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九十六章 虚弱的陶奶奶

  电梯达到,打开门,满是喧闹的声音,和汤小康印象中的住院部完全不同。
  人很多,似乎每到过年前,会住院的人就变得异常的多,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感冒严重了住院看看,感觉脑梗要复发,住院观察一下,滑到摔断了骨头,又要住院了……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过年前的医院就会变得非常忙碌。
  似乎大家都会以各种理由住院,在他们看来,基于能量守恒定律的原理,年前来过医院了,过年的时候就不会在发生意外,能保证大家过完一个平平安安的年。
  这种莫名其妙却又仿佛在这科学依据的理论,听起来似乎还真的有这么一点靠谱?
  医院走廊上都满是移动的床位,住院的患者和陪护人员靠在一起低声闲聊,这才是让整个病房显得喧闹的原因。
  宁老爷子带着汤小康经过漫长的走廊,外面住院的大部分都是轻症患者,最严重的也只不过是将手摔断了,夹了个夹板躺在床上看电视。
  癌症患者的病房在整个住院部的最里面,随着不断靠近,汤小康都能够明显感觉到四周嘈杂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小。
  这里的人,完全没有心思再谈论什么,默默的陪在亲人和朋友的身边,已经是他们最后能够做的事情了。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有两个床位。
  在电梯里的时候,宁老爷子就说了,原本是想给老伴陶奶奶住单人间的病房,可是现在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所有豪华间和单人间的位置全都有人了,就连这个两人一间的病房,还是重症患者才有的特权。
  一般的人,只能像刚才那样,躺在移动病床上,安置在走廊。
  陶奶奶的病房是靠房门一侧,汤小康进来的时候,对方似乎正在闭目养神。
  另一个床位是个大叔,五十岁左右的模样,皮肤黝黑,靠在病床上看着电视,轻松的神色一点看不出事癌症患者的模样。
  相比较对方,陶奶奶这里就沉重很多了,宁老爷子看到醒来的陶奶奶,脸上挂着干笑快步走了上去。
  “怎么起来了,药吃了吗。”
  “刚刚吃过,这不是等你们有点累了吗,稍微闭了闭眼睛。”
  老爷子拿起陪护躺椅上的靠枕,垫在了老伴身后,让她靠的更加轻松一些。
  汤小康提着两个保温桶靠近,眼睛扫过了桌子上的药碗,很浓烈的中药味,碗壁内侧挂着深浅不一的痕迹。
  代表着陶奶奶喝下这碗药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所以才会在洁白的内壁上留下一层一层的痕迹。
  “今天才知道您住院了,正好抽空来看看您,感觉好些了吗。”
  将保温桶放在了药碗旁边,汤小康对着陶奶奶轻声问道。
  其实不用问,光看着对方的面色,汤小康就能够感受到陶梅芳的虚弱,蜡黄而又苍白的面孔,看不到丝毫血色的痕迹,就连嘴唇都开始有些透明,白发更多,正头上散落了不少发丝。
  枯黄的皮肤走在一起,露在外面的手掌如同骷髅包着干枯的树皮,没有丝毫力气的靠在床上。
  陶奶奶这副模样,和当初去店里的时候有着天壤之别,那时候的她虽然同样虚弱,但是能够感受到她蕴含的活力。
  可是现在,汤小康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如残烛摇曳般的虚弱,她体内的生气完全油尽灯枯。
  “真的是麻烦小汤师傅了,这多打扰你生意啊!”
  见到汤小康回来,陶奶奶明显是开心的,可是脸上却也有些担忧的说道。
  东居能够重新开业,对于他们这些老食客来说,是无比的欣喜,尤其对于陶梅芳来说,东居不仅仅是她记忆中的美食之地,更是她这一生美好回忆的标记,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她都想东居能够这样营业下去。
  “今天天气不好,没多少客人,我这才抽空过来看看您的。”
  笑着跟陶奶奶解释道,其实不管是不是人很多,他估计都会关门过来看一看。
  “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汤小康这么说,陶梅芳放心了很多,靠在病床上嘴里呢喃着。
  电视机的声音逐渐变小,旁边的大叔看到陶奶奶在说话,整个人的动静都变小了很多。
  宁老爷子冲着对方笑了笑,表示感谢。
  和大叔在一起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看样貌和年纪估计就是大叔的儿子了,似乎没吃中午饭,此刻正端着一碗外卖馄饨,埋头吃着,吸小馄饨的声音还挺有节奏感。
  不时滑动自己面前横着的手机,调改进度条。
  看到这里,汤小康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次要过来的目的,刚刚看到陶奶奶的样子实在是太震撼了,一时间把正事给忘了。
  站起身,从两个保温桶里面拿出了那个红色的,对着宁老爷子和陶奶奶说道。
  “我这也不知道带什么来才好,就怕有什么忌口的,所以就只带了一些店里面的广式羊肉汤,希望你们别介意。”
  听到羊肉汤三个字的时候,陶奶奶的神色瞬间有了不少的活力,挣扎的想要让自己做起来,把一旁的听老爷子吓了一大跳。
  “我说姑奶奶啊,您可别再乱动了,我来拿,我喂给你吃,别着急啊!”
  连忙上去安抚着陶梅芳,宁老爷子接过了汤小康手中的羊肉汤,同样从这汤小康笑了笑,调整好陶奶奶的位置,嘴上和汤小康说着话。
  “这个还真要谢谢小汤师傅你了,她这几天都吃不下东西,就是想喝一点东居的羊肉汤,我还发愁哪天有空能去你那买点呢,这可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面对宁老爷子的话,汤小康也只能是笑了笑,面对这样的场景他一项不太能够应付过来,空气中散发的气氛,让他不太好说话,陶奶奶的样子,实在是过于虚弱了。
  打开保温桶,很快一股浓郁的香气立刻充斥在了整个病房里面,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连隔壁床的大叔和他儿子,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宁老爷子手里的保温桶。
  羊肉的香气,带着一丝胡椒粉的味道,光是这种感觉就开始让人的唾液腺疯狂的分泌出口水。
  低下头望了望自己手中的馄饨碗,原本还吃得起劲的少年突然感觉,自己手里的馄饨,它不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