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奉打更人 > 第二十三章 刑部缉拿人犯

  许七安刚踏入县衙,便听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哥....”
  正是穿浅碧罗衣,亭亭玉立的许玲月,她秀美白皙的脸庞残留着泪痕,眼圈红肿,宛如一朵惹人怜爱的小花。
  身边不见许铃音,大概在偏厅没让过来。
  许七安微微颔首,给她一个镇定的眼神。
  早已收到消息的朱县令高坐桌案前,见到众衙役押着一群人进来,看清那位满面怒火的锦衣公子。
  老朱吓了一跳,急匆匆的起身迎来。
  “哎呦,这不是周公子吗,周侍郎可好?”
  锦衣公子猛的挥袖,把朱县令逼开,指着许七安,恶狠狠道:“此人当街行凶,欲杀我,速速将他拿下。”
  “言重了,言重了....”朱县令陪着笑脸,扭头,满脸怒容的喝道:“快手许七安,还不滚过来。”
  许七安硬着头皮迎上去。
  “混账东西,连户部侍郎周大人的公子也敢打,你有几个脑子啊你。”朱县令飞起一脚踢在许七安身上,一转头,又是一脸舔狗笑容:
  “周公子,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自家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一个小人物计较。”
  人群外,许玲月望着堂兄因为自己被责难,泪珠滚滚,比寻常女子更挺更精致的琼鼻哭的通红。
  户部侍郎的公子....许七安心里一沉。
  在大奉王朝官场,一位官员的能量有多大,看的不是品级,而是背景和权力。
  一二品官员有很多,但真正站在权力巅峰的其实就一小撮人。
  六部的尚书和侍郎就在此列。
  打了户部侍郎的儿子,这事儿闹大了。
  “少特么给我来这套,你不抓人是吧,我自己动手。”周公子大手一挥,命令扈从:“把这小子给我抓了。”
  他就不信,在县衙里,这小子还敢反抗行凶。
  朱县令喝道:“谁敢在县衙内施暴,格杀勿论。”
  三班衙役冲了出来,抽出朴刀,架在刚要动手的扈从脖子上。
  白役则持棍戒备。
  “姓朱的,你敢动我的人?”周公子指着朱县令的鼻子破口大骂。
  “周公子不要误会,本官是朝廷命官,按规矩办事而已。”朱县令依旧是舔狗笑容,摸了把脸上的唾沫星子:
  “本官这里有一份讼书,状告公子您纵马行凶,霸凌良家女子。状告人是许玲月。”
  这是朱县令早就准备好的手段,倘若对方只是寻常衙内,朱县令就想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是怎么都没想到,事主是户部侍郎的公子。
  周公子“呵”了一声,“纵马行凶,伤到谁了?霸凌良家女子,姓朱的你上街问问,我有动这个女人一根手指头?”
  “那许是这女人认错了人。”朱县令笑呵呵的把讼书收回袖中。
  糟糕,朱县令搞不定,我得想办法自救,实在不行就跑路了....但肯定会连累二叔一家。许七安有些急,在这年代,只有官二代能对付官二代,他的段位和人家差太多了。
  别说是他,就算是二叔,一个御刀卫的百户,在户部侍郎面前算什么?
  什么都不是。
  至于后悔,没有,刀架在脖子上,难道任人宰割?
  念头急转间,他看见周公子的一名扈从离开了县衙,而朱县令没有阻止。
  许七安心又凉了几分,走到王捕头身边,低声道:“头儿,兄弟我今天在劫难逃了,有件事想拜托你。”
  王捕头沉默了一下,低声说:“你说。”
  这一个月来,他和许七安的关系突飞猛进,天天去勾栏耍,一起喝花酒,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你先借我一两银子。”
  王捕头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把碎银,不到一两。
  许七安接过碎银揣兜里,这才说道:“头儿你骑马速去我家,到我床边的柜子里取一本书,一本蓝皮书,记住不要拿错了。”
  日记是浅黄色的封皮。
  “你拿了书之后,立刻去司天监,找一位叫采薇的姑娘,帮我捎一句话:许七安有难,速救。”
  司天监?!王捕头一脸踌躇,“那地方岂是我这种人能去。”
  让他进司天监,就相当于让普通人进皇宫,连靠近的胆儿都没有。
  许七安就知道是这样,低声道:“我要出了事,这些银子可就没人还你了。”
  王捕头瞪大眼睛。
  “帮我办成这件事,下个月的俸禄全归头儿你。”
  “许七安你大爷的。”王捕头骂骂咧咧的冲出了县衙。
  ......
  许平志收到通知,从同僚那里借了马匹,快马加鞭的赶到长乐县衙门。
  踏入门槛,进入公堂,首先看见哭的不停颤抖的女儿,紧接着是剑拔弩张的衙役和扈从。
  许平志收回目光,来到女儿面前,脸色严肃的问:“怎么回事?”
  许玲月就像看到了救星,哭的更凶了,抽抽噎噎的把发生的事告诉父亲。
  当听到周侍郎的公子扬起马蹄践踏幼女时,他的眼角跳了跳,脸色愈发阴沉。
  “要不是大哥,铃音就没了,呜呜...”
  宁宴....许平志望着侄儿的身影,闭上平静了几秒,低声道:“你去偏厅看好铃音,不要出来。”
  看着女儿小跑的背影消失,许平志沉默的上前,盯着锦衣公子:“周公子,此事能了吗?”
  锦衣公子对上他的眼睛,仿佛感受到了宛如实质的杀意,想起许七安在街上说过的话。
  喉咙里的狂言怎么都挤不出来。
  “许百户好大的官威,怎么,我家公子要是不罢休,你还想血溅五步?”
  一名穿着蓝色长褂,袖口和领口有着金色滚边,腰悬玉佩的老者从县衙大门进来。
  他头发白多黑少,脸庞清瘦,目光锐利的像是藏着针。
  刚出声时还在门口,说完时,人已经到了公堂。
  “陈叔。”锦衣公子大喜过望。
  “少爷怎么伤成这样,是哪个该死的畜生动的手。老奴看着少爷长大,那是一丁点的伤就心疼的紧的。”
  老者看见锦衣公子凝固着血痂的耳垂,又心疼又愤怒。
  “我几次三番与老爷说了,给你配一名练气境的高手,他总是以你喜欢惹是生非为由拒绝。”
  “惹是生非又如何?别人吃亏,总好过少爷你吃亏。”
  感觉自己被一股气机锁定,许平志如坠冰窖,脊背像是有蛇爬过,他有种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感觉。
  类似的感受,在战场厮杀时常常会有,这让他不敢动弹一下。
  这个老者是炼神境的高手。
  朱县令咳嗽一声:“您是....”
  “不敢!”老者不咸不淡的打断,“老夫只是周府一个老奴罢了,当不起朱大人这一声“您”。”
  “老前辈这话说的客气了。”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个道理官场老油条最清楚了,朱县令赔笑着:
  “看这事儿闹的,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京察在即,大家以和为贵,老前辈,您觉得呢?”
  老者冷笑道:“几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还影响不到老爷的京察。周府向来以德服人,一切以朝廷规章制度办事。”
  众人一开始没明白他的话,直到片刻后,杂乱又响亮的脚步声从衙门外传来。
  继而涌进来一批披坚执锐的甲士,为首的是一位穿青袍,绣白鹇的官员,目光环视,朗声道:
  “刑部缉拿人犯,闲杂人等退避,如若干涉,同罪处置。”
  顿了顿,这位青袍五品官朝周公子挤出笑脸:“这位公子,本官问你,人犯在何处啊。”
  周公子戟指许七安:“把这狗东西给我锁了。”
  青袍五品官大手一挥:“拿下。”
  甲士们冲了上去,取出枷锁,把许七安给锁住。
  “大人,我侄儿何罪之有!”许平志大急。
  “有没有罪,本官自有定夺。”青袍五品官淡淡道:“本官身为刑部郎中,想来秉公执法,一丝不苟。”
  许平志还想说话,但被朱县令死死拉住。
  “带走!”
  PS:2700字数,感觉太长了,我总是这么良心,一个不慎就会写多,得检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