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二十二章战争即将来临

  持之以恒的对着瀑布练习剑法,日复一日的磨练剑术,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十一月了。张卫道天天在瀑布下练剑,加罗恩忙着在制作枪械,伽格也在练习魔法或炼制药剂。
  铁齿带着狗头人像民兵一样,半天工作半天操练。每个人都忙忙碌碌的,尽力提升实力或打造装备,为早晚要来的战斗做准备。
  这天清晨,张卫道吃完早饭,正准备出发去瀑布。却看见关卡那边回来的守夜卫兵,大老远的就向他挥手示意,张卫道看到这一幕,顿时眉心一跳,知道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大步跨出来到卫兵身边,果然守夜卫兵断断续续的说:“大人,不好了!西边今天凌晨开始就有大动静,现在反而没有动静了,我们怀疑是不是兽人已经破城了!”
  听了狗头人卫兵的话,张卫道赶紧往关卡方向跑去。一个多月的锻炼下,张卫道的速度又变快了,每一步跨出都可以弹出两米远。他现在的速度都可以媲美猎豹,加上开始尝试练习的轻身术,跑起来都像弹射出去一样,这速度只有战士的冲锋能追上了。
  从修道院到关卡两公里的路程,只用了一分钟就跑到关卡下面,这速度还没开启神行符。来到关卡上,只见几个守夜的卫兵满脸严肃,有一个正贴在城墙上监听远方的战况,听到脚步声后齐齐看向赶来的张卫道。
  刚刚监听的那个狗头人看向张卫道,“大人,那边已经几乎听不到攻城武器的动静了,估计已经打进去了。”
  张卫道点头认可这一看法,“应该没错了,他们没有做任何战前准备,能撑这么久的时间已经很不错了。愿苍天保佑城里居民,希望大部分人已经从海路逃离了!”
  然而这也只是自我安慰,这世界的天上,只有月神艾露恩这唯一的真神。除非暴风城的居民信仰的是艾露恩,或许月神还会降下神迹保佑信徒,眼下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张卫道让忙碌了一晚上的卫兵先回去,回去后通知伽格,让他知道这个坏消息。并立刻动员战士们进行全天战斗训练,进入全面战争总动员。然后开启神行符从城墙一跃而下,很轻松的落地卸掉冲力,然后朝西面飞快的跳跃前进。
  此时一路飞奔的张卫道,有点武侠小说里高手飞檐走壁的样子,很轻松的在树干石头上借力跳跃。几分钟后就到达了战场外围,几下跳到树冠上方眺望暴风城。
  远方的战场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燃烧的攻城器械,和遍地的人类和战马的尸体,看样子战况激烈时人类骑士孤注一掷,出城破坏了很多的攻城武器。
  但是远方城墙还是被轰击出了裂口,那条满是鲜血和尸体的裂口,根本无法阻挡狂暴兽人的进入。此时城内的喊杀声阵阵传来,残酷的巷战肯定会持续不短时间,张卫道估计还有半个月左右时间备战。
  兽人北上时一定会派士兵沿途搜刮,再次进入北郡山谷是肯定的。看了眼正在残酷巷战阶段的暴风城,张卫道跳下大树准备回去。刚落到地面上,前方就传来刀剑撕裂空气身,张卫道脚尖点地后跳,还是感觉被刮到了一下。
  身上的金甲符一阵颤动,里面的道力消耗了三分之一,张卫道暗自心惊,这攻击力有点猛了。赶紧取出双手大剑就是一记横扫,顿时把一个手持长刀的兽人打出身形。看那精瘦但充满力量的绿色身影,再加上那把标志性的长刀,张卫道立刻明白是碰上兽人剑圣了。
  剑圣匆忙间用武器格挡住了横扫,但还是被剑身上传来的震的手臂发麻。在张卫道连绵不断的持续攻击下,很快就被打落了长刀。剑圣开启疾风步转身就跑,被张卫道一个冲撞撞倒在地,还没等他爬起来,就被一个突刺挑在大剑上。
  张卫道意外的看着垂死的剑圣,转动手中大剑一震,随后甩下气绝的剑圣尸体。想了想又拎起剑圣的尸体,留下原地一滩血迹,向关卡方向飞奔而去。沿途留下足够敌人追踪的痕迹,临近关卡时并不进入,穿过大路继续往东边跑去。
  很快来到靠近闪金镇的水晶湖畔,张卫道取出兽人剑圣的尸体丢在湖边,还在旁边弄出较为明显的痕迹。
  这样一来兽人找到这边,就会认为是鱼人做的,挑起兽人和鱼人的冲突就再好不过了。扫视了一下艾尔文森林有名的大湖,发现湖面已经出现了一点动静,看来鱼人已经闻到血腥味上钩了。
  张卫道小心的往闪金镇方向摸去,沿途制造出一些痕迹,做出从水晶湖方向过来的明显痕迹。这是要再加上一道保险,防止粗心的兽人没发现剑圣失踪。栽赃嫁祸什么的是必须执行到底的,可不能让尊贵的兽人剑圣白死啊!
  小心翼翼的靠近闪金镇,果然不出张卫道所料,这个昔日艾尔文森林里最大的城镇,已经变成兽人的大本营。此时正有源源不断的兽人伤兵从前线撤下来,运送到这边医治养伤,也有后备兵力出发前往暴风城。
  这个繁华的人类城镇里面乌烟瘴气,到处都是战备物资或正在修理的武器装备,还有这一堆那一堆正在养伤的兽人伤兵。
  张卫道观察了一会,找到一个防备最薄弱的位置,冲进去将几个还没反应过来的伤兵砍倒。由于周围都有障碍物遮挡视野,加上城镇内又比较混乱,张卫道轻易的拖走一个还没死透的兽人。
  离开时故意留下一地挣扎的痕迹,顺着来时制造的痕迹原路返回,这就是妥妥的鱼人偷袭抓走伤兵,而且兽人剑圣也被击杀的场面。
  将毫无反抗之力的兽人伤兵拎到湖边,此时湖边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只残留了一地的皮甲和衣物碎片。张卫道一甩手就把垂死的兽人丢到湖边,然后跃上大树从高处离开了,这飞檐走壁的轻身功法来去无踪,兽人是绝对追踪不到的。
  反正这偷袭兽人的锅鱼人是背定了,兽人拿水里的鱼人是没办法的,真要惹恼了鱼人,时不时上岸骚扰,绝对够兽人喝一壶的。
  挑起了兽人和鱼人的冲突,张卫道一路在大树枝干之间腾跃,来到关卡下方,踏着粗糙的墙面两下就上去了。城墙上的狗头人卫兵听到动静举起武器,看到是张卫道时又放松下来,张卫道让他们明天开始不用再来了,给他们换个地方放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