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九章 送行诗

  京都郊外,绵羊亭!
  几架奢华的马车停在亭边,郊外寒风凛冽,绵绵起伏的山峦呈浅褐色。
  太阳温吞的挂着,在初冬的日子里让人感受到了一丝不逊色乃子的温暖。
  云鹿书院的紫阳居士,要出仕了。
  对于在官场日渐式微的云鹿书院而言,是极大的喜事。
  书院先生们击节而歌,学子欢欣鼓舞,都觉得扬眉吐气,出头的日子快来临了。
  亭子里,三位老者对坐饮茶,其中一人身穿紫袍,两鬓霜白,他就是这次送行的主角。
  杨恭,字子谦,号紫阳居士,元景14年的状元。次年致仕,回到云鹿书院治学,二十二年间,桃李满天下,成了天下闻名的大儒。
  他本该有更好的前程,入阁拜相不在话下,却在最鼎盛的时候黯然离开官场。对于此事,士林间众说纷坛,有人说他得罪了陛下,才不得不致仕。
  有人说他是得罪了当朝首辅,手段不如人,才灰溜溜的卷铺盖滚人。
  但不管怎么样,二十二年后,他终于又出山了。前往青州出任布政使。
  真正的封疆大吏。
  另外两位的身份同样不低,不说在云鹿书院里的地位,单是在外的名声,就不输紫阳居士。
  穿灰袍,蓄山羊须的叫李慕白,大国手,曾经号称棋道天下第一,五年前与魏渊魏公手谈三局,皆败,怒摔棋盘,从此再不下棋。
  穿蓝袍的叫张慎,兵法大家,早年所著的《兵法六疏》至今还是大奉武官、将领的必读刊物。
  是大奉唯一一位可以与魏渊相提并论的兵法大家。
  亭外站着一群送行的学子,都是云鹿书院颇具潜力的学生。
  许新年就在其中。
  “紫阳先生终于出山了,若是能得他赏识,将来我们在官场必定官运亨通。”一位相熟的同窗低声道:“辞旧,你准备好诗了吗。”
  我哥给我准备了.....而且是半首七律....许新年望着亭内,淡淡道:“潦草准备半首,永叔,你过于功利了。”
  七律诗有着严密的格律,要求诗句字数整齐划一,由八句组成,每句七个字,每两句为一联,共四联。
  许七安给他的七律只有两联。许新年饭后追问,堂哥支支吾吾的岔开话题,就是不给后两联。
  “这不是功利,学海与宦海一样,苦做舟,钻营为浆。”好友说,似乎知道许新年不擅诗词,便没有多问。
  “永叔说的没错,而今官场风气腐败,胥吏配合贪官鱼肉百姓,连年天灾,若想改变局面,心思就得活络些。”另一位学子参与话题。
  叫永叔的学子点点头,看向许新年:“你总说诗词是小道,可你文章做得再好,几十年后,谁还记得你?可诗词,是能传世的。”
  诗词就是小道,不能治国,不能利民,就是附庸风雅.....许二郎刚想这么说,考虑到自己现在正准备用附庸风雅的小道取悦老前辈,把话吞了回去,含糊的嗯了一声。
  永叔诧异的看着他,竟然没抬杠!
  大国手李慕白叹了口气:“杨兄,你当年要有他们一般的玲珑,也不会蹉跎二十余载。”
  紫阳居士笑了笑。
  “这话不对,”兵法大家张慎失笑饮茶:“杨兄野心勃勃,是在为‘立命’境铺路。”
  闻言,紫阳居士喟叹道:“终究还是被人排挤出官场了。”
  “这不是你的问题,国子监出身的那帮人,不会看着我们云鹿书院翻身的。”
  “哼,一群只知道欺上媚下,玩弄权谋的小人,两百年不到,就把天下祸害成这般模样。”
  此事涉及到一桩很有意思的历史。
  儒家起源于圣人,白鹿书院作为圣人大弟子开创的学院,自诩儒家正统。事实也是如此。
  但在两百年前,因为争国本事件,彻底被当时的皇帝所厌弃。
  恰逢此时,白鹿书院出了位叛徒,白鹿书院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那位叛徒原是白鹿书院的一位教书先生,借此机会自立门户,以‘存天理灭人欲’理念取悦皇帝,在皇帝的扶持下成立国子监,成为一代宗师。
  打那以后,国子监取代云鹿书院,成为朝廷官员的主要输送机构。
  儒家正统之争,也因此延续了两百年。
  紫阳居士沉声道:“我此去,为白鹿书院开疆拓土,奠定官场根基,但想重振书院往昔风采,我一个人是不够的,需要我等齐心协力,更需要优秀的年轻人。”
  李慕白和张慎相视一笑,后者扭头,望向亭外的学子们:“有没有人愿意赋诗一首,送一送紫阳居士?”
  “吟诗就得有彩头,不然没意思。”紫阳居士摘下腰间一枚紫玉:“博头筹者,可得玉佩。”
  玉佩紫光流转,神异非凡。
  亭外的学子眼睛齐刷刷的亮起,大儒随身玉佩,受才气洗礼,内蕴神奇,如果他们能够得到,绝对是大有裨益。
  同时,紫阳居士用紫玉做彩头,还有一层更深的寓意。
  长者随身之物,只赠晚辈和学生,也就是说,拿了这块玉佩,小老弟,你就是我的人了....我的学生了。
  “学生愿赋诗一首,为紫阳居士送行。”一位穿青色儒衫,腰环玉佩的挺拔学子,跨步而出,朝着亭子里的三位大儒拱手。
  李慕白笑道:“这是我的学生朱退之,颇有些诗才。”
  紫阳居士微笑颔首。
  待那位叫朱退之的学子吟诵了送行诗后,紫阳居士脸上笑容愈发深刻,显然是非常满意。
  “不错。”兵法大家张慎赞了一句,没有多加点评,在座的两位大儒都比他有诗才。
  但好的开端,未必有好的结尾,接下来的场面大概可以用狗尾续貂来形容。
  后边的诗词差强人意,勉强合格。
  李慕白感慨道:“自从国子监重新为圣人典籍集注,存天理灭人欲,天下学子只能拘泥于经典,埋头于词章。久而久之,便陷入了‘桎梏辞章、支离繁琐’的境地不能自拔。文章诗词再无灵性。”
  说到后面,痛心疾首起来。
  这也是儒家近代开始衰弱的原因,往前推两百年,儒家的名言是:佛门很棒,道门很赞,矮油,术士也不错。另辟蹊径的蛊师巫师也很有灵性,值得表扬....哦,粗鄙的武夫请你出去,这里是文雅人的聚会。顺便把妖族的异类一起带走。剩下在座的诸位,恕我直言,都是垃圾!
  当初的儒家就是这么吊。
  现在呢?
  各大修炼体系:怎么肥事啊,小老弟?
  儒家瑟瑟发抖:mmp。
  紫阳居士叹息一声,“罢了,不提这些。诸位学子,还有谁愿意赋诗?”
  半晌无人。
  朱退之盯着紫玉,目光炽热,觉得这是他的囊中之物。
  “先生,我有一诗。”许新年走出人群,来到亭边。
  他是特意沉默到现在,他为人低调谦逊,不想太早抛出好诗让同窗尴尬。绝对和他曾经与朱退之互相口吐芬芳没有半毛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