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一章 被绑架的小道士

  在满是瓦砾的石质地板上,先是出现一个电弧四射的一米直径的圆环,电弧圆环范围内的瓦砾碎片都被无形力量分解一空,周边的空气中波动着一阵阵无形的可怕力量。
  电弧圆环猛的一阵爆发产生剧烈的轰鸣和耀眼的闪光,闪光过后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蹲坐在圆环状的平整地板上呈眩晕状态,几分钟后恢复过来的少年摇头晃脑的站起来打量四周。
  只见周围满地瓦砾和碎片的看起来是在一栋欧式石质城堡类建筑里,所有的门窗都被砸的粉碎,镶嵌金属的家具也被砸烂取走有用的金属的样子。
  少年无语的抬头看着屋顶都被砸烂掀掉的城堡顶部,这拆迁队的工人作业起来也太暴力了,离地这么高的屋顶也给掀掉了。
  一头雾水的少年开始小心翼翼的离开这座破破烂烂的城堡,准备到外面看看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这破烂城堡到底是是啥子情况。
  少年名叫张卫道,他是一位老道士从医院里捡来的,至于是怎么从医院里捡的那就呵呵了。从小被传授各种道家典籍和很多关于玄学方面的知识,虽然现代没有那些妖魔鬼怪给他除魔卫道,但是走南闯北看风水做法事的业务很是精通。
  此时张卫道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满地建筑垃圾的残破城堡来到外面,只见门外是一片满是乱七八糟脚印的小广场,广场边上的花坛石凳也是被砸成碎片洒了一地。广场四周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树木格外的高大普遍有一米直径两三个人都抱不过来。
  张卫道注意到这些巨大的类似枫树的乔木时,心里瞬间颤动了一下,心想这么多巨大的树木除了原始森林里其他地方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难道自己晕过去后被人绑架到原始森林里来了?
  绑架的话绑匪怎么不见了?那这些一副被拆迁样子的西式建筑物又是咋回事?怎么看着感觉像是一座教堂或修道院的样子?
  一连想了好几个疑点后怀疑自己可能是被绑架到不知名的地方,张卫道打开背着的背包翻出一把短剑握在手中。
  短剑并不尖锐剑刃也是钝刃,剑身上刻有北斗七星阵,这是一把仪式用的法剑。真要是有歹徒或怪物出现的话和一根木棍的威力差不多,不过拿着总比空手去应对危险强一点。
  手持武器谨慎的沿着广场外边碎石铺成的小路往南边走了有两公里也没见人影,前方却是出现了逐渐收拢的山脉和缺口上筑造的古代西方城墙造型的关卡。
  几分钟后走到古城墙关卡下面,发现门洞内的铁栅栏和城门被拆掉运走了的样子,地上还有一些歪歪扭扭的车轱辘滚过留下的痕迹。
  看到总算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张卫道顿时精神一阵。此时西方传来阵阵轰隆声听起来像是炮弹发射的声音,于是循着声音走下道路,顺着高耸的山脉沿着崎岖的山脚往西方赶去。
  沿着崎岖的山脚下走了好几公里,轰鸣声越来越明显还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呐喊声和惨叫声,张卫道爬上树顶远眺发现天空还还时不时的划过燃烧的大火球。
  这似乎是古代那种攻城战这个想法一下涌上张卫道的心头,难道小爷这是穿越了不成?这种地方是不可能用正在拍电影来解释的通的。
  对于自己是穿越了这个想法越发深刻,从树上下来后张卫道学着军事类电影里的侦察兵一样使用野草和树枝伪装一番,这样一套看上去有模有样的纯天然吉利服就诞生了。
  这次再也不敢大摇大摆的顺着山脚走了,刚才那种明目张胆的走路万一真是穿越了,遇到那些异界土著基本上就完蛋了,语言不通和外表的差异会被土著毫不犹豫的干掉。
  想到这里张卫道一阵后怕,从城堡废墟出来时还好那边人迹罕至,刚才要是遇到土著十有八九就完了。当下小心的顺着树丛慢慢的往前潜行过去,有这身纯天然吉利服只要不是靠太近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借助树丛小心的潜行着走了一会儿,离不时划过天际的大火球发射点更近了,张卫道每前进一段都仔细的观察周围环境,观察附近是否有攻城军队的哨兵存在。
  毕竟按照正常逻辑来说远程攻城武器肯定都是要重兵把守的,选择冒险靠近远程投射的攻城武器也是十分不明智的选择,但是毕竟不熟悉情况。
  想要摸清楚情况只能小心的靠近这些远程投射武器侦察一番。要是敢沿着那些森林里的大路走那正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运气不好碰上骑兵之类的跑都跑不掉的。
  随着离前面的战场越来越近,空气中开始弥漫着血腥味和硝烟味混合而成的古怪味道,这时候张卫道可不敢再爬树上眺望了,被发现的几率太大了。
  穿过一片矮树丛时已经可以隐约从大树的树冠叶片缝隙里看见一点远处被攻打的城池样子了,看风格和刚醒来的那个西方风格的城堡差不多,白色巨石垒砌的高大城墙和城墙上黑洞洞的炮口的城防大炮盛为壮观,城墙高度足有二十多米绝对是百万人口大城池的标准了。
  按理说这种级别的城防是不可能被攻打的,那么高的城墙加上城防大炮和大量的精锐士兵,攻城方是上多少士兵死多少,敌军统帅一定是脑袋有坑,也有可能是脑袋秀逗了。
  注意到守城方的大炮射程还射不到自己这边,张卫道又借助树丛往前潜行了几十米。这下可以从树丛缝隙里看见和城防大炮互射的抛射大火球的神秘攻城武器了。
  只见一架带有四个木质车轱辘,不知名巨兽骨骼作为承重车架打造的扭力投石车,此时正在发射沾满燃油的圆形石块。发射瞬间那扭力臂发出不堪重负的噶吱声,然后在一边绿色肤色的强壮人形生物摇动把手一点点收回重新装弹。
  看到绿色皮肤的人形生物的瞬间张卫道的心直接凉了。这尼玛绝对是被穿越了,下山去镇上给人家看个风水都能被穿越,而且还穿越到了肤色是绿色的人形生物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