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六十章 西部荒野之战1

  老瞎眼满脸凝重的问穆克,“好奇怪啊!对面这一万兽人可不是什么软脚虾,为何这个人类却这么有信心?”
  “这要是换了您一次又一次的击败兽人,也会这么有信心的哦!”穆克感叹着回答老瞎眼的疑问,“我和他联手攻击兽人两回都是完胜,手下士兵损失只有几十个,却消灭了好几千的兽人。”
  老瞎眼听了穆克的解释瞬间服气了,虽说他也时常去袭击兽人的军队。但那是依仗个人武力袭击小股驻军,带领大部队和兽人全面开战还真没有。
  本身鱼人打仗都是一窝蜂乱冲,指挥他们冲锋完了就没法控制了,遇到强敌很快就乱成一锅粥。行动时老瞎眼都只带几个高手出动,出现危险也可以及时带手下跑路。
  心中估算了一下自己屡次出手袭击兽人的胜率,老瞎眼的心灵受到了成吨的打击,垂头丧气的走下了城墙,这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啊!
  城墙上穆克盯着监视兽人营地的法术影像,不停的施法切换位置进行全方位获取敌人资料。虽然刚才和老瞎眼吹嘘自己前一阵的战绩,可那都是和不是成建制的兽人军队作战。
  现在这种上万人规模的完整兽人军团,光是使用法术远程监控都有点心惊,这一万兽人步兵足以正面击败五万鱼人士兵。穆克把兽人的情况全方位探查了一番,随后就去找张卫道商议军情去了。
  晚上一群鱼人刺客讨论着张卫道讲的故事,三三两两的来到城墙上潜伏下来,有的则是去山上进行巡视,防止兽人方面派出刺客来偷袭。
  尤其是那六门打捞上来的舰炮,更是派遣了三个刺客守在那里,后方和左右各潜伏了一个刺客。周围巡视的刺客也是以舰炮阵地做为必经路线,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赶过来支援,兽人刺客要是来偷袭绝对一抓一个准。
  深沉的夜色中一切都沉寂下来,只剩下城墙和矿山上来回巡视的卫兵走动的声音。对面的兽人营盘中则是火光通明守卫森严,看来是被大量鱼人刺客的骚扰搞怕了。
  张卫道盘坐在矿山顶上临时挖成的石室内,石室的洞口正对着南边的兽人营地,方便随时查看对面的兽人有什么异动。
  眼看对面营地没什么特别情况,张卫道闭上眼运转功法修炼了起来。小灰则是趴在洞口处的月光下睡觉,顺便给张卫道守门进行护法,以便第一时间挡住可能来偷袭的闯入者。
  凌晨天空刚有点蒙蒙亮时,张卫道已经准时睁眼醒来,强大的自制力控制下,生物钟唤醒的相当准时。张卫道走出石室巡查了一圈,此时守夜的普通士兵已经昏昏欲睡,鱼人刺客们却还是精神很好的潜伏着。职业者和普通士兵确实没法比较,体力精神耐力各方面的差距都很大。
  张卫道敲响了集结的钟声,很快士兵们开始陆续从矿洞里出来集合,山壁上开凿的食堂也开始生火做饭。很快整座矿山就开始热闹了起来,热身操练的声音伴随着袅袅炊烟飘荡。远处的兽人营地却仍是一片寂静,看样子是还在睡觉不愿意早起。
  炮兵们正在整理炮弹擦拭炮管,张卫道指了一下远处的兽人营地,让炮兵们调试最大仰角给对面来一轮,呼啸而出的炮弹飞行了两公里后砸在地上。
  虽然距离兽人营地还有很远距离,但是兽人守夜的士兵瞬间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击鼓唤醒沉睡的士兵。兽人们鸡飞狗跳的闹腾一通后才恢复正常,营地里也开始冒出炊烟准备早饭了,纪律方面这支军团差了不少。
  炮兵们试射了一轮后把角度复位,这炮弹一千米内还能保证偏差不大,刚才极限射程下的炮弹偏差都不能看,也就给兽人听个响吓他们一跳。
  士兵们吃完早饭后陆续开始进入防御位置,此时兽人那边还在乱哄哄的吃早饭,这边士兵有充足的时间准备防御工作。灰瓶和火油都在安全位置放好,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完后,对面兽人也开始陆续出营准备进攻了。
  只见对面的兽人军队虽然纪律不咋的,但是在头目的吆喝打骂下还是排列出了松散的阵型,随后开始小跑着向矿洞杀来。
  看来这支兽人军团虽然没有丰富的攻城经验,但是基本的攻城战常识还是有的,没有傻呵呵的挤成一团挨炮轰。这松散杂乱的阵型让炮弹的杀伤降到最低,也能有效的减少远程的伤害,能给城墙防守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而冲锋死士后面跟着的云梯车一旦成功搭上城墙,源源不断的兽人步兵就可以很快冲上城墙,绝对不存在电影里那种挑翻云梯逆转战局的情况。
  前不久暴风城突然很快被攻破,就是被这些攻城武器搭上了城头,大量的高端战力抢占了城墙导致战败。不过张卫道这边毫不担心这种情况发生,己方的高端战力并不逊色城下的兽人,还有不少鱼人的各种施法者进行支援。
  对面兽人踏入一千米范围时,炮兵阵地上加罗恩放下望远镜一挥手,早就调试好的六门大炮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六枚滚烫的铁球朝着远处的兽人飞去,然而炮弹落地没有砸到兽人。
  正当兽人们为没人被铁球砸到而感到惊喜,接下来铁球开始翻滚时惨烈的景象出现了,挡在铁球前进路线上的兽人瞬间被撕成碎片,留下一地肉泥和残肢断臂。每个铁球都至少碾碎了十来个兽人步兵,这还是兽人的阵型稀疏有闪避空间,才只是死了一些反应慢的士兵。
  就算这微不足道的伤亡,仍然把那些兽人步兵吓的一愣,被老式实心炮弹碾压的下场实在是太惨烈了。那些瞬间被碾碎死去的士兵还好,那些被蹭了一下后支离破碎又没有断气才叫惨。
  这救也救不活,而暂时还死不掉才是真的惨啊!周围的兽人步兵慌乱了好一阵,总算有比较机灵的兽人上前解除了重伤员的痛苦,这又打击了己方的士气。
  这一轮炮击把兽人大军的攻势打击的停顿了一下,兽人督军赶紧指挥那些高级战士分散到阵线上,尽量拦截下那些铁球减轻杀伤力。要不然士兵们再被这么轰上几轮,士气一旦降到一定程度,绝对还没摸到城墙就四散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