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十七章收复玉石矿洞1

  就在巨蛛抬起尖锐的爪子,准备对倒地的狗头人卫兵下手时,远处射来一道流光贯穿巨蛛的身体,巨蛛顿时发出痛苦的嘶鸣。只见巨蛛尾部被一把巴掌宽的剑插进大部分剑身,远处张卫道收回投掷的姿态,弯腰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大剑。
  刚才巨蛛抛下张卫道向狗头人卫兵行凶,张卫赶紧趁机道爬起身。取出魔法包里的单手宽剑,略微瞄准后甩向巨蛛后背,没想到这一招伪飞剑攻击一下就重创了巨蛛。
  趁着巨蛛受重伤无法行动时,张卫道挺着大剑猛冲向正在嘶鸣的巨蛛,和巨蛛猛烈的冲撞在一起,整把大剑把巨蛛插了个对穿。
  张卫道双手握住剑柄腰部发力,猛的将大剑从巨蛛体内甩出,一片绿色血雨和残肢洒落,巨蛛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软趴趴的抽搐着。
  张卫道谨慎的用大剑刺了几下巨蛛,又挥剑把巨蛛的头部剁下来,这才确定巨蛛是死透了,这些虫子生命力太强不得不谨慎对待。
  此时其他狗头人也已经解决掉对手,正在对倒地不起的狗头人进行救治,受伤的狗头人使用药水治疗后坐一边休息。这个世界发达并较为普及的炼金术,使得受伤后恢复完全不是问题。
  救治完伤员,狗头人们对孵化室进行了大扫荡。蜘蛛尸体分解下有用的材料,把未孵化的蜘蛛卵收集起来做食物,很快就把蜘蛛的大本营彻底清理了一遍。
  接下来张卫道带着陆续赶来的狗头人生力军继续清扫矿洞,受伤的狗头人和矿工一起带着战利品返回修道院,同时通知更多的狗头人来搬运战利品。
  此时矿洞内的蜘蛛已经形不成规模了,都是没有聚集起来零零散散的,被张卫道和卫兵们一个冲锋就拿下的货色。
  一路清理着三三两两跳出来送死的散兵游勇,张卫道挥剑砍杀的都麻木了。很快前面出现了朦胧的亮光,这是快到洞口了。
  这一段已经没再遇到蜘蛛跳出来送死,看来这下是彻底把玉石矿洞的蜘蛛剿灭了,这洞口附近没有碰到蜘蛛,应该是伽格的部族留守在此的经常清剿的结果。
  想到这里张卫道放慢脚步,让狗头人卫兵走在前面,防止等下碰上洞口的狗头人守卫闹出乌龙。正想着要碰上留守的狗头人,前面就出现了动静,先是几声喊叫声传来,然后一根投枪插在最前面狗头人卫兵脚下。
  张卫道通过已经对狗头人语有一点了解,知道这是对方是在警告和询问身份,最前面的狗头人卫兵也用狗头人语回应。很快对面就走出几个矮小的身影,走上来疑惑的打量了张卫道几眼,很快就和队伍里的老兵攀谈起来。
  一行人边走边交流分开后这几年的情况,从交谈中得知,这支留守的狗头人分支伤亡不大。除了这几年持续不断的骚扰洞内的蜘蛛,战斗时损失了十几个战士,现在洞口附近还驻扎着接近两百号人,而且都是精通狩猎和战斗的战士。
  这些年和蜘蛛战斗,为了食物和外面的野兽战斗,这些留守的青壮年狗头人都成为了专业的猎手,只有这样才能在野外生存下来。
  说到这里带路的狗头人都露出自豪的表情,毕竟他们成功的在各种压力下站稳脚跟,那种得意洋洋的猥琐表情很欠揍的样子。
  张卫道扫了一眼带路的狗头人,他们的眼神中都有一种淡淡的蔑视,看起来脱离了首领的统治有点野了,张卫道觉得有必要教他们如何变乖一些,路过一截枕木时弯腰捡了起来。
  己方的狗头人卫兵看了张卫道手里的木棒,又扫了一眼洋洋得意的带路的守卫,脸上露出怜悯的神情,看来这些卫兵也知道新人又要被殴打了。
  看着分开几年后变得有点陌生的同族,狗头人卫兵们暗暗祈祷不要被张卫道打的太惨,那根碗口粗的木棒比他们被打的那根粗太多了。
  出了矿洞只见外面空地上搭建了很多小茅屋,一些正在外面活动的战士都围了上来,这边带队的几个守卫迎了上去唧唧喳喳聊了起来,还有一个急匆匆的往最大的茅屋里去了,看起来是去报告情况了。
  很快从大茅草屋里走出一个比较高大的狗头人,看他身后毕恭毕敬跟着的守卫,应该就是他们这群狗头人的头目。只见那个头目趾高气扬的走到队伍面前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新首领!伽格那个只会跑路的家伙不适合做首领。”头目刚说完就听见一阵风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根大木棒砸了下来,然后就陷入一片黑暗中。
  张卫道将木棒从狗头人头目脸上拿下来,扫视四周呆若木鸡的狗头人,伸出手指勾了勾,“有谁不服气的,可以来为你们的首领报仇!”
  话音刚落下一群狗头人反应过来,都抄起武器向张卫道冲来,还有狗头人敲响了营地中的警钟,估计很快就会聚集起两百多号人。
  张卫道也不浪费时间,要是真聚集起那么多狗头人就不好办了,直接开启刚才在洞里都没使用的神行和神力符,脚下发力如同一道流光一样冲进包围过来的狗头人队伍中。
  只见接触的一瞬间就撞飞两个狗头人战士,同时手中大木棒挥出又砸翻了两个,在十几个狗头人战士围上来之前后撤,又切入侧面一阵脚踢棍砸。
  很快就放倒了十几个狗头人战士,这些受到拳脚和棍棒钝击的狗头人暂时是失去战斗力了。虽然狗头人的抗打击能力很强,但是挨了几百斤的力道攻击还是吃不消的,其他三十多个狗头人龟缩在一起,背靠背围成圈来对抗速度奇快的张卫道。
  见这些狗头人这么怂,采取龟缩防守的阵势,张卫道也是颇为无奈,这完全就成了一个刺猬一样。狗头人手持短枪对着外面,层层叠叠的枪头寒光闪闪的,这要是硬冲进去估计要报废掉一张金甲符。
  张卫道左右打量了一下场地,看见不远处有狗头人砍伐的一截圆木,眼睛一亮顿时计上心来,几步跨过去将那截半米多粗的圆木柱子抱了起来。
  正当狗头人们纳闷张卫道怎么打架时却去抱柴火,只见张卫道脚下发力抱着大木桩冲了过来,当狗头人们反应过来想散开时,大木桩如同攻城车一样粗暴的碾压进了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