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盛世风度 > 第六十四章 冒充

  “妹妹,太刁蛮可不好哦,不过虎哥就喜欢你这样表面正点内心刁蛮的,嘿嘿,哥几个早就想疼疼你了,别怕。”
  他们加快了速度朝龙凝澈走来,龙凝澈心下惊慌,不住的往后退,她观察了地形,已没有退路,后面是一堵高墙,龙凝澈在心里盘算了盘算,比起越过这堵墙还是越过他们这几堵肉墙来的容易。
  毫不犹豫,龙凝澈从袖口滑出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拿在手上,一把拔开剑鞘,稳稳把锋利的匕首握在手里,龙凝澈斜眉勾唇道:“疼你弟吧!老子今天送你们登极乐世界!”
  说完,龙凝澈跳起来,脚登过墙壁借力,身体翩翩转圜,一个翩然翻身稳稳落到他们身后,随后执起匕首毫不犹豫的有章有法的朝他们的大肥肉上狠狠刺去!
  龙凝澈再一次紧紧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样,匕首都刺不穿他们的肉盾?
  就在龙凝澈恍神之间,几个大汉像拂开一只娇小的蝴蝶一样一把拂开她的匕首了,匕首翻舞着弹到地上,龙凝澈惊呼一声狠狠退了几步才止住脚步!
  “妹妹玩刀可不乖,不如哥几个好好教教你怎么登上极乐世界吧。”
  龙凝澈在他们粗矿淫荡的大笑声警戒的盯着他们嘴脸,王折低着头站在墙角沉默着,龙凝澈冷冷扯了扯嘴角,果然他们说的不错,王折不是个好人。
  既然他这样对自己,自己也就不管他了,三十六计,跑为上计。龙凝澈猛的转身撒腿就跑,随后在身后王虎他们一阵狂笑中,龙凝澈不得不停下了脚步,一步一步往回退。
  原来从巷口又转进来几个大汉,猥琐的冲她笑着,前后夹击,一步一步逼近,龙凝澈心里终于感到惊慌了,怎么办,双方实力悬殊,他们就像铁山肉盾一样,自己根本搞不动他们。
  “别过来!你们不要过来!我是玉龙堂的!我哥是龙玉!他会杀了你们的!”
  她的胳膊已经被他们拉住,被他们一把扯过来,背部狠狠撞到了墙上,龙凝澈闷哼一声,一缕鲜血不争气的从嘴角溢出来了。
  王虎嗤笑一声,啪啪,拍了拍肚子上抖动的肉,大声说道:“笑话!玉龙堂算个鸟!虎哥是无情楼的!背靠明阳山庄!你能震慑到北夏朝中那些个酒囊饭袋,震慑不了咱们南楚遗老!”
  说着,王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满脸色淫淫的笑容,伸着大手就要抓向龙凝澈。
  “啊!”
  凄厉的叫声穿透了黑暗的小巷,惊飞了树上的鸟雀。
  鸟雀的尸体一只只扑棱着落到紫衣女子脚下,紫衣女子衣角翩翩,她不安的转动着手上的鬼戒,紫色兜帽深深掩盖着她的眉眼,随风飘动的面纱遮住了她的脸,没人看的清楚她的面容和神情。
  李妙然手里拿着弹弓,再次瞄准一只鸟雀,嗖一声把它打了下来。随后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小跑过去去捡那些鸟雀的尸体。
  转过来,李妙然却看到一个紫衣女子站在前面,自己打下来的鸟雀全都落在她的脚下,李妙然隐了笑容,慢慢走过去试探着问道:“姑娘,我打的鸟雀落在了你脚边,我要过去拿一下,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北边街上一条小巷子里,王折有难!”
  闻言,李妙然脚步顿了下,她瞥向和自己擦肩而过的紫衣女子,香风轻拂,紫影叠叠,李妙然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紫衣女子的身形好像她的表姐,李嫣然。
  李妙然来不及思考,拔腿就跑,满大街的狂奔猛跑,搜索着她说的那条小巷子,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大大小小的巷子。
  突然一声沉闷又凄厉的女孩的叫声穿透厚厚的墙壁传来,李妙然气喘吁吁的站在了这条破败的小巷子口处,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每跳一下,都会放大一倍眼前的景象。
  仿佛一眼望去全是灰败的色调,只有地上那一摊晃目刺眼的鲜血鲜艳夺目,令人头晕目眩。
  滴答滴答的血不住的滴在地上,有一个大汉捂着自己的眼睛痛苦的惨叫不止,鲜血不断从他的指缝出溢出,龙凝澈衣衫不整血迹斑斑的靠在墙角上狼狈极了,手里还紧紧握着淌血的匕首,大有跟他们同归于尽之势。
  而王折只深深闭着眼站在墙角,面上一片愧疚无奈之意,李妙然思量过后,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大汉揪起龙凝澈把她像提溜小鸡崽一样提溜起来了,龙凝澈狠狠用匕首刺向他们,死死挣扎着,可还是少不了被狠狠丢到墙上,被他们大象般的腿踹了几脚。
  龙凝澈感觉自己骨架都要被摔散了,莫非今日真要死在这里,就算真要死在这里,也要跟这几个畜牲同归于尽。
  龙凝澈像发怒发狂的视死如归的豹子,不容生人靠近,仿佛他们胆敢冒犯一步,她就跟他们玉石俱焚了。
  李妙然气得怒火中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立即从口袋里取出几个铁球当做弹珠,满满拉开弹弓朝他们射去。
  铁珠像挠痒痒似的一个接一个打到他们身上,软绵绵的仿佛没有什么力气,可实际上李妙然用了最大的力气,这弹珠平时可是能射死小家禽之类的。
  龙凝澈挣扎着掀了掀眼眸,看清了来人是李妙然,嘴角露出一抹终于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王折同样也看见了李妙然,情绪处在崩溃边缘的他当下就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冲着王虎求饶:“虎哥弟弟求你饶了她们吧,弟弟情愿给您一辈子当牛做马,再不济你杀了弟弟也可,只求你饶了她们吧。”
  王虎一脚踹翻王折,喝骂道:“滚蛋!谁要你当牛做马,这臭婊子都把咱们兄弟的眼睛给刺瞎了,岂有饶了她的道理,这辈子她都得用身子偿还咱们,伺候咱们!”
  李妙然暗暗骂了句,从怀里一把威风凛凛的嵌金长鞭,长鞭跃跃欲试,她整个人的气场十足,喝道:“岂有此理,天子脚下,盛京城内,竟然有你们这些畜牲在这里为非作歹!你妙然奶奶的鞭子可不允许!”
  “呦,又来了个天仙似的妹妹,虎哥我今天艳福可不浅,哥几个拿下这个妹妹,咱们一同快活快活!”
  龙凝澈撑着孱弱的身子,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根本敌不过这些人,不要不自量力,最重要的是先救自己。
  李妙然有自知之明,领会了龙凝澈的意思,握紧了手中的长鞭,看着他们,思索了一会。
  于是二人心有灵犀般,一人执鞭狠狠劈空甩去,一人执匕首狠狠刺向他们伸手去抓鞭子的手腕,王虎吃痛没能抓住她的鞭子,气急败坏的朝龙凝澈扑过去的时候,这时,王折突然弹了出去死死搂住他的腿,大喊道:“凝澈快跑!快跑”
  于是,李妙然不敢犹豫,立即又把鞭子甩过去,龙凝澈一把握住鞭子,脚下运力蹬着墙壁,借着鞭子和墙壁的力,成功越过了死死堵着她的几堵肉墙。
  龙凝澈落在地上站稳之后,拉着李妙然就跑,道:“赶紧跑!”二人一口气跑出了几条街,确保他们追已经追不上了。
  可李妙然突然撒疯甩开了龙凝澈的手,神色凝重,说道:“不行,我得回去救王折,他会被他们打死的。”
  龙凝澈脸色惨白,撑着一口气说道:“你今日救我,我为你上刀山下火海都情愿,但你若回去救王折那个烂人,我断断不会跟你去的。”
  李妙然轻蔑道:“自作多情!谁要你跟着一起了,赶紧走!别当我的累赘!”
  说着李妙然转身就往回跑,跑着跑着,她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冲着跟过来的龙凝澈吼道:“赶紧滚蛋!”
  龙凝澈看着她愣了一下,停下脚步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