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谍海王牌 > 第七五八章 战损处理

  白丰台顿了顿,再次问道:“嗯,九点左右到家?”
  这女的点头,道:“是,正常情况下他下班会和同事或者朋友去居酒屋,等喝完了酒才能回来。”
  这面,白丰台继续问着,而在问的时候,白丰台时不时的暗示,如果配合好的话可以活命。但要是刚好相反,那么第一个死的,就是他们的孩子。
  范克勤则是计算着膏状沾黏物的分量,不过这个活,并不难。只是有点麻烦而已。在这之前他已经把梯恩梯重新完成了分配,于是他在别墅中的厨房里,找来了三只桶子和一个锅子,分别排列在面前,然后又将一百多管牙膏放在桶子和锅子的旁边。说道:“等我制作的时候,你们帮我把牙膏挤在相应的容器里,然后我会配比小苏打和清洁剂。”
  华章几个人点头答应后,赵德彪扫了一眼那个女人和孩子,问道:“老大,这玩意怎么弄啊?真的能够黏住?我是说,咱们需要将这东西甩出去,这里面有个速度和碰撞的问题。别撞到墙上后在弹下来,那可坏菜了。”
  他问的明显也是所有人想问的,范克勤笑着说道:“给你们演示一下。”说着话,他从茶几上拿起一个茶道的那种小杯。然后拿出一管牙膏挤出来一点在桶子的底部,又倒入了极少的小苏打和清洁剂,最后从壶里又倒入了少许的水,说道:“手套。”
  华章从小包袱里,取出了一副干活用的那种线手套递给了他,范克勤戴好之后,拿起那个小杯子,利用小杯子的边缘在牙膏等混合物中稍微搅合了一下,跟着一滚,将杯子身上粘了一层膏状物。道:“你们看着。”说着话,抬手一甩,杯子直接飞向了左侧距离他大概四米多的墙壁。
  结果杯子在碰撞到墙体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声息的,就仿佛少许水被倒在了地上发出极轻的“吧唧”一下,就贴在了墙上。
  “哎呀我操。”赵德彪见了后登时就乐了,道:“这东西好啊。”
  范克勤也是一笑,道:“没错,这东西很方便啊,以后要是炸什么东西,或者载具,都可以使用的。”说着话,张合了一下手套,让几个人看了看沾上的一部分,又道:“看见了吗?非常粘稠,所以你们在甩出梯恩梯之前,沾上这些东西的时候,万万要注意,留出一小块没有沾上这玩意的地方。这是为了万一在你们投掷出梯恩梯后,在粘在手套上,从而没有扔远。万一掉在了院子里,那就不起作用了,虽然对方可能并不在晚上巡视院子,明白了吗?”
  众人全都点头表示明白,华章道:“哥,下一步就是等那个小子回来了吧。”
  范克勤起身,一边在这一侧溜达到了书架处,看着上面的各种书籍,抽了一本回来后,道:“没错,他家有车子,你和少爷将车子开进来的时候,停的位置不错,靠在了墙边。这就给他回来后,开车进来让出了位置。这小子晚上喝酒了还能开车,说明他的意识还是比较清醒的,看见了自己家中停着另一辆车子,会立刻大喊大叫的示警吗?正常人都不会,他只是会心生疑惑,纳闷这辆车子怎么停在自己家了,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华章笑着点了点头,道:“嗯,就算是这样,他也很快会确定这就是自己家,最终还是会转变成疑惑状态,要进屋跟妻子确定一下情况。然后就正好落在了我们的陷阱里。”
  范克勤道:“没错,这就是一个人的行为逻辑。然后老刀,你立刻把刚刚你抽出来的油,加在对方的车子里。夫人和少爷在开着他的车子离开,去取枪支,并且开到东之宝对面的意大利餐厅旁的巷子里等着。在你们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会亲自审问这个店经理,最快速度掌握东之宝的情况。然后,和兄弟们把梯恩梯秘密的甩出去……再将这里处理干净,带着兄弟们跟你们汇合。”他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压低了声音。
  康昌明低声道:“大哥,那有个小孩怎么办?”
  范克勤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才道:“我们不是杀人狂,可也不是圣人啊……按照正常战损处理吧。”
  康昌明点了下头,道:“明白了。”
  华章在一旁倒是有点沉默,范克勤见了,抚了抚对方的后背,压低声音道:“在几百年前,比利时的布鲁赛尔发生过一个很令我动容的故事,西班牙人在撤离时点燃了足以炸平整个城市的火药库导火索。有一个小男孩发现了后,急中生智,撒了泡尿,将导火索浇灭了,使得该座城市幸免于难,但是那个小男孩却中弹身亡了。我相信这个故事,你们有的人听过。无疑,当时西班牙人就是侵略者,小男孩是英雄。我也很敬仰这个叫于廉的小孩子。不过我曾经教过你们,万事万物都有其两面性,我们抛开正义与邪恶,用最理智的角度看问题,有时候小孩子能够起到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甚至是成败的关键,不是吗?”
  范克勤顿了顿,看了所有人一眼,依旧压低声音道:“我不是鼓励咱们灭绝人性。咱们也不会像日本人一样成为野兽,可这是战争。日本人在偷袭珍珠港后,美国人在前一阵展开了报复行动,都听说了吧?东京大轰炸,你们相信那些炸弹一个平民都没有炸死吗?你们相信死伤的那些平民中没有一个孩子吗?但是美国人的那次报复得到了整个盟国的支持与钦佩,那么多将军,智者,在行动前不知道会造成平民死伤吗?但却有谁觉得这个轰炸决定是错的?……既然日本人选择了侵略,那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换句话说,既然这个日本侨民敢踏入中国的领土,并为此得到了巨大的利益,那就要做好身死的准备。因为……谁让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