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奉打更人 > 第二章 妖物作祟

  许新年皱了皱眉:“你要这个干嘛。”
  我要破案....许七安沉声道:“我想知道案发经过,死也死的明白。不然我不甘心。”
  直接说破案,许新年大概会觉得他脑袋瓦特了,所以许七安换了个说法。
  毕竟原本的许七安就是又执拗又倔强的性格。
  许新年沉吟一下,道:“我看过卷宗了,可以说给你听.....”
  这几天为许家奔走,案子太大,没人敢出手帮助,求告无门的无奈之下,许新年转换思路,试图从追回税银这方面破局。
  靠着许家原本的人脉和书院的关系,以及银子的打点,许新年买通了京兆府的吏员,为他抄录卷宗。
  但是他毫无刑案判断、侦查等经验,无奈放弃。
  许七安抬手打断,“你去写下来,口述没有意义。”
  案件的所有细节都在文字里,需要斟酌、咀嚼,分出一部分精力去听的话,大脑就无法冷静的思考和分析。
  许七安的逻辑推理能力,在前世一直都是一骑绝尘的,是同年级里的翘楚。
  换成以前,许新年是不会搭理他的,念着兄弟俩此次一别,或许就是永别。
  他答应了兄长最后的请求,低声道:“稍等片刻。”
  疾步离开。
  脚步声消失在走廊,许七安背靠着栅栏坐下,心里忐忑复杂。
  他并没有把握翻盘,想破案是欲求,不甘心也是真的。
  能想到的自救方法只有这一条,总得试一试,垂死挣扎一下。
  现代刑侦手段中,犯罪现场调查、监控、尸检是三大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税银失踪案无人死亡,古代也没监控,而他深陷牢狱,以上三个要素都没条件去接触。
  好在卷宗一定程度上能还原犯罪现场。
  一边消化着原主的记忆,一边强迫自己摒除所有负面情绪,只有冷静的大脑,才能拥有清晰的思路,完成严谨的推理。
  “是死是活,就看接下来了....”他喃喃道。
  一炷香的时间渐渐过去,许新年匆匆返回,将几张墨迹未干的宣纸交给他。
  “时间到了,我得走了。”许新年犹豫一下,道:“你自己保重。”
  许七安没搭话,目光已经被宣纸上的字迹吸引。
  时间仓促,纸上的字迹是草书,若非许七安读过几年私塾,特么根本认不出这些鬼画符。
  “读书还是有用的,原主要是个不识字的.....完结撒花。”许七安自嘲道。
  税银失踪案的经过是这样的:
  【三天前的卯时二刻(早晨六点半),许平志押运一批税银进京,辰时一刻,行至广南街,刚过桥,忽然掀起了一阵怪风,马匹受惊,冲入街边的河里。
  俄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河水炸起六丈高,浊浪滔天。
  负责押送税银的士卒跃入河中寻找白银,只找回来一千二百十五两白银,其余的白银不翼而飞.....】
  除了案发经过,还有京兆府搜罗的路人供词、参与押送士卒的供词。
  在一连串的供词中,许七安注意到,一句用红色朱砂笔勾勒起来的话:妖物作祟!
  “妖物作祟?!”许七安瞳孔一缩,心沉入了谷底。
  ......
  京兆府,后堂。
  经过连续三天的奔波忙碌后,三位税银失踪案的主要负责人齐聚一堂。
  京兆府尹陈汉光,手里捧着白瓷青花茶盏,茶盖轻轻磕着杯沿,脸色凝重。
  这位穿绯袍,绣云雁的正四品官员,轻叹道:“还有两天,圣上命我等在许平志斩首前追回税银,两位大人,得抓紧时间了。”
  陈府尹口中的两位,分别是穿黑色制服,披玄色披风的中年男人,鼻梁高挺,眼眶微陷,瞳孔是浅浅的褐色。
  有一半南蛮血统。
  另一位穿黄裙的鹅蛋脸少女,眉目如画,肤如凝脂,顾盼生辉。
  她手里握着一根甘蔗,腰间挂着鹿皮小包以及一块八卦风水盘,裙摆下是一双绣云纹的小巧靴子。
  一荡一荡。
  这两位,是辅助办案的,中年男人叫李玉春,出身被大奉官员忌惮万分的组织:打更人。
  ‘打更人’这个组织,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也有参与收集军情,策反敌将等工作。
  它不属于六部,也不属于军事系统。
  是皇室的情报组织,也是悬在百官头顶的铡刀。
  大奉的所有官员都听过一句话:白天不做亏心事,晚上不怕打更人。
  而那位黄裙少女是司天监的人,身份不低,司天监监正的弟子。
  胸口绣着银锣的中年人,瞟了眼脚边铺满的黄裙少女吐的甘蔗渣,皱了皱眉,手掌一旋,气流滚动,将那些甘蔗渣聚在一处。
  中年人微微点头,露出了一闪而逝的愉悦。
  这才脸色沉重的回复陈府尹:“此案云遮雾笼,甚是古怪,也许我们的方向是错的。”
  “李大人此言从何说起。”陈府尹皱了皱眉,案件剖析到现在,基本锁定是妖物作祟,劫走了税银。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而今应该做的是尽快捉拿作乱的妖物,莫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陈府尹说。
  近年来,国库空虚,各地时常有灾荒,十五万两税银相当于一个普通县,一年的税收。
  陛下的愤怒也就可以理解了。
  老子特么本来就没钱,你还给我掉链子,气死偶咧。
  陈府尹兢兢业业的接过这个案子,肩上的担子压的他最近吃不好睡不香。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没有争辩,转而道:“许平志那里有什么新的收获?”
  陈府尹摇摇头:“一介武夫,只会一个劲儿的囔囔着冤枉,他连税银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黄裙少女淡淡道:“我观过他的‘气’,没有说谎。”
  李玉春和陈府尹点了点头,没继续谈论此人。
  身为案犯,许平志首当其冲的接受调查、拷问,人际交往和财政状况等等,都被摸了一遍。再配合司天监的望气术,眼下已经排除嫌疑。
  当然,税银丢失,许平志渎职,死罪难逃。
  中年男人和陈府尹脸色严肃,心情沉重。
  只有压力最轻的黄裙少女,没心没肺的啃着甘蔗。
  这时,脚步声传来,一位衙役匆匆进来,右手握着一根小巧的竹筒,左手拎着一只牛油纸袋,里面是热气腾腾的大肉包。
  衙役先将竹筒递过去。
  黄裙少女没接,如含星子的明眸,瞄了眼大肉包。
  衙役识趣的换了个顺序,黄裙少女喜滋滋的啃起大肉包,这才接过竹筒,抽出一张纸条,展开阅读:
  “我的人说,沿途二十里,没有在河内观测到妖气,岸边也没有痕迹。”
  “啪!”
  压抑的气氛终于炸了,陈府尹怒拍桌子,气的脸色铁青:“十五万两白银,能带到哪里去?它总得上岸,总得上岸。这都三天了,连对方的踪迹都没找到。”
  “可恶,何方妖物敢截取我大奉税银,本官定叫它形神俱灭!”
  税银追不回来,他得背锅,皇上可不会管他委不委屈,屁股坐了这个位置,就得背锅。
  官场就是这样,辛辛苦苦爬上来,掉下去却很容易。
  中年人李玉春吐出一口气,重新续上刚才的话题:“会不会是我们调查的方向错了,可能不是妖物所为。”
  陈府尹看向他,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恼火:“不是妖物,那妖风怎么来?银子入河,怎么就凭空消失,怎么会炸起数丈高的水浪,将两岸震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