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五十七章 文思豆腐

  回到东居,汤小康将自己手中的豆腐直接放入温水中养着。
  豆腐很嫩,不能用冷水,会加快凝固,影响嫩豆腐的口感。
  老婆婆很有经验,给汤小康豆腐的时候,还特地加了汁水,防止味道改变。
  做豆腐的时候,需要将里面的水分挤压出来,破坏大豆的成分使其凝固,可是当豆腐成型之后,却需要大量的水分,来保持豆腐的口感。
  不得不说,是一种非常奇妙的转变。
  先给冬瓜准备好奶粉,让他自己呆在一旁,今天早上老妈的公司已经供应了一批货过来,不过南海黑山羊肉的品质不好把控,所以汤小康依然是和爷爷一样,让吴老板来供应。
  顺带一说,今天早上那些员工来送货的时候,还给汤小康送了一个栅栏,将它圈在了桂花树的附近,防止一院子的鸡屎。
  买豆腐回来之后,汤小康就开始着手抓鸡,一番折腾之下,总算是将这些家伙关在了一起,至于偶尔会有一只芦花鸡出栏来,汤小康也懒得理会,过段时间它自己就翻回去了。
  既然不是工厂鸡,那就不能用鸡饲料去喂养,脂肪不够会影响鸡肉的口感。
  为此汤小康还特地买了一些面包虫,在配上后厨的五常大米一起喂养,面包虫营养丰富,尤其是经过人工培育的更是肥硕的不行,而五常大米里蕴含着大量的微量元素,香味也更加的浓郁。
  这样培养出来的芦花鸡,鸡肉的口感肯定很棒。
  豆腐和刀工的事情先放到了一边,汤小康开始熬制羊肉汤,周末的人相对会少,这让汤小康也轻松很多。
  东居开业到现在,基本是没有做过什么宣传,每天的食客基本都是自来水,进来品尝过一次之后,差不多就离不开了,回头客的数量远远大于每天的新客户,近乎是一百比一的比例在进行。
  这一点也是汤小康刻意为之的,东居不是饭店,也不是酒楼,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私房菜馆,他没办法像酒楼那样每日接待大量的客户,这也并不是汤小康想要追求的。
  他需要的只是爱好美食的老饕,他们是来品味食物,也是来讲述生活。
  对于美食,任何人都应该是保持着敬意,这是其他生命的延续,更是人对生活最好的感谢。
  烹饪最初始的目的本身就是提高食物的口味,带着对生命的尊敬,将每一道食材发挥出他最完美的一面。
  填饱肚子不是人类一直以来的追求,至少对于华夏的众人来说,这并不是。
  这也是为什么从古至今,在吃食上国内从来没有对外面的世界好奇过的原因,数千年的发展甚至还能够将历史更加往前的推荐,吃这种东西,就一直在伴随着我们。
  这是我们的天赋,更是我们骨子里的传承,最为一名国人,他就算不会烧,但他至少是会吃的。
  早餐时间到了,汤小康弄了少许的桂花干放入豆腐里一起泡着,增加豆腐的香味。
  洪涛如同往常一样按时到来,不过今天他并不是一个人来得,反倒是来着另外一个更加高大的男子。
  另外一人是个外国人,应该是欧美哪里的,至于为什么。
  那大大的翘鼻梁,一头金发配上蓝色的眼睛,怎么看都不是华夏人的样貌。
  身高也不知多高,不过起码有一米八五,跟汤小康站在一起,对方竟然还高出小半个脑袋。
  “汤师傅早啊!”
  对着汤小康打着招呼,至于洪涛身边的那外国人,眼睛却还在四处张望,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洪,这就是你说的美食之地?”
  对着洪涛询问起来,蹩脚的汉语里还夹杂一些英语,这下更让汤小康确定,这人一定是很少回来华夏。
  “别急,中国有句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美食是需要耐心的。杰克,你的耐心可不够。”
  对着身旁的外国男子说了一句,洪涛不由得朝着汤小康走来。
  “或许吧。”
  耸了耸肩膀,杰克对于洪涛的话有些不太认同。
  “汤师傅,这家伙是个发国人,一直觉得自己国家的美食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虽然是我朋友不过我讲不过他,有啥办法不,今天让他涨涨见识。”
  有些咬牙切齿的对着汤小康说着,看洪涛这模样,在争论中应该是吃了不小的亏啊。
  不过这种事情,关乎到两国菜系的比拼,汤小康觉得自己可不能够给华夏的厨师丢脸,不然那汤家的老祖宗能够从坟里爬起来,掐死他这个不争气的子孙。
  发国菜字全球上都享有盛名,除了是因为东方饮食一直不爱张扬,名声不显的缘故以外,发国菜本身也确实有一些实力,曾经汤小康尝过他们的鹅肝,虽然对于养殖方式很不赞同,但是鹅肝的口感和味道,确实是没法挑剔的。
  只是这种亵渎生灵的方式,让汤小康不太喜爱,尝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了。
  他没法改变世界,也只能够改变自己。
  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汤勺,汤小康脸上露出了一个了解的神色,对着洪涛说道:“放心吧,今天算你们两个有口福,看到那边我养着的豆腐没有。”
  抬了抬下巴,指着门口用水盆养着的四块豆腐。
  “麻婆豆腐?”
  听到豆腐的一瞬间,洪涛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这个,川香的麻辣味配上平淡的豆腐,让洪涛想想就留下了口水,而且这道菜也确实是中国名扬海外,传唱最广的一道。
  非常适合用来让国外的人体验,转眼就能够感受到国菜的魅力。
  “麻婆豆腐虽然好吃,不过想体现中国厨艺可不容易,一道苏菜,淮扬菜。”
  见到洪涛第一个想到的是麻婆豆腐,汤小康差点把羊肉汤都扣洪涛头上。
  能不能有点出息,麻婆豆腐哪里吃不到,外面那么多店,能把麻婆豆腐烧出口感,烧出味道的并不少,这有啥挑战的!
  再说他又不是个川江人,正统的麻婆豆腐他还真的不太会烧。
  “卧槽,不会是文思豆腐吧!”
  听到是个淮扬菜,洪涛整个人都愣住了,如果说淮扬菜里面最出名的豆腐菜,除了这个堪称艺术的文思豆腐,基本上很难有第二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