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十章 与子偕老

  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老伴,果然她也一脸轻松的吃着嘴中的羊肉,没有丝毫的困难。
  宁老爷子再一次望向汤小康,对方也只是笑了笑,朝着对方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神色,宁老爷子的目光自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老伴身上。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陶梅芳不由得抬起头,却看到宁志阳一丝不苟的盯着自己,让都做奶奶的她面色发烫。
  “不吃东西,看着我干嘛。”
  笑了笑,宁老爷子的目光并没有移动。
  “高兴,看着你吃我就高兴。果然羊肉汤还是东居的更好喝。”
  将筷子夹着的那块萝卜吃下去,陶奶奶白了一眼宁老爷子。
  “那你以前还嫌弃汤师傅的羊肉汤太贵了。”
  “当时不是第一次来嘛,那个时候我工资才四块,一碗羊肉汤就要我两毛钱,要不是因为约了你,估计我就直接走了。”
  “那个时候走了就可惜了。”
  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说到这里,两个人突然又安静了下来,陶奶奶也看着自己面前的汤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望着陶梅芳还剩半碗的羊肉汤,宁志阳的面色纠结了一下,又一次开口。
  “你再吃一点?”
  听到宁志阳的话,陶梅芳看了一眼自己的碗,苦笑一声。
  “吃不下了,以前吃不到,总是心心念念的想着,现在吃到嘴里了,反倒是吃不完了。”
  这下轮到宁老爷子着急了,见到对方有没有吃东西的心思,宁老爷子不由焦急的说了起来。
  “东居开门不容易,要不是凑巧,我都不知道,你还是多喝点吧!”
  “哪里是什么凑巧,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吗,自从我说了想要喝一次东居的羊肉汤,你每天早上都要去抢特价菜,哪有那么多特价菜给你买,还不是为了早上经过这里来看一眼东居什么时候开门。”
  “哪里有,特价菜便宜,早点去还能挑到不少好的。”
  宁志阳辩解的说道。
  “还框我,你以前可都是不买特价菜的,嫌不好。”
  “我……”
  宁志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望着宁志阳,看着对方挣扎着想要在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却无力的坐在那里,陶梅芳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清楚我的病,我就怕啊,我熬不住了,以后…以后没人陪你聊聊天,一想到你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那里,我,我这心里就难受。”
  “没事的,没事的,这病啊,都是自己吓唬自己,隔壁的老张头当初不也是说活不了多久,但是人家还不是撑了那么多年。”
  干笑的看着陶云芳,望着自己老伴毫无血色的面孔,宁志阳抓着筷子的紧紧的捏着,青筋暴露。
  相比较宁志阳的坚持,陶梅芳的脸上反倒是多了一丝的洒脱。
  “老张头也没熬过去年,我啊,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今年了,我这一辈子没什么遗憾,就是怕我走了以后,你跟个小孩一样,耍性子。”
  “不许说这种话,赶紧呸呸呸!把坏事吐掉,你快点吐掉啊你!”
  “好好好,我呸,呸呸!”
  两个人在餐桌上一阵争执,可平静之后,整个房间却又逐渐没有了声音,只剩下两个人相对无言。
  用着汤勺,不断搅拌着自己面前的这碗羊肉汤,陶奶奶看向窗户外面,仿佛在回忆什么。
  “又喝到了东居的汤,就像是我生莹莹的那年,我也是想喝汤,你大晚上的求汤师傅做了一份,那个味道,还真是暖和。”
  宁老爷子低着头喝汤,不再吭声。
  坐在后厨,听着外面的声音,汤小康没有做声。
  此刻的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天,都会在院子门口遇见这个老者,更加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如此着急的想要带着老伴来东居,喝上一碗羊肉汤。
  哪怕宁志阳在怎么不愿意承认,但其实在他的心中,他总是在恐惧的着,恐惧着一切事情的到来,恐惧着自己的老伴会有着遗憾。
  想到这里,汤小康也不由得叫了一声庆幸,如果他的得到的第一份奖励不是广式羊肉汤。
  这样的话,估计就算是东居再一次开业,也没有办法弥补这份遗憾。
  【叮!触发情景顿悟!】
  就在汤小康准备起身的时候,脑海中的系统,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迷雾环绕,等到再一次看清眼前场景的时候,所有的东西全都变了。
  这是一个大雪交加的晚上,还是那个熟悉的宁城巷口,夜晚灯光照耀着雪花飘落,像是一个个发光的精灵。
  熟悉的牌匾,东居两个字比现在更加的鲜红,街上偶尔会有一两个人穿着绿色的军大衣走过。
  单调的衣服,简陋的大楼,记忆中的高楼大厦消失不见,大部分都是一些民国时期风格的建筑,和不少民房。
  只能够凭借着东居的位置,才能够判断出,这里依旧是鼓楼。
  东居门口,一个男子穿着厚厚的棉袄,带着大皮帽,在东居的门口不但晃悠,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汤小康站在男子身旁,可是对方仿佛就像是没有看见自己一般。
  周围不断飘落大雪,哪怕感觉不到其中的温度,可是光是如此场景,就让只穿了单薄衣服的汤小康不由发抖。
  仔细打量一番,汤小康才发现,这男子的面容似乎有些熟悉,再多看几眼之后,竟然越来越像宁志阳,宁老爷子。
  “不会这的是他吧!”
  心中犯着嘀咕,汤小康想到刚才脑海中的声音,越发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既然是情景,能够扯上关系的就那么几个人,不是自己,那唯一有可能的,就只有宁志阳老爷子了。
  让汤小康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看起来非常严肃,面孔方正的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长得竟然有些白嫩。
  “你怎么才来啊!”
  没一会,有一个穿着红色棉袄的女子从远处跑了过来,两个马尾辫在雪中一甩一甩的,见到对方,焦急的宁志阳才放松面孔,朝着对方问了起来。
  “哎呀,下大雪,我出来一下都要和家里解释半天。”
  “赶紧的吧,我早就和陈姐打听过了,这家店的口味在整个宁城都算是能够排上名次的。”
  “是不是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吃吗?我要是回去晚了,我妈肯定要教训我!”
  说着,两个人牵手朝着店里走去,虽然天气寒冷,可是两个人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止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