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十七章 白案大师

  可能连汤小康自己都没有发现,今天的顾客,相对于昨天来说,似乎多了不少。
  对于一个开业才两天的店铺来说,再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能有如此的顾客增长,几乎就是很不可能的事情。
  这也是东居的口碑在不断发酵的缘故。
  总有人会在网上,或者附近的谈论中知道东居的这家私人小馆。
  六十元一碗的羊肉汤,对许多人来说,是一笔奢侈的消费,但在宁城的鼓楼,有不少的人还是能够轻易接受这样的价格,比如洪涛,例如徐山……
  美味总是无价,或许这就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道理。
  但这些事情,汤小康都没有去注意,他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了美味盐焗鸡的身上,除了不断地提高自己以外,也未尝没有一点,明天让老爷子吓一跳的心思。
  如果能够在美味盐焗鸡上压制住老爷子,哪怕算是取巧,但是对于汤小康来说,也绝对算得上一份巨大的荣耀了。
  所以此刻的汤小康正铆足了劲准备接受明天老爷子的检验,全身心的都用在了上面。
  夜幕降临,顾客基本不会再来。
  下午的时候,汤小康又抽空出去进了一批冷冻鸡用来练习。
  反正刚刚入账五十万,此刻的汤小康贼有底气,冷冻鸡又便宜,用来练习绝对不会浪费。
  至于成品,那自然是低价打包给了附近的一家卤菜店,此刻的盐焗鸡配不上东居的名头,但是对于一家没有名字的卤菜店来说,绝对算得上镇店之作了。
  不过汤小康也声明了没法长期供应,在这种情况之下,对方竟然想出了纪念版新菜品的名头,限量供应,倒是让汤小康学到了不少。
  巷口的引路灯陆续亮起,寒冷的冬日,这个时候只要不是脑袋抽风,基本上不会再有顾客到来,但是汤小康依然没有关上店门。
  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十分了,比东居规定打烊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看着空荡荡的巷口,汤小康皱起了眉头,决定如果十一点半之后在没人来,就关门打烊。
  夜里,十一点十五。
  巷口深处,熟悉的脚步声逐渐响起,再看到东居门口的灯依旧亮着之后,平缓的脚步顿时加快了起来。
  “汤师傅,一碗羊肉汤。”
  将早就准备好的羊肉汤端上来,汤小康平静的看了一眼有些疲惫的徐山。
  “今天有点晚了。”
  “今天有些事情多加了点班,以后不会了,不好意思。”
  严肃的对着汤小康说了一声,徐山自然知道,东居开到现在肯定是为了等自己,朝着汤小康感谢的笑了笑,徐山平静心情,开始品味自己面前的这碗羊肉汤。
  等到徐山走后,打烊关门,清洗完后厨,看着两个见底的汤桶,汤小康心中嘀咕了一声。
  “看样子,明天要在多准备一些羊肉汤了。”
  一天的盐焗鸡练手,让整个后厨都充满着一股独特的咸香味。
  厨师的锻炼是一个很耗费时间和金钱的事情,很多时候说穷文富武,但其实做一个好的厨子,要花费的金钱也并不少。
  此刻汤小康光靠练习盐焗鸡这一道菜,就已经花费了数千块钱,更不要说日后的练习。
  也幸亏这只是一道比较普通的菜谱,如果要是练习冰糖血燕,葱爆海参,黄焖鱼翅这些,光靠练习的花费,就已经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承受得起了。
  但,对于一个合格的酒楼来说,一位值得培养的厨师,他们绝对不会再食材的练习上有任何的克扣,这些人里面,哪怕只要有一位能够出师的人,就能够带领整个酒楼更进一步。
  这样高回报的投资,是任何酒楼都愿意做的事情。
  对于自带手艺传承的汤家来说,汤小康从小就已经习惯了大量的食材练习,毕竟他可是为了练黄瓜蓑衣从而切了快上万根黄瓜的男人。
  甚至汤小康都曾经一度认为,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找不到女朋友,都是因为当初那段时间,让黄瓜断供,引起的女性朋友公愤而遭受的报应。
  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的男人,就算说到家庭也勉勉强强能够达道一下高富帅的标准。
  结果在接近二十二年的生涯之中,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想想还真的是挺悲哀的。
  尤其是这里的帅气,还不是汤小康自认为的,至少在每年的学校评选之中,校草候选人里面,汤小康的照片绝对能够挤上一定的位置。
  每次关门之后,一定要把后厨打扫的非常干净才能够真正的结束,这一点也是汤家一直传承下来的东西。
  对于这件事情,汤小康从来没有懈怠过。
  不过今天不间断的练习,对于汤小康来说还是有些影响,略有疲倦的将整个后厨完全清理干净,东西归位,拖着沉重的身子走上二楼,整个人直接摊到在了床上。
  如此繁重的练习,让汤小康不由的想到了小时候的艰苦训练。
  小时候的汤小康对于厨师的苦练异常的抗拒,其实不要说汤小康了,任由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每天要练习长达八个小时,乃至十个小时的厨艺训练,都不可能有人坚持下来。
  但是汤小康依然能够记得,在自己六岁的那个夏天,爷爷汤有为带他去拜访了吴苏一家酒楼的白案大师。
  那位白案师傅,九岁拜师学艺,跟在师傅后面当学徒做了整整十年,才允许他上手站在白案的糕点台上,二十五岁的时候,整个酒楼都评价他天赋不佳,可是师傅却允许他开始独自接菜。
  跟在师傅后面又经历了五年,三十岁之后成为了酒楼的白案厨子,跟着师傅一起制作各类点心。
  三十五岁,他的师傅辞职离去,临走前希望徒弟能够在酒楼再呆五年。
  而那位白案大师还真的听从自己师傅的意见,不顾家里人和妻子的反对,就算工资再低,却还是在吴苏的那家酒楼又呆了五年,四十岁才离开,酒店没有任何挽留。
  而同样是那一年,吴苏最出名的一家糕点店,以当时十倍的工资请去了那位白案师傅,作为他们的厨师长。
  汤有为带着汤小康去的那一年,那位师傅正好四十五岁,也是那一次,那位白案大师给汤小康做了一份著名的苏式糕点,松子百合酥。
  正是这一道糕点,改变了汤小康对于厨师观念和对刻苦训练的抗拒。
  那一年,吴苏市内,汤小康看到了一朵百合花真的开了!
  一层糕,万层酥,群芳争艳!
  …………………………………………………………………………
  说个题外话:感谢yy小妖大佬的推荐票,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