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二章 竟然是兽人

  想到这里张卫道定下神来,仔细的观察起对面操作扭力投石车的绿皮来,看起来个子不怎么高,也就一米七出头和自己差不多的样子。
  但是这绿皮的体格看起来好强壮,手臂肌肉鼓鼓的有自己小腿这么粗,搬起四五十斤重的圆石弹药毫不费劲,这体格都可以去参加世界大力士比赛拿奖杯了。
  看绿皮的面相虽然丑陋却有一种憨厚老实的样子,嘴里左右两边各有一根大尖牙露在外面,看起来有点像魔兽世界里的兽人苦工。
  想到兽人张卫道瞬间斯巴达了,这可不就是妥妥的魔兽世界里的兽人苦工嘛!还有那造型夸张的扭力投石车和燃烧的石弹很明显的德拉诺兽人的风格嘛。
  完了!全完了!这是穿越到了艾泽拉斯世界了,虽然张卫道很喜欢玩魔兽世界,但不代表他想要穿越到这个世界啊!要是穿越可以选择的话,他情愿穿越到古代什么的至少凭着道士职业不愁混不下去。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就发生在眼前的兽人入侵都已经打到暴风城了,未来还将横扫整个东部大陆。还有亡灵天灾和燃烧军团入侵和大灾变,还有和牛皮癣一样扎根赖着不走的上古之神。
  这是一个想怎么死都无法保证的世界,各种玩弄灵魂和尸体的法术巫术和亡灵法术保证让你死了也不得安宁。
  而且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叫青铜龙的爱管闲事的物种,它们掌握了时间之力负责维护时间线,确保所有的时间线按照固定的道路走向最终的毁灭。
  只要你的行为对未来造成影响就会跑来干掉你,在这种世界混不好就各种挂掉,混的好的触动时间线也会被一堆青铜龙跑来干掉。
  想到这里张卫道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希望这是个梦,然而大腿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在无声的嘲笑他的天真行为,这时多年修习道家经书所养成的心态让他平静了下来,既然木已成舟那就这样吧。
  当下张卫道小心的合拢拨开的树丛慢慢的侧身后退出去,原路后退并且把每一个脚印都用树枝扫掉,确保不留下任何可以被追踪的痕迹。
  虽然兽人正在忙着攻打暴风城应该没空注意森林里的足迹,但是一切还是小心为上,万一要是被发现的话来几个兽人苦工就能把他干掉啊!
  靠老道士教的那几手舞剑的花架子和步法对付两个兽人苦工都够呛,对付专职战斗的兽人战士那是想都别想了,看兽人的苦工就这么强壮了兽人战士那还不要逆天啊!
  一路后退着消灭痕迹一边警惕周围动静,还好周围很平静连鸟和动物都看不到,估计是被兽人过境一扫而空了,这些残暴的家伙是什么都不放过的。
  很快退到当时爬树远眺的地方,把树下和树干上的痕迹都擦掉以后松了口气,到了这边就比较安全了,可以直接从山脚下坚硬的石头上快速返回。
  将身上的伪装用的树枝和杂草拿下来压在石头下面藏好,然后顺着来时的道路原路返回了。
  张卫道一路上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回那个被暴力拆迁过的城堡去。至少那边可以确定兽人破坏一番后已经走了,短时间内还是不会有兽人再去那里会比较安全。
  回山谷的路上很太平没啥意外,兽人主力正陷入暴风城攻防战的泥潭中不可自拔,没有兵力对扫荡过的地方进行占领驻扎,最多在重要道路枢纽和通往其他地区的桥梁和道路进行封锁。
  正常情况下此时张卫道应该把握机会跑路,选择跑进西部荒野或者暮色森林会更安全一些。
  但是看了那些作为辅助搬运的苦工都那么强壮的样子,张卫道对自己这细胳膊细腿能否在那些兽人战士手下走一个来回都深表怀疑,更别说冲破关卡跑进其他地区了。还是选择躲到刚穿越来时的这个山谷里吧。
  看这山谷的地形和位置,和记忆中的游戏地图对比应该是北郡山谷没错了,山谷里面那个城堡就是游戏里的修道院了。一路思考着回到修道院停下来才发现太阳已经偏西快傍晚了,刚穿越过来时太阳在头顶上是中午时间,这出去探索一个来回就半天过去了。
  一路上心情过于激动都感受不到饥渴,此时一停下来感觉又渴又饿,从背包中拿出水壶来狂灌一通后暂时把饥饿感压下去了,接下来是时候先解决吃喝和晚上睡觉问题了。
  记忆中北郡修道院东边有条小河贯穿整个山谷,再过去是一大片的葡萄园,那边应该可以找到吃的东西。
  检查了一番背包里的家当,里面有狼毫笔朱砂符纸之类的画符工具和几件法器,还有不锈钢饭盒和杯子勺子等出门必备物品。还找到了一盒火柴,这下不用担心怎么生火做饭了,还好出门去办事把家当都带上了。
  在修道院东边找到一条向东边延伸的小路,路边没有兽人留下的乱七八糟的脚印,应该还没有被破坏掉。顺着小路往东走了有五六百米,一条记忆中所谓的小河出现在眼前,只见河面上波光粼粼映射着橙红色的夕阳的光芒,河面目测至少有二十多米宽都快赶上窄点的运河了。
  毕竟这是现实不是游戏中几步就能跨过去的小河,在河边先把水壶装满后踏上巨木制作而成的木桥,这世界的大树这么多造桥倒是方便的很,随便放倒几颗大树就能搭建一座桥梁,铺上木板以后结实的很。
  过了木桥一眼望过去全是葡萄架子,上面爬满的葡萄藤上的果实还没有长成熟,看到葡萄还不能食用张卫道继续往前走去。
  这么大片土地是不可能全种上葡萄的,记忆中艾尔文森林这边的农民很喜欢种南瓜,这南瓜可是好东西,就算没有成熟也能食用,不像那些葡萄能看不能吃。
  沿着河岸走那些排列整齐的葡萄园一目了然,一路走了有七八百米都是种的葡萄,前面总算到了葡萄园的尽头。按照张卫道的估计,前面应该就会有南瓜地了,毕竟这么大的农场,不可能全部种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