坦克兵重新装填炮弹,克罗格利用几秒的间隙飞快拉近距离。
  接下来的几炮也是炮口刚冒出火光,克罗格就开启冲锋闪避掉炮弹。直到距离拉近后机枪开始发挥作用,才给克罗格造成了一点麻烦,密集的弹雨让他无处可躲。
  这要是正常人早就变成筛子了,可对于英雄级战士来说就是挠痒痒。子弹射到猩红色怒气罩上如泥牛入海一般,纷纷失去动力掉到地上,只能消耗掉一点点怒气能量。
  当距离拉近到能看清炮口瞄准方位后,克罗格都可以直接预判来躲避炮弹,这下就更难以命中目标了。接近到三百多米时,克罗格扔出的投矛准确的命中了机枪,瞬间连压制火力也没了,这下坦克是彻底抓瞎了。
  随后就看见克罗格飞快的接近坦克,然后两百多斤的双手锤狠狠的砸在炮管上。那有大西瓜那么大的锤头,只一锤下去,那炮管就直接弯成U型管。
  仅仅两分钟就结束了战斗,那辆坦克的炮塔都快被克罗格锤下来了,最后只能改装成了联合收割机。这辆坦克的实战失败,让张卫道明白为何蒸汽坦克那么丑,臃肿的外壳是为了更耐打,又短又粗的主炮是为了防止被砸弯,一切都是为了在变态的战场上生存下来。
  这个世界的坦克只能走防御路线,才能有存在下去的价值,否则分分钟被暴力狂拆成废铁。
  蒸汽坦克全部进入后,战舰启动离开了港口,战舰尾部的压载水舱开始进水来调节角度,随后船体后部开始下沉让海水灌入。这就是船坞登陆舰的特色,是真的可以变成一个船坞的!
  旁边的大型气垫船直接开进了船坞内,几艘气垫船停靠好了以后,船体开始上浮,海水就又很快排了出去。
  排水完毕拉上后方的舱门,两艘战舰开始依次驶出港口。张卫道站在天枢号的指挥室中看着送行的民众,这都是出征的战士的亲人前来送行,这一别可能有些战士就会无法活着回来了。但是他有信心带着绝大多数战士活着回来,让这些送行的民众再次迎接凯旋归来的战士。
  其实就算有牺牲,张卫道也能保住他们的灵魂,虽然会丧失大部分学习到的技能和战斗经验,但灵魂还是有完整的自我意识,并不能算彻底的死亡。不过能好好活着还是要尽量珍惜,活着才能体验物质界的冷暖和酸甜苦辣,不能吃饭喝酒多难受啊!
  带着必胜信念的舰队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下,送行的民众也渐渐散去。对于此次出征能否再铸辉煌,民众们心里也是有底的,张卫道从来就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这是强大势力特有的傲气,而这股傲气是用兽人的鲜血浇铸而成,这是民心稳固的最强有力的保障。
  正当两艘无敌战舰组成的舰队前往洛丹伦时,此时的洛丹伦王宫内吵得不可开交,几位国王都在商议着组建联军,共同对抗北上的兽人大军的事情。
  但是对于联军的指挥权还在争吵不休,毕竟这可是数量高达六十多万的大军。
  洛丹伦的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他是一位睿智又年富力强的国王,对于能指挥各国联军,那是相当的上心。
  那身穿黑色盔甲的黑发络腮胡男子,是吉尔尼斯的国王吉恩·格雷迈恩,他是一位战力强大的战士。战斗力强大,其实也能作为联军统帅的参考。
  库尔提拉斯的国王戴林·普罗德摩尔,这位个子瘦高,喜欢戴着船长帽的海军统帅,同样也是以战力强大著称,而且他的战斗经验也很丰富。
  奥特兰克的国王佩瑞诺德,这个棕灰色头发的猥琐地中海男人,也正在谋划着,要在联军中获取更多的话语权。
  只有达拉然的统治者安东尼达斯,这位白胡子的传奇大法师对这些没太大追求,施法者本身也不热衷这些权势,他们也是对各国危机最不上心的。
  只有斯托姆加德的国王索拉斯·托尔贝恩,这位不修边幅的男子性格豪爽,不热衷于争权夺势,而且也是最积极响应号召的。
  当然这些国王不管是热衷于权势,还是超然世外无欲无求,联军统帅的位置也轮不到他们任何一人。毕竟大家都只是国王,不管实力或者国力强大都不能作为参照,无论是谁坐上这个位置,其他国王都会心里不爽的。
  这人类诸国分裂已久,北方六国就是阿拉索帝国解体后形成的。已经被灭掉的南方暴风王国,则是阿拉索帝国的王室血脉,也就是安度因·洛萨的先祖南迁形成的。
  至于暴风王国的国王位置最终落到乌瑞恩家族手里,阿拉索王室的血脉却只是一个爵士,这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是私生子什么的,这个谁又能知道具体情况呢!
  现在就是几个阿拉索帝国的叛徒后代正在举行会议,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是先祖的锅甩他们脸上了,但是交出王位是绝对不可能的。
  最终的方案是由洛萨来担任联军的统帅,但是洛萨爵士不可以再追究各国背叛帝国的事情,前尘旧事就此一笔勾销。
  这就是肮脏的政治交易,就连安东尼达斯大法师也不例外。只要能洗掉达拉然王国先祖身上的污点,这肮脏的政治交易也是可以做一做的。也只有斯托姆加德的国王索拉斯,才勇于面对先祖犯下的错误,并坚决表示一切听从洛萨爵士的指示,哪怕是要他们家族坐镇上千年的激流堡。
  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这个直爽的国王完全不适合做国王,哪有把王国往外送的!
  是以前的主君又怎么了?还不是要为了击败兽人,来求那些叛徒王国帮忙对抗兽人,以图能让暴风王国复国!
  但是也唯有索拉斯国王和洛萨爵士,才是其他人类值得学习的典范,身上充满着人性的闪光点,一切都是为国为民,这才是真正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