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媚尊天下 > 第七一八章 初见面并不认同

  普慧方丈自然不会亲自训练士兵,他就安安稳稳的坐镇在将军大帐中下达命令即可。
  周云熙带着柳亭风进来后,抱拳行礼道:
  “方丈大师,中午好,可还习惯军营的生活吗?”
  普慧方丈淡然的回答道:
  “对贫僧而言,在哪儿都是净土!”
  在军营中听到这句话,周云熙不免感都有些诧异,因为此话与当前的环境非常的不和谐。
  可是,看到普慧方丈认真而又带着几分淡漠的语气,又觉得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他来不及细细揣摩这句话,就接着说道:
  “柳副楼主受天王的任命,前来军营担任将军,就从训练士兵开始,望大师带着他去宣布一下,有劳了!”
  普慧方丈似乎并不感到意外,略显怜悯的看了柳亭风一眼,就回答道:
  “这下正好,老衲也不懂练兵之道,在这儿也不过守着不让他们出乱子而已,现在柳施主过来了,我就可以离开了。”
  刚才还是贫僧,此刻就变成老衲了,听到这话,周云熙不禁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却没有说话。
  柳亭风当即说道:
  “大师千万别离开,我来是配合大师练兵的,不能我一来你就走了,那样的话,我还不如不来呢?”
  普慧方丈想了想,点头说道:
  “说得也对,反正对老衲来说,去哪儿都一样,既然不适合离开,那老衲就继续留下来即可。”
  说完后,就立刻吩咐候在门外的士兵,让他们前去通知所有的副将前来。
  在等候的时间里,柳亭风接着说道:
  “大师以后就叫我亭风即可,有前辈在这儿,我希望能经常向前辈请教一些问题,还望前辈多多指教。”
  普慧方丈从柳亭风刚出现的时候,就想起了他在花神庙所抽到的签,签文是——
  “月照天书静处期,忽遭云雾又昏迷;宽心祈待云霞散,此时更改好施为。”
  按照签意,他会有劫难,现在前来军营,大概就是到了应劫的时候了,因此,普慧方丈才会下意识的露出了怜悯的神色。
  可是,他也没有点破,既然命中注定,那就只能由他自己去经历,人活一世,若都是顺顺利利的,那么,他的人生想必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不如顺其自然的发展就好。
  因此,听了柳亭风的话后,他略作沉吟,就缓声回答道:
  “领兵打仗,胜败就是兵家常事,要想做好一个好的将军,难免会历经一些磨难,只希望无论何时何地,都一定要守住本心,只有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才会真正的有所成就。”
  柳亭风听到这话,竟然也同样的想起了曾经抽过的签,当时师姐好像也是用类似的话来开解自己的。
  于是,就有些紧张的说道:
  “如此说来,我终究还是逃不过会遇到一些劫难是吗?不过,我师姐说过,我会守得云开见天日的,也就是结局还是好的,对吗?”
  普慧方丈温和的笑着说道:
  “嗯,以你的智慧和修为,最终肯定是好的,我记得大比中,你最擅长的就是下棋,其实打仗也是如此,就是走一步要多看几步,看得越远,所做出的的决策往往就越正确,不过,前提是,你得到的消息一定是准确的,做出的判断也是对的。”
  “只不过,凡事都会有意外情况出现,有时候,一件偶然发生的事情,也会改变一场大战的结局,总之,战场之上,局势瞬息万变,作为将军,首先要具备的一个素质就是镇定,哪怕天崩地裂,我犹岿然不动,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冷静。”
  “就算战争陷入了绝境,所有人都悲观失望,甚至绝望了,你都不能表现出一丝的紧张和害怕,因为战场之上,将军就是士兵的定海神针,只要将军充满自信,他们就不会太乱,若是将军的心乱了,那整个军队就完了。”
  柳亭风立刻恭敬的回答道:
  “多谢大师的指点,亭风将这些会永远都铭记于心,也许现在还不能深刻的理解其中的深意,但关键时候我一定要记住大师教诲。”
  他们说话的功夫,门外已经传来几个男子齐声行礼的声音,只听他们恭敬的说道:
  “参加大师!”
  普慧方丈随口说道:
  “进来!”
  普慧方丈的话音刚落,就从门口列队进来了五个男子,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手持一柄霸王枪的俊美男子,不过,他的美不像柳亭风这般的出尘俊雅,而是带着几分菱角分明的硬朗气质,颇有军人的风范。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魁梧男子,腰间挂着一对开天斧,一看就颇有几分气势。
  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瘦高男子,身材看起来很瘦,可是那种瘦不是瘦弱的瘦,而是一种精瘦的样子,身上充满力量感,眼睛像鹰一般的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似乎看你一眼就能将你锁定,他他腰间悬挂的却是一柄极少见到的武器离别钩。
  第四个是一个胖乎乎的男子,看起来满身肥肉,也没有什么力量感,而且脸上总是带着一种令人亲切的笑容,仿佛跟所有人都很熟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攻击力和压迫感,而他手中持着的,也是一根普通的八卦棍,好像就是用来做拐杖一般。
  最后一个看起来像一个书生,看起来很清瘦,脸上的表情,温和中带着淡然,腰间悬挂着一柄古旧的佩剑,看起来很精美,可是却又不是什么名剑,好像就是作为装饰一般,手中持着一把折扇,在这深秋时节,一看也不是用来扇风的。
  柳亭风认真的打量了一遍所有人,就站在普慧方丈身旁等待他的介绍。
  几人进来后,首先都恭敬的向周云熙行了礼,因为大家都知道,周云熙对翠云城的创建,有着极大的功劳,是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者。
  普慧方丈微笑着介绍道:
  “站在我身旁的这位,想必你们都认识吧,不错,他就是听雪楼的副楼主柳亭风,同时也是我们西雨国天王的师弟,如今,受天王的派遣,前来我们中军担任将军,以后,希望你们多多配合柳将军的工作,让我们中军的实力更进一步。”
  五人颇感意外,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就带着几分疑惑的深深,同时行礼道:
  “参见将军!”
  语气显得比较的随意,并无多少尊敬,只不过,对于军人来说,服从就是他们的天职,如今是代将军普慧方丈给他们介绍的,他们必须按规矩行了下级的礼,可是,内心却不怎么服气。
  虽然柳亭风参加大比的事情他们也知道,但是一个刚刚参加过大比,却没有任何从军经验的人,突然就担任了他们的将军,难免会令人心生不满,甚至为中军的前程担忧。
  柳亭风一眼扫过,就明白了他们的心思。
  长期跟随在穆千媚身边,他也养成了由人的眼神、表情和动作等来揣测别人心思的习惯。
  听到几人颇为敷衍的行礼声音,柳亭风却并不在意,换位思考,自己突然多了一个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将军,想必也会有所担忧。
  于是,柳亭风含笑说道:
  “以后就将成为并肩作战的战友了,非常荣幸能看到我们中军有如此有些的人才,希望以后多多支持我的工作,谢谢!”
  说着,还微微鞠躬,显得特别的低调。
  军队之中,大家似乎不太习惯这样彬彬有礼的将军,他们还是比较适应以前虎王的那种风格,说话做事大大咧咧,一起吃肉喝酒,谈天说地,练兵的时候,却又风风火火,非常严厉。
  更关键的是,他们都曾经是虎王的手下败将,所以特别服气。
  对于四人的反应,柳亭风都能看明白他们都心思,普慧方丈和周云熙自然就更清楚,他们知道,柳亭风要想成为真正的将军,首先要征服的不少敌人,而是这些手下。
  他的路还很长,现在只是刚刚就开始。
  普慧方丈也没有强行的改变他们的想法,这种事情,只能靠柳亭风自己建立威望,不能强行竖立威望的。
  这就算是对柳亭风的第一项考验吧!
  紧接着,普慧方丈就开始对柳亭风说道:
  “在翠云城,我们有五支军队,分别为东西南北中五军,我们就算中军,算起来我们中军是五支军队中最强的一支,是由王虎亲自训练并率领的,在听雪楼,柳公子是副楼主,王虎则是战神堂的堂主,他也算是你的老部下了。”
  “如今,柳公子亲自担任我中军的将军,那么,王虎则担任副将,而这五位,就是我中军的镇东将军、镇西将军、镇南将军、镇北将军和军师,算是我们中军的核心成员了。”
  随即就按顺序介绍道:
  “这是镇东将军李云,这是镇南将军陈雄,这是镇西将军刘英,这是镇北将军关林,这是我们的军师诸葛聪。”
  他一边介绍,一边就按之前入门的顺序一个个的指了一下,柳亭风则暗暗将几人的名字都记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