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 第八十二章 局部放血战术

  张卫道要是胆敢把夜色镇打下来,把大沼泽通往前线的路线,直接给截断掉,断绝了前线大军的补给。
  居住在大沼泽里的兽人部落,很快就会集结出一支大部队进行反扑,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一旦到了被兽人全面反扑的境地,最终人类和豺狼人就只能被赶下海,那时可就彻底完蛋了。
  现有的那些船只也就载个几千上万人,根本就不够把所有人都接走的。
  就连鱼人也不能长时间不上岸,他们也需要在岛屿或海岸上休息,和纯粹的水中生物区别很大的。
  所以能安稳的在西部荒野站住脚跟,把战争烈度维持在一定程度,不引来兽人大军的主动进攻就可以了。
  借助那四通八达的宽阔河道,把兽人彻底隔绝在艾尔文森林和西部荒野之外,这已经是张卫道谋划的最好的局面了。
  没看到连防御强大的暴风城,都被兽人大军攻破了!那可是拥有二十多万士兵,还有不少强大施法者的王国。
  然而如此强大的实力,却在守城战中被兽人彻底击垮。张卫道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些兽人,每次攻击都是占尽天时地利。
  并且专打那些兽人守备部队,这样才能保持不败的战绩,毕竟打仗就是为了胜利嘛!
  张卫道充分贯彻扬长避短,攻其不备的战略思想,骚扰兽人的补给路线,但又不把兽人逼得太狠。
  逐步收复被兽人占领的土地,又保持在不触发兽人大军反扑的底线,争取一切能发展壮大的资源。
  收拾完桌上制作符箓的工具,张卫道并没有立刻打坐恢复消耗的真气,而是开始谋划起进一步削弱兽人力量的计划。
  虽然暮色森林的兽人守军被刺客们杀掉不少,但是盘踞在夜色镇的兽人守军数量还是很多,而且还有后方源源不断的补充。
  要是贸然前去围攻,绝对会陷入无休止的拉锯战之中。
  张卫道要考虑的是,尽量让兽人守军变成瞎子,这样就可以不用担心他们的反扑,可以在森林里自由的搜索有用物资。
  那些可以制作符箓的世界之树叶子,一张都不能少,如此重要的可再生资源收集地,必须掌握在己方势力的控制范围内。
  定下了加强控制暮色森林的方针,张卫道站起身来,踩着吱嘎作响的木质楼梯上了二楼。
  挑了一间朝东的房间,取出蒲团盘坐在上面,开始打坐恢复消耗的真气。
  如今的真气总量虽然增加很多,但是制作符箓的真气消耗却也相应增加,才制作了十几张符箓,就把真气消耗的差不多了。
  这也是符箓无法大量供应士兵的原因,攒上几个月都不够支撑一场大战的。
  所以张卫道尽量倚重火器来杀伤敌人,直到把敌人削弱的差不多才短兵相接。
  这种典型的现代战术思想,开战时火炮摧残敌军,随后坦克和步兵进行冲击。
  也就是欺负兽人的披甲率很低,要是兽人大军全身重装,那就是面临着一群人形坦克的冲击了。
  打坐运转功法一个大周天后,感觉丹田内真气恢复到九成以上,张卫道缓缓收功停止打坐。
  起身推开工匠们修缮一新的窗户,透过魔法形成的黑暗天幕,可以看到外面的天色也已经黯淡,看来太阳下山已经很久了。
  张卫道看到外面还在忙碌的狗头人和豺狼人,这些勤快的家伙干了一下午的活了,也不知道算一下时间。
  张卫道把右手伸到窗户外面,体内的圣光之力凝聚到手掌上,金色的光芒越来越明亮。
  很快那亮到刺眼的金色光芒,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豺狼人和狗头人都纷纷停下手头的工作看过来,看明白是收工的手势后,众人收拾一下开始返回。
  就在居住区内修缮房屋的狗头人工匠开始准备食物,反正有现成的烤肉只需要加热一下,众人一顿狼吞虎咽吃了个痛快。
  饭后众人围坐一团吱吱喳喳的吹牛,也有豺狼人在听狗头人讲那些经典的三国故事。
  这些狗头人跟随张卫道最久,几乎所有三国故事都已经听全了,所以现在张卫道都让他们代劳了。
  这种文化输出也不需要都亲力亲为,让他们一层层传播下去就可以了。
  这些狗头人对待故事也是相当认真,还经常互相印证自己记下的故事有无错误,确保故事不会传播到最后变味了。
  为此狗头人们还把三国演义刻在石板上,这样就不用担心有遗漏的地方了,那些石板还请张卫道校对过,内容方面没什么偏差。
  随着夜色的越发深沉,居住区内的喧闹逐渐平息下去,只留下守夜哨兵的细微脚步声。
  明面上巡逻的哨兵加上潜伏在窗后的暗哨,整个居住区的防卫连老鼠都跑不进来。这暮色森林可不是安全的大后方,防卫工作是必须做到位的。
  漫长的夜晚随着守卫敲响的钟声结束了,这是张卫道针对暮色森林内,分不清白天黑夜而准备的。
  守夜的哨兵会点燃焚香,以此来进行准确的计时,时间到了就唤醒众人。
  这只有黑夜和更深沉黑夜的森林,连张卫道都被蒙蔽了,直到听见催促起床的钟声,才从睡眠状态清醒过来。
  张卫道打开窗户运转神通,看透笼罩森林的黑暗天幕,果然外界已经是白天了,看太阳的位置都有七八点的样子。
  正当众人吃完早饭准备开工,克罗格正好带着猎手和药剂师赶来,张卫道整合了队伍后,浩浩荡荡的沿着昨天探索的路线前进。
  张卫道路上和大头目们介绍他昨天设定的战术,简单的说就是吸引夜色镇内守军出来送死,能引出来多少就杀多少。
  逐渐把镇子里兽人守军的热血给消磨掉,就像给那些快要爆血管的患者放血治疗一样。
  争取能把守军内脾气暴躁的都干掉,这样就再也不会有兽人出来搞事情了。
  一路上时不时有药剂师离队去采药或寻宝,这也是张卫道找他们过来的初衷,也不用去担心他们被野兽袭击。
  看他们挂在腰旁的狼牙棒就知道,这些施法者绝对能一棒敲死一头猛兽。沿途也时不时有野兽被火枪击倒,寂静的森林里时不时有清脆的枪声回荡。
  大部队行进的路上搜刮的干干净净,连一棵药草一只兔子都没漏过。一路上很随意的游猎行为,在靠近夜色镇时终于得到约束。
  众人开始小心的靠近夜色镇外围,占据镇外的有利地形,开始准备实施张卫道交待的放血战术。吸引营地内的兽人出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