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插旗路上修真 > 第六十八章 北港琐事 十一 岁岁人不同

  少女手中的纸张燃烧了起来。
  突然、刹那、毫无征兆。
  那火焰就像是从不知名的领域当中冒起的一样,瞬间就点燃了她手中的那纸张。
  幽兰无谓,可怕至极。
  账房先生的眼眸一肃,他直接一弹手中的账盘,强劲的风浪顺着他的手指弹了出去,直接命中了那女子燃烧的手掌。
  随着砰然一声,强劲的风压命中了那女子的手掌,但她手中燃烧着的那纸张,却依然在空中漂浮。
  那火焰似乎拥有保护的能力,女子的手掌竟然依旧完好如初,全无变化。
  随后笼罩了那边的棺材。
  “该死的!”这位人中将也顾不得留什么活口了,他直接弹动手中的算盘,无数的气浪翻涌而出,直接朝着那女孩封杀过去。
  他这一击,势必要那女人性命!
  如此事件甚是危险,倘若太岁逃窜,一北港人岂不都在丧命危机之中?
  他不善舒服,不善卜卦,唯独防御拿手,又怎能快速抓到那太岁?
  风暴压坠,力量咆哮,人中将哪怕未到通天也差不了多少,此刻这位账房先生更是全力以赴,一时间乃至风云变色。
  云霄翻飞,沙尘涌现,这气息组成杀阵,逐步向前,化作墙壁。
  这一击下去,你无处可逃,无处可躲,只能死在这下面。
  奈儿眼中显然露出了些许惊慌,她慌忙的后撤,似乎想要躲开,但是如此力量压制过来,不管是谁都难以逃脱,更何况是她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
  之前之所以选她的另一个原因便是她未曾有过任何类似修炼的时刻。
  可那位账房先生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暗影丛动,符文乍现,诡异的几何符号攒动空中,宛若琉璃,犹如晴空。
  那空中蹦出抓痕,撕碎了风压。
  棺材瞬间崩开,发出惊人的声响。
  水银涌现而出,在阳光之下闪烁点滴光彩,好似白日星辰。
  棺木之中涌现黑影,而那水银也落到了黑影的身上。
  随那之后,黑影发出了凄厉的哀嚎。
  水银此等凡物,竟然对这抵抗人中将的黑影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此刻,那怪物也终于展露在了光芒之下。
  那和之前江州的血肉怪物比起来更具有人形一点,广从外表上看来,他好像是一个中年男人,双目无神,嘴中探出两根牙齿,毛发茂盛。
  但是他的肉体依然处于腐烂的边缘,上面散发着阵阵恶臭,水银的光芒和腐肉混合在一起,构建出妖艳的绘卷。
  那些水银仿若火焰,在这怪物的身上挑动,怪物发出低沉的咆哮,却并未被太过影响。
  他四下张望,先是一眼看到了那边账房先生,而后看到了自己身侧那女子。
  怪物直接探手,揽过来了女子,随后猛然一扬胳膊,掀起好似风尘般光景,夹杂狂风向前,横扫院落。
  账房先生轻哼一声,他拨弄算盘,自己的面前浮现出来了碧绿清影,那是一玄龟,在空中翻转一圈,化作盾牌,挡在了他的面前。
  而后,倾然爆炸!
  从账房先生为中分开,向外横跨成两道洪流,近乎掀起千层。
  整个院落被直接掀了起来。
  账房先生未被影响,他冷着眼睛看着飞空而起的怪物,低喝一声:“想跑?!”
  他的身体周围扭曲旋转,似有什么东西要从世界中挤出来。
  下一刻,黑色的影子从账房先生的身侧涌现出来,那和空中怪物近乎相同的影子出现,咆哮着望向空中。
  那黑影也翻阅而起,追上空中的怪物。
  账房先生也猛然剁地,踏出蹭蹭龟裂,窜上了天空,追了上去。
  ——————————
  左尘将最后一块肉放入了自己的口中,他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之前在张家府邸当中看到芙儿脑袋上的旗子。
  她果然在盘算什么,和创仙府是一伙的?他们还想做什么?
  “今天真开心。”坐在他一边的壮硕男人也吃完了,他起了身,朝着左尘做了一个不标准的拱手礼,“第一次看到中地的修真者,还不知道两位叫什么名字。”
  “在下左尘,这位是上弦心。”左尘也微笑着回答,他对这人的印象还不错。
  “我叫古尔多,你可以叫我,以后你要是想去我们国家玩玩,欢迎来找我。”男人笑着开口道。
  左尘暂时没考虑过出国……等再过几年他的实力更强悍一点再说吧。
  他刚想要回礼,却突然听到了自己的背后传来了轰然的爆炸声。
  那声响悍然,左尘只觉得这家餐厅的玻璃都为之震颤。
  左尘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远处突然漫涌起来浓烟滚滚,一道影子也浮空而出,翻阅而闪,从翻滚的尘埃中蹦出,直接飞上了云霄。
  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左尘一时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太岁!”
  一侧上弦心眉头紧皱,双手泛出寒色。
  太岁!?那东西跑出来了?怎么回事?
  左尘为之一惊,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刚才那泛起烟雾的是什么地方。
  那是张家院子的方向!
  正待左尘皱眉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有一黑影闪烁而出。
  这次左尘瞧的仔细了一点——那还是一团诡异扭曲的怪物,颜色黝黑。
  “有一个太岁?”上弦心的语气中尽然是惊讶的表情,“一体双生?”
  那两只速度太快,瞬间消失在了空中,左尘和上弦心都来不及出外阻止,只能看着烟尘渐渐消散。
  “哇!这就是中地的修真者啊!”古尔多大呼小叫。
  左尘没时间管古尔多,他快速结了账,从这间餐厅里面走了出去。
  太岁从张家逃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可是还记得上次江州那太岁……
  可是吃人的!
  此地为北港,自己的父母还在这里,那两个太岁若是继续在此地游荡的话,那边是对自己家的威胁。
  “事不宜迟……先去张家看看……”左尘眼神严肃了起来,“瞧瞧那家究竟做了什么事。”
  上弦心点头,算是认同了左尘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