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六十二章 西部荒野之战3

  正当城墙上面打的不可开交,城墙下方兽人步兵也已经把简易云梯车推了过来,迎着弹雨朝城墙上冲来。这现实中的士兵攻城可不是拿个梯子随便爬,那种士兵两手扒着很陡的梯子往上爬的,都是抠门的剧组为了省钱,让道具师直接去买个普通竹梯糊弄观众。
  这简易云梯车一旦成功搭上城墙,下方的士兵就可以踩着宽阔的踏板,像上楼梯一样往上冲。云梯车前端勾住城墙的部分是金属包裹住的,短时间内很难破坏掉。
  此时大量的兽人步兵蜂拥而上,和城墙上的士兵厮杀到一起,火枪手无法瞄准他们进行精确击杀,只能尽量射杀下方准备登城的兽人步兵。虽然火枪手和炮兵已经尽力杀伤那些攻城的步兵,十多架云梯仍然源源不断的涌上来敌人,张卫道和老瞎眼也开始清理那些兽人步兵。
  正当张卫道大肆砍杀那些挡路敌人,刚加入包围圈斩杀了两个高阶兽人战士,突然人群里一道犀利的刀光在后背闪过。张卫道身上的圣光护盾瞬间就破碎了,还好金甲符一阵剧烈波动后成功挡住这一刀,然而金甲符内的能量也只剩下一半了。
  张卫道纵身一跃快速离开原地,此时袭击者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就是那个被高级刺客联手重伤的兽人剑圣。
  这个英雄级实力的剑圣攻击确实凶猛,一刀就几乎攻破了张卫道的护盾,这攻击力比那些英雄级的战士高很多。这要是换了其他职业者,此时已经被刺杀成功了,能扛住的估计也要受伤。
  兽人剑圣眼见张卫道逃出攻击范围,身形一晃又进入了隐身状态,敏捷的穿过混战的人群,又是一刀朝刚站定的张卫道砍去。然而这一刀却被张卫道轻易的闪开,有了防备后再想偷袭就难了,张卫道强大的感知牢牢的锁定隐身状态下的剑圣,剑圣的隐身就和黑夜中的明灯一般醒目。
  眼看施展了几次隐身突袭的秘术都无法成功袭杀张卫道,剑圣转身离开前去寻找其他重要目标暗杀,很快和自家首领打成一团的瞎眼鱼人就被剑圣盯上了。刚潜行过去准备偷袭在和兽人督军角力的老瞎眼,却感到背后传来强烈的杀意来袭。
  剑圣毫不犹豫的纵身朝侧面一扑,翻滚了一圈后持刀对准杀意来袭方向,只见不远处张卫道正收起投掷的姿势,重新拔起插在一边的双手大剑,剑圣原本所在位置上插了一把单手剑,剑与张卫道的直线距离上倒下了好几个兽人步兵。
  看到那剑穿透几个兽人步兵还能扎进地面那么深,兽人剑圣暗自庆幸及时躲开了袭击,否则现在就和那些步兵一样被射杀了。看着张卫道挥舞大剑如割草般斩杀兽人步兵一路推进,兽人剑圣只能无奈的持刀迎了上去,两人很快就刀来剑往打的难解难分。
  双方都是剑技精湛的高手,短短两三分钟已经交手了几十回合,双方的交战区域十米内都没有士兵敢进入,地上那些被随手砍死的士兵就是最好的震慑。
  交战双方虽然还没有分出生死,但是兽人剑圣的败亡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此时兽人剑圣的左腿已经鲜血淋漓。这是兽人剑圣眼见分不出胜负,挑选敌人士兵密集的地方准备施展剑刃风暴,结果刚开始旋转就被张卫道手中的大剑打断了。
  沉重的双手大剑燃烧着圣焰破开剑刃防御,从兽人剑圣的小腿边上擦了过去,瞬间兽人剑圣的腿部护甲就被圣光和物理双重打击摧毁了。
  拖着伤腿的兽人剑圣勉强抵挡了几下,被张卫道一个突刺穿透了胸口,强大的圣焰灼烧着魔化的血肉,瞬间摧毁了剑圣所有生机。张卫道一剑挑起剑圣的尸体展示一圈,随后甩向兽人督军的方向。
  剑圣的阵亡瞬间让督军的攻势为之一顿,再加上老瞎眼趁机猛攻把兽人督军逼得节节败退,兽人军团的士气瞬间滑落到了谷底。看到兽人军团终于露出了颓势,张卫道赶紧朝矿洞方向打手势发动伏兵。
  正在矿洞口观望的穆克和伽格看见兽人剑圣死了,就已经在调动法师团准备加入战斗大杀特杀。这时正好看见张卫道朝这边打手势,立刻带着小型法师团和伏兵冲出矿洞。
  一轮三十多发法术就清空了上城墙的通道,挡在通道里的兽人步兵经历了闪电和冰箭的洗礼,只有寥寥几个实力最强的挺了过来。这几个高级兽人战士也很快被鱼人乱刀砍死,处于麻痹和冰冻状态下再厉害也发挥不出来了。
  矿洞里源源不断的冲出来的鱼人援军很快就挤满了城墙,四面八方承受围攻的兽人高级战士很快就被肃清了。要知道这些鱼人援军大部分是老瞎眼带来的精锐,基本上都是由职业者组成的部队,中级和高级的数量也不少。
  此时老瞎眼带着手下的鱼人领军一起围攻兽人督军,随着几个准英雄级的鱼人领军加入战斗,兽人督军立马被压制的手忙脚乱无法脱身。
  被压制到极限的兽人督军眼中血光大盛,血之狂怒激活后全身变得通红,四肢也似乎变得更加粗壮了。老瞎眼和几个鱼人领军见状联手扑了上去,却被实力增幅很大的兽人督军一个横扫逼退。
  这时一把双手大剑如闪电般射向狂暴中的兽人督军,兽人督军习惯性的举起武器去格挡射来的武器,失去理智的头脑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一群敌人。
  老瞎眼抓住兽人督军的破绽,手中三叉戟一个突刺捅在兽人督军后腰上,受伤的兽人督军一个停顿后眼中的血光开始散去。还没等兽人督军从狂暴中彻底清醒过来,抓住机会的鱼人领军们一拥而上,从四面八方把兽人督军捅成了刺猬。
  沾染了邪能的绿色血液飞速的流失,瞬间抽空了兽人督军的力气,手中的武器还没挥出就坠落在地,只能不甘的垂下手臂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鱼人领军们高声呼喊着把兽人督军甩下城墙,众目睽睽之下把兽人督军的尸体扔在城下。本就士气低落的兽人军团瞬间崩溃了,除了少数兽人还在角落里顽抗,其他兽人都是四散开朝荒野里跑去,张卫道带着大军追杀往南面逃跑的人数最多的兽人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