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三章 广式羊肉汤

  挤压出羊肉中的血水,倒水放肉,随手抓取堆积在一旁的药材。
  广式羊肉汤是一份粤菜,也同样属于药膳,所以汤料基本都是药材作底。
  根本不用过秤,仅仅是几根手指一捏,汤小康就已经知道了它应有的分量,每一次用料都不多不少,如同做了无数次。
  神情严肃,此刻就算汤小康在怎么神经大条,也已经发现事情不对劲。
  熟悉,太熟悉了……
  这样熟悉的感觉都让人觉得有些诡异,双手忙碌而有序的抓取各种食材,甚至都不用经过脑子。
  有那么一瞬间,汤小康有种不是自己做菜的恍惚。
  脑袋就像是另一个组成部分,陌生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地运作。
  倒入米酒,盖上锅盖。
  “没放枸杞和红枣?”
  看着还剩下的两种汤料,汤小康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是害怕红枣和枸杞的甜味过分渗入到汤中,影响到本味吗?”
  低头沉思,这样的想法,他原先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可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没放红枣和枸杞的想法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样的感觉,就像是他曾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地研究广式羊肉汤一样,经过无数次的制作和尝试,最后得出来的感受。
  这个时候,汤小康才明白过来,系统奖励给自己的广式羊肉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根本不像小说里那样,天降神授,而是以一种更加通俗的方式交给了自己。
  那就是给自己无数次制作这道菜的感受和记忆。
  这才是真正适合汤小康的做菜方式。
  论到厨师的能力,经过老爷子的训练,汤小康的基本功并不差,而且根据老爷子的说法,汤小康对于做菜的敏锐度超过了绝大部分的普通人。
  他欠缺的,只是一种烧菜的感觉,如同开车,游泳,拳击,唱歌等等一系列的东西一样,会与不会之间,往往缺的就仅仅是那样一丝微弱的感觉。
  而这一份欠缺,现在,已经被系统给弥补上来了。
  “原来这里要剔骨,难怪以前的肉口感比较差。”
  “还真有放糖这一步,放冰糖?提高鲜味吗?”
  ……
  一个下午的时光,汤小康都呆在厨房之中,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感叹。
  不停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动作,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让汤小康痛并快乐着。
  痛,是因为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只差一步就能成功的广式羊肉汤,原来还欠缺着这么多,这对一直以来信心满满的汤小康造成了严重的心理打击。
  快乐的是,现在他已经完全会做这道菜了,而且是训练成百上千次之后会的,出道即是巅峰,都不用去求他的心理阴影面积。
  看着已经逐渐变色的羊肉汤,汤小康将准备好的枸杞,红枣放了进去,搅拌一下。
  随后拿出了一个碗,拿出了胡椒粉和葱花。
  喝羊肉汤,胡椒粉基本是必备的东西,有了他才能够真正的体现出羊肉汤的精髓,而葱花则是能够更加的凸显羊肉汤的香味。
  长筷将汤锅里的萝卜夹出,白萝卜增喂解腻,胡萝卜添加营养和色泽。
  两者改刀之后铺在碗中,再将早就放凉的羊肉切块,同样平铺上去,淋上羊汤之后,金黄的颜色,配上大块的羊肉,看的实在是令人流下口水。
  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感觉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疯狂的吸收其中的香气。
  【一道汤鲜,肉香,规规矩矩的广式羊肉汤!】
  看到系统的评价,这个时候的汤小康终于放下了提着的心思。
  终于,终于能够做好这一道广式羊肉汤了!
  不由松了一口气,拿出小勺,汤小康小心翼翼的放入嘴中尝一尝。
  胡椒粉的热辣配合着羊肉汤的香味,直接在口中迸发出来,浓郁的香气直接爆炸,带着厚重的热气涌进身体。
  “爽!”
  忍不住吼了一声,连汤小康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做的这份广式羊肉汤,竟然会如此好喝。
  好喝的让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这要是让老爷子尝过了,估计是要跪着地上喊着老天开眼了。
  再也忍不住,直接端起碗,咕咚咕咚将一整碗的羊肉汤都喝了下去,热辣的感觉不断地冲击着味蕾,带着羊肉汤那种特有的香气,充斥在整个口腔,沿着食道顺流而下,令人回味。
  而事情远没有到此结束,浓郁的热浪在进入腹部的一瞬间,就开始激起了血管里的浪潮,被这股气息所感染的鲜血,涌入到了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挥发这无尽的热量。
  十月,外面的天气早已寒冷的让人穿上厚长的外套,但此刻的汤小康不仅没有感觉到寒冷,甚至热的都有些想要脱下衣服。
  咬下羊肉,提前取出的羊肉,煮的恰到好处,经过放凉之后,肉质紧嫩弹牙,再碗里吸收了羊汤的汁水。
  每一口咬下去,都是梦幻般的滋味,那种在嘴里爆发出来的感觉,简直让人无法言语。
  一碗广式羊肉汤下肚,就算是再冰冷的严寒也能够去除三分。
  满意的放下碗,里面的汤汁都被汤小康舔个干净,有了这样一份广式羊肉汤,后天重新开业,也至少能够达到要求了。
  秋冬两季,东居要有一份广式羊肉汤,这是老爷子给汤小康的要求,同样也是曾经东居的标准。
  夏日的宫廷酸梅汤和冬季广式羊肉汤。
  它们曾经代表着四季的轮转变化,同样也代表着东居的轮转,以前的时候,东居只要推出广式羊肉汤,所有的食客都会清楚。
  从那天起,夏日的菜谱东居将不会在供应,随之而来的,则是东居冬季里美味的绽放。
  继承汤家完全的菜谱,将东居恢复到曾经的盛况,乃至恢复数百年前,那个王公子弟都不太有资格进入的鼎盛东居。
  对于此刻的汤小康来说,基本是不可能。
  不过从他踏入东居的那一刻起,这些想法,其实就已经埋在了汤小康的心里。
  十年的付出,十年的辛苦。
  这些东西不是一句话就能够讲明白的,汤有为不想让汤家的菜谱断在他的手上,汤小康同样不想。
  汤小康是不是真的喜欢做一个厨子,他自己都想不明白。
  不过汤小康却清楚一件事情,自从八岁那年,他从爷爷的手上看过那一本充满历史的汤家菜谱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忘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