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章 县衙命案

  夜空如洗,繁星点缀。
  大奉京城最高建筑,观星楼,司天监的办公地点。
  黄裙少女步履轻盈的攀登而上,经过第七层时,听见丹室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
  一群穿白衣的炼金术师,争吵的面红耳赤。
  “为什么又失败了?明明是这么简单的步骤。”
  “我说过了,肯定是盐的剂量不对。”
  “不,我觉得是水。”
  “是火吧?刚才我看到万师兄把盐给燃沸了。”
  “太难了,盐变银子的炼金法术太难了,我不会啊。”
  名叫采薇的黄裙少女嘴角抽了抽,嘀咕道:“这群人竟然还在炼假银子。”
  两天前,她把盐变银子的事迹带回司天监,师兄们开始不信。
  盐能变成银子?
  三岁稚童都不信。
  但很快,税银案告破,陛下觉得假银子威力极大,颇为神异,责令钦天监炼制假银。
  于是,钦天监的炼金术师们开始了爆肝的工作,没日没夜的投入到996的福报中。
  从两天前,一直肝到现在,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采薇,是采薇师妹。”有人兴奋的喊了一声。
  瞬间,一张张憔悴的脸转过来,一双双眼睛骤放精光。
  “采薇师妹,这假银子到底是如何炼出来的。”
  “采薇师妹,快过来帮我看看,是不是步骤出了问题?你是唯一一个成功炼制出假银的人。”
  把黄裙少女团团围住。
  褚采薇只好进入丹室,观看师兄们炼制假银的过程。
  “又失败了!”一位现场操作的白衣炼金术师哀叹。
  “采薇师妹,是哪里出问题了?”众白衣摆出虚心求教的姿态。
  没有问题啊,我当初也是这么炼制的....褚采薇沉吟道:“此乃上古流传的炼金术,深奥晦涩,不是说学会就学会的,需深入浅出的授业,方能根深蒂固。我传授诸位师兄一句口诀,切记切记。”
  师兄们摆出倾听姿态。
  “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褚采薇气运丹田,一字一句,吐出了这个了不起的口诀。
  “此诀和解呀?”师兄们不明觉厉,每个字都听懂了,组合在一起就懵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褚采薇故作高深的微笑不语。
  “奇才,奇才,写出此口诀的人,真乃炼金术的奇才。”一位白衣师兄感慨道。
  奇才在哪里啊,师兄你别胡思乱想!褚采薇笑容不变。
  “采薇师妹,这口诀是何人告诉你的。师妹是不是遇到了炼金术的高人,得其指点?”
  褚采薇心说,问得好!把锅轻飘飘的甩了出去。
  “那人叫许七安,御刀营七品绿袍许平志的侄子,你们找他便是了。”
  一听是个武夫,白衣们不高兴了。
  “笑话,我堂堂司天监,人才济济,炼制假银还要找外人?”
  “而且还是个武夫。”
  “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
  根据修行体系不同,形成了几条非常有意思的鄙视链。
  道门看不起佛门,佛门反鄙之。
  术士看不起巫师,巫师看不起蛊师,蛊师又看不起术士。
  然后,道佛术士巫师和蛊师,一起看不起武夫。
  至于儒家,对不起,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不过近代儒家已经衰弱了。
  “采薇师妹,你来指导我们吧。”
  采薇‘呵’了一声:“下次一定!”
  她从白衣师兄群里硬挤出去,继续拾阶而上。
  其实,她也不懂。
  上次在府衙,一气呵成的炼成假银,事后采薇私底下又尝试了一次,失败了。
  完全复制了之前的过程,但就是失败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观星楼的楼顶,不是正常的檐顶,而是一个八角形的平台,暗合八卦。
  因此被称为八卦台。
  八卦台的边缘,一个白衣老者,伏在案前,手里捏着酒杯,另一手拄着脑袋,似醉非醉,望着下方的京城。
  黄裙少女识趣的没有打扰,师尊平日里不做正事,就喜欢坐在八卦台喝酒,看风景。
  还不喜有人打扰。
  拈杯酒眯着眼,说专心看人间。
  “采薇来了?”白衣老者笑道。
  “师父。”黄裙少女绽放笑容,小跑着过来,站在八卦边缘,裙裾飞扬。
  “皇帝老儿有什么奖赏?”
  “几百两银子,几匹绸缎。”黄裙少女说:“师父,假银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师不知呀。”
  “世上还有师父不知道的东西?”
  “太多太多。”白衣老者笑呵呵道:“师父不知道十九年前那几个小偷去了哪里。”
  “您总说十九年前的小贼可恨,可也不告诉我,他们是谁,偷走了什么。”
  白衣老者起身,站在八角台边缘,唉声叹气:“偷走的东西了不得啊。”
  “那您知道假银子是谁炼制的吗。”司天监是术士体系的发源地,天底下的炼金术师,即使不是出身司天监,也必定和司天监有渊源。
  税银案背后,有一个炼金术师参与其中,且炼出了这种奇物,绝非泛泛之辈。
  “为师自然是知道的。”
  .......
  小院,正屋。
  许七安躺在床上,借着窗外透进来的皓月,直愣愣的盯着纵横交错的房梁。
  他在为自己的前程担忧,有些惶恐茫然,又有些热血沸腾。
  凭我身为九年制义务教育出产的优质品,脑子里的知识全是挂。
  轻易就能在落后的君主制社会里脱颖而出,成为最秀的一枝花。
  然而,皇权至上的社会,往往意味着人权无法保障,今天会所嫩模,明天充军流放。
  这是让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会倍感忧愁的现象。
  想着想着,许七安便睡着了,醒来时天光大亮,他穿好玄色公差服,系好腰带,束好长发,再把朴刀挂在腰间。
  身姿笔挺,阳刚俊朗。
  不得不承认,古代的服装对颜值和气质都有加成,就是上厕所时太麻烦了。
  翻墙到二叔家蹭了顿早餐,叔侄俩一起出门上班,许平志官复原职,一切照旧。
  长乐县衙是京城的附郭县,衙门就在城里,距离许宅有六七里的路程,许七安没有马,也没马车,只好乘着11号公交车,两刻钟就到了县衙。
  长乐县衙坐北朝南,门口两尊与人等高的石狮子,红棕漆的大门两侧,摆着油漆剥落的大鼓。
  县衙的结构很值得说道,最大的当然是知县,叫做主官,他有两个副手,一个是县丞,一个是主簿。
  这三位是有品级的朝廷命官,搁在许七安那个年代,就是有编制的。
  三位朝廷命官之下,是典史,又称首领官。
  但没有品级,不入流。
  接着是三班六房:三班是皂班、快班、壮班,负责仪仗、治安、缉捕之类;而六房对应朝廷六部。
  许七安就是快班里的差役,明间称为捕快。
  进了衙门,恰好典吏在点卯,站在堂前的李典史看见了腰胯朴刀的许七安,愣了愣。
  那表情,仿佛青天白日见了鬼。
  衙役们察觉到领导神色不对,纷纷转头看来,然后,也是同款的见鬼表情。
  “许,许七安,你是人是鬼?!”有人颤声道。
  李典史注意到许七安投在地面的影子,心里微松,语气镇定:“公堂之上说什么胡话,鬼有影子吗?”
  众人闻言,齐齐松了口气。
  许七安想了想,接茬:“说不得是行尸走肉。”
  李典史大惊,众衙役心里一紧。
  许七安连忙抱拳:“开个玩笑,见过典史大人,诸位同僚,我出狱了。”
  李典史问道:“怎么回事?”
  许家因为税银案入狱,他们是听说了的。
  “自然是将功赎罪,戴罪立功,圣上宽容,赦免了许家的罪责。”许七安当即把事儿又复述了一遍,但把功劳推给了二叔,并取出京兆府衙门给的凭证。
  同时心里也有数了,虽说税银已经找到,但判决还没下来,也就是说税银失踪案还没有尘埃落定,毕竟得走流程,没那么快。
  因此,长乐县衙的这伙衙役还不知道此事。
  点卯结束,几个相熟的捕快立刻凑上来,道贺恭喜。
  “宁宴,你可得请客喝酒。”
  在这个时代,称呼友人,用字不用名。自我介绍时,用名不用字。
  “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得请客。”
  “我听说临水街那家勾栏,新买了一批清倌人,宁宴,今晚与咱们一起去?”
  请客喝酒倒是可以,睡女人还要我请,过分了....许七安刚想推脱说没钱,忽然脚下踩到了硬疙瘩,低头一看,竟是一粒碎银。
  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立刻踩住,不动声色,假装看四处的风景。
  等众人走前几步,许七安快速低头捡起,面不改色的收入钱囊。
  走过长廊,在西侧的偏厅坐了几分钟后,李典史脸色阴沉的进来了,望向王捕头:“老王,县令老爷让我们去一趟内堂。”
  王捕头脸色一苦,闷不吭声的出去了。
  许七安目送王捕头的背影消失,问道:“怎么回事,头儿的脸色不太好看。”
  “你蹲大狱这几天,康平街出了一起命案,死的是一个颇有钱势的商贾,县令老爷大发雷霆,每天都要逮着王捕头痛骂。”
  “只是死了个商贾,县令老爷没必要大发雷霆吧。”许七安嗑着瓜子。
  自古人命皆是大案,但身为京城附郭县的县令,从五品,不至于这般。
  “呵,那商贾和给事中的某位大人沾亲带故的关系,想来是那边给了压力。”那衙役说:“而且,今年是庚子年啊。”
  “庚子年?”许七安没反应过来。
  “京察!”衙役点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