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二十八章 暴风城之战3

  这时张卫道注意到双方将领登场,从口型看上去是在隔着河骂街,但是隔着好几公里也听不到声音,只能靠天眼来观看这场双方首领会面。人类一方是一个谢顶的中老年大叔,那灰白斑驳的头发,代表他已经快要步入老年人行列。
  看这样貌和右肩甲上的雄狮外观,张卫道断定这就是暴风王国大元帅安度因·洛萨,那身盔甲怎么看都是大元帅盔甲。兽人一方的首领就更明显了,手持一把放大版的雷神之锤,穿着黑色板甲的棕黑色兽人,一看就知道是奥格瑞玛·毁灭之锤大酋长。
  此时洛萨正满脸愤怒的咒骂着什么,而河对岸的奥格瑞姆挥舞着大锤子比划着,张卫道估计是在为了兽人刺杀暴风国王的事情争吵。
  洛萨正在痛斥奥格瑞姆派间谍暗杀国王,而奥格瑞姆则表示古尔丹才是刺杀的主谋,两个人互相争执不下估计没少骂战,可是又都奈何不了对方。
  互相一番言语交锋后,双方彻底收兵回营了,战斗表面上是暂时收场了,各自退回桥后面的临时工事和建筑里休息。但是张卫道很清晰的分辨出阴影中潜伏的刺客,这双方的刺客夜间的交锋肯定不会少。
  张卫道扫视几个城区,兽人占据的交易区一片狼藉,兽人战死的士兵尸体集中在空地上,粗略估计了一下有一千具左右。而白天城破战死的人类尸体都不见了,张卫道扫视了一眼食人魔驻扎区域后,赶紧挪开视线不再看那场面。
  虽然对食人魔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见它们锅里的人类肢体还是很震惊。张卫道暗自下定决心,食人魔这个真正罪恶的种族必须被灭族,决不能容纳如此野蛮的种族存活在世界上。
  其实食人这种野蛮行为很多种族都有,但是都是生存需要才会这样,就连巨魔这种号称食人妖的种族,也主要是用于宗教血祭。食人魔这种只爱吃智慧生物的种族,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所以它们举族灭绝的命运也就注定了。
  当张卫道郑重的指天发誓,有生之年必定灭绝所有进入艾泽拉斯的食人魔时,照射在他身上的月光为之一亮。今天天上的月亮正是白女士,看来月神很赞同张卫道灭绝食人魔的誓言。
  很快皎洁的月光传输过来一股神秘力量,张卫道感觉夜视效果又提升了,身体也感觉轻松了好多,看来身体敏捷性被顺便改善了。
  很快月神的赐福就结束了,张卫道对着月亮拱手作揖表示感谢,随后又开始打量其他几个城区。悬崖下面这两个城区应该分别是军事和武备区,军营和铁匠铺的特征很明显,尤其是铁匠铺那个城区烟囱林立乌烟瘴气。
  这两个城区又被暴风要塞连接从侧面连接,暴风要塞是国王居住的地方。暴风要塞是一个完整的城堡,背靠着高耸的山壁易守难攻。
  兽人占据的交易区正对着大教堂区域,交易区左边又是法师区,这完全就是把兽人三面包围住,而且几个城区还是互相连通的,兽人要不是人数和实力都占绝对优势,还真别想彻底打下来。
  这十几万兽人大军要是放在平原上,足以击败一百万人类士兵,当然前提是人类不使用魔法和防御设施。人类的魔法力量还是比较强的,能守城这么久全靠法师和牧师的帮助。
  从几个城区摆放的人类士兵尸体数量可以看出,一个兽人士兵可以交换掉三四个人类士兵,这还是有法师牧师帮助的情况下。
  白天张卫道就亲眼看到兽人一斧子下去,就把人类士兵砍倒了,要不是盾牌挡着直接就是秒杀。兽人的身体宽度几乎是张卫道的一倍,胳膊比张卫道的大腿还粗。兽人士兵不管是力量还是耐力,都远远超过人类士兵。
  按照阶位来划分,兽人士兵普遍在四到五阶左右,而人类士兵只有二到三阶之间,双方几乎有一倍的实力差距。这是先天上的种族差距,只有那些有良好资源和指导的贵族骑士,才能正面和兽人抗衡,兽人这种膀大腰圆的体格,作战时的优势太大了。
  人类和兽人体格上的差距,不是靠一小部分贵族骑士能弥补的,所以白天张卫道看到的,是那些贵族骑士到处救场,但是人类士兵的伤亡还是居高不下。
  还好这支大军的术士,一开始就被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大清洗掉了。要是有术士的帮助攻城时会更顺利,那漫天飞舞的暗影箭和坠落的地狱火就是噩梦。不过历史没有这么多假设,毁灭之锤趁古尔丹这个恶魔的代言人昏迷时,单挑杀了他的傀儡大酋长。
  然后当上了大酋长立刻清洗古尔丹的爪牙,把所有的术士几乎全部杀掉。只留下几个食人魔术士靠着种族庇护保住性命,术士们组成的影子议会也已经名存实亡了,几个术士也翻不起大浪来,还没施法就被法师直接法术反制憋住。
  推演了一下战场战况和双方实力,张卫道得出暴风城最多还能撑上十天,毕竟只有十多万军队了。这每天的战损这么大,一旦人员撤离的差不多时,前线的防御肯定会崩盘的。远处海港边上源源不断的有平民被送走,这就是防线上士兵坚守的动力。
  一旦有一半以上平民撤离,这些士兵绝对不会再死守,肯定会逐步撤退收缩防守范围。等人撤的差不多时,留下一部分勇于牺牲的死士坚守,然后剩余的士兵上船跑路。这些心怀死志的死士们会动用任何手段,争取多拉一些兽人士兵下地狱,让战友们增加成功撤离的几率。
  张卫道这军事迷从网上看了很多的军事知识,对这战争如何进行还是很有心得的。推演一下战争进程完全没有问题,毕竟守城和攻城都是固定死的,正常情况下没有任何的捷径。得出战争进度后张卫道心情沉重的走出哨所,翻越高低起伏的山路回到自家哨所内。
  一路上感觉身体的协调性提高了很多,看来这次赐福提升的幅度那是相当的大。现在黑暗中都可以看清地上的小石头,以前只是能看到地上有东西,这以后晚上找东西再也不用点灯了。
  和哨所内的狗头人卫兵描述了一下暴风城的战况,叮嘱他们要经常使用望远镜侦查城内战争进度,战争进度有变化及时前来汇报后,随后踏上悬浮平台回到了修道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