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功夫熊猫开始冒险 > 第三十九章 得救

  宇文化及追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寇仲三人坠入长江,消失在滚滚江水中,脸色一片阴沉,挥手召唤张士和靠近,交代张士和立马组织船只沿着江河搜寻三人下落。
  “咚咚咚!”
  三人先后掉进浪花翻腾的江水里,担心武则天被江水卷走,寇仲和徐子陵牢牢抓住她,在急剧翻腾的江水里,寇仲和徐子陵扯着武则天拼命挣扎,一时之间竟难以浮到江面上,身子一沉,三人慢慢沉入江底。
  眼见三人就要被急流的暗涌冲散,武则天身上闪现出一道绿光,化作一条绿色的绳索将三人牢牢的捆在一起。
  在江底河水猛朝鼻口灌进,寇仲和徐子陵顿感呼吸困难,即将失去意识之时,两人脑海里浮现出一道神秘的声音,两人强忍着昏睡感,依照神秘人所言,抱中守一,意念随着神秘人的引导经穴过脉,不久,两人都物我两忘,进入似睡非睡,将醒未醒的奇异境界。
  更加奇特的事情发生了。
  先是徐子陵全身像火灼烧一般,炙热的真气涌进全身各大小脉穴,经脉如有万千只蚂蚁在撕咬,痛苦至极,痛的他想咬舌结果自己。
  正当徐子陵心神巨乱,死亡念头涌现之际,神秘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徐子陵强忍着疼痛,也不理会在体内乱闯乱窜的真气,静心去虑,只守于一。
  寇仲则是另一番光景,一股奇寒无比的真气,贯顶而入,接着流入各大小脉穴,冻得他差点僵毙,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
  夹杂在两人中间的武则天则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体内的气自主的引导寇仲的寒冰真气和徐子陵的炽热真气在自己体内循环,经过提纯的真气又返还给寇仲和徐子陵,三人竟然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循环。
  本来就苦苦挣扎的寇仲和徐子陵,身体一会炽热难挡,一会奇寒无比,经脉穴位哪里受的了两种精纯的内力折腾,硬撑了半个时辰,寇仲率先支持不住,昏迷了过去,人事不知,徐子陵紧随其后,亦失去了知觉。
  只有武则天昏沉中毫无感觉,混元真气在异种真气的刺激下,愈发壮大,不停的冲击武则天的奇经八脉,几个大周天过后,“轰”的一声,竟然打通了任督二脉,步入先天高手行列。
  不知道真气在三人体内循环了多少个周天,等到寇仲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不见了徐子陵和武则天,见寇仲醒来,在一旁伺候的丫鬟立马出去禀报。
  寇仲坐了起来,脑袋仍然昏昏沉沉的,只记得自己一行人沉入江底,后来有个神秘的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响个不停,在后来就不知道了。
  “小仲,你醒了?”耳旁传来一道充满惊喜且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徐子陵过来了。
  “小武姐姐呢?”寇仲一脸高兴的看着徐子陵,问道。
  徐子陵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不知道,我也是刚醒,碰巧看到这个丫鬟,一问你在这,就赶了过来。”
  旁边跟来的丫鬟急忙说道:“跟你们一起被救起的姑娘还在昏睡中,不过有我们家少爷,两位公子不要担心。”
  “那怎么行呢?谁知道你家少爷有没有坏心思,快带我们去见小武姐姐。”寇仲一掀被子,腾空跃起,头撞上船顶,疼的寇仲“哎呀”的叫出声来,真气一散,掉了下来。
  徐子陵急忙上前扶起寇仲,寇仲推开徐子陵,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番尝试之下,乖乖的不得了,顿感自己身轻如燕,耳聪目明,只见整个天地清晰了很多,很多平时忽略了的细微情况,亦一一有感于心,至乎平时忽略了的风声细微变化,均漏不过他灵敏听觉。
  一股无以名之的狂喜涌上心头,令他跳了起来,一把抱住徐子陵,高兴的道:“小陵,你家仲少爷练成神功了。”
  徐子陵尴尬的笑了笑,小声的说道:“我的仲少爷,有外人在呢。”
  寇仲还是难以抑制住兴奋,一把抓住丫鬟的手,说道:“快带我们去见小武姐姐。”
  丫鬟羞涩的挣开寇仲的手,红着脸说道:“两位公子,请跟我来。”
  片刻之后,丫鬟领着两人来到船仓里一间客房,只见一位身穿锦荣华服的俊秀少年和一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正屹立在床边,床上昏睡不醒的正是武则天。
  急性子的寇仲一把冲上去,抱着武则天的肩膀,摇晃道:“小武姐姐,你怎么了,快醒醒。”蓦地,寇仲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一道爽朗的声音说道:“少年,你的小武姐姐没事。”
  徐子陵看着满天白发的男子,疑惑的问道:“老先生,你说小武姐姐没事,怎么还一直昏睡。”寇仲亦投去问询的目光。
  “她没有受伤。”白发男子说道,然后揽了一把银白色的长须,皱眉接着道:“至于为什么不醒?老夫也不知道。”
  寇仲满脸不信,急忙道:“怎么可能,小武姐姐明明受了宇文化及一拳,受了严重的内伤,怎么会没事呢。”徐子陵见寇仲口无遮拦的说出小武姐姐是被宇文家的人打伤,急忙上前捂住寇仲的嘴边,陪笑道:“小仲是乱说的,可能是因为小武姐姐之前的了伤寒,这才昏睡不醒。”
  白发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说道:“先天高手也能的伤寒,老夫倒是第一次听说。”没在意陡然色变,暗自戒备的两人,接着道:“也可能是因为她体内盘旋的奇怪真气。”
  “好了,鲁叔,别逗他俩了,我们跟宇文化及不是一伙的,你们就安心的住在这,我宋阁可不怕它宇文家。”华服少年笑着说道。
  “咳咳”
  正说着的时候,武则天忽然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华服少年一脸惊喜的上前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武则天环目四顾,然后镇定自若的看着少年,抱拳说道:“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少年脸上一喜,柔声说道:“在下宋师道,旁边这位是家叔,宋鲁,敢问姑娘芳名。”
  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武则天一怔,随即道:“公子,客气了,叫我小武就行,这两位算是我的徒弟。”
  宋鲁一脸诧异的看了看寇仲兄弟俩,转头对着武则天问道:“姑娘一身精纯的内力,显然是师出名门,敢问家师何人?”
  武则天淡然道:“翡翠宫,天君大人虽然传授我武艺,但是并不算我师傅。”
  “翡翠宫?”宋师道和宋鲁惊疑道,实在是这个门派闻所未闻。
  “天君大人?”寇仲和徐子陵也是一脸问号,实在是不止一次听武则天提起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