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一百一十章 鸡法医,汤师傅

  没有发觉自己父亲的异样,宁银雪看着母亲陶梅芳躺在床上的样子,心中难受。
  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哪怕是当初刚刚查出来胃癌的时候,知道已经是晚期,做着痛苦的靶向治疗。
  宁银雪依然能够感受到自己母亲的体内,还存在着顽强的生命力,她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定能够撑下去。
  那个时候她每天祈求的是母亲能够快点好转,不用接受如此痛苦的治疗。
  但是这一次,宁银雪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看不清自己的母亲,明明对方就躺在自己的面前。
  虚弱的气息和微弱到几乎无法感觉的生命力,让宁银雪的心中充满了紧张,这是来自血脉之间的感受,她能够体会到母亲身体的虚弱和无力。
  那种感觉,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让宁银雪不得不小心翼翼,注意,注意,再注意。
  “妈,汤师傅的羊肉汤一定记得趁热喝了啊。”
  轻声的在母亲床边说道,陶梅芳的意识不算是非常的清醒,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到了。
  “待会儿你妈醒了,我来喂她就行了。”
  在一旁的宁老爷子轻声开口,示意自己女儿安静一些,让陶梅芳能够多休息一会儿。
  点了点头,宁银雪悄悄的退出了病房,隔壁床的大叔也是趴在病床上,准备多睡一会儿,而他的儿子则是戴耳机看着手机视频,整个房间里面,异常的安静。
  走出病房,宁银雪的双眼有些红,母亲一天比一天虚弱,让她的内心十分的煎熬,可是这一切却又不能够在父母的面前表现出来。
  “汤师傅,我们赶紧把,需要的材料我全都放到了小厨房那里去了。”
  对着汤小康说着,宁银雪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能够做什么,或许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学会一道能够让母亲吃下饭的美食。
  “走吧。”
  汤小康也同样是点了点头,东居现在可没关门,还让小圆圆帮忙看着店里面,汤小康也想赶紧弄完回去。
  只有小圆圆一个人在店里,他有些不放心,至于冬瓜,那家伙除了吃和睡,基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不对,其实冬瓜还有一个用处,指挥人给她倒猫粮和帮他铲屎。
  医院的小厨房就在住院部,不过是在二楼。
  似乎整个二楼都属于公共资源,一路走来,汤小康看到了洗衣机房,看到了自动售卖处,看到了日用品小卖部,快餐贩卖点,甚至还有一个超小型的生鲜超市,里面排放着不少的蔬菜和冷鲜肉,海鲜。
  基本上住院一些必要的东西,都是非常的齐全。
  公共厨房在二层楼的最里面,经过熟悉而又陌生的走廊,原本应该属于病房的位置,此刻却有了一个拉动的玻璃门。
  走进去,里面还挺干净的,将近二十个灶台,看起来仿佛是误入了酒店的后厨。
  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油烟,墙面和地面都很干净,甚至有几个灶台根本就没有开始用过,跟崭新的一样。
  “这里是住院部的小厨房,不过基本很少有人回来用,偶尔会有家属过来煎药,或者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来这里开个小灶,做一些饭菜送上去。”
  对着汤小康解释了起来,陪着陶梅芳在住院部呆的这些日子,宁银雪早就已经将这附近的情况摸索的差不多了。
  点了点头,汤小康也有些明白。
  都是来住院的,又不是来这里租房子,肯定没那么多心思来做菜,大部分时间都是要照顾病人,都是将就将就得了,这个小厨房看起来更多是为了作为应急的地方。
  不过这厨房里还有两个人,一个正站在那里刷着手机,面前是一个砂锅正在慢慢炖煮,应该是在煎中药。
  另一个人则是明显在做菜了,只不过对方的手艺实在是让汤小康直皱眉头。
  用冰糖炒色,火开的太大了,整个冰糖都给炒成了苦焦糖,看着那些冰糖变成深黑色粘在锅底上,这大妈还在不断往里面加冰糖的样子,汤小康有些受不了。
  这东西做出来,绝对会毒死人的吧!
  紧皱眉头,直晃脑袋,汤小康看着那一大袋子肥肉,不出意外是想做红烧肉了,在医院做这种菜就算了,还能够做成这个样子。
  作为一名天才厨师,汤小康表示能把烧菜练到这样一个地步,也是需要一定实力的。
  黑暗料理的手艺不练到一定程度,还真达不到这个大妈的标准。
  没管那两人,宁银雪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左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墙的小柜子,还通着电。
  宁银雪用自己的感应钥匙往柜子上开了一下,很快柜门就自动打开,汤小康走进看了看,这柜子竟然是一个小型的冰箱。
  将所有的材料全都从里面拿了出来,宁银雪将东西展示给了汤小康看一看。
  “今天早上刚买的整鸡,我实在会找不到买活鸡的地方,就找了一家连锁直营的冷鲜柜,他们说是今天凌晨宰杀的鸡,还有这一包干贝,就是瑶柱对吧。胡椒粉我不知道要什么样的,白胡椒和黑胡椒都买了。”
  看着面前的这些东西,汤小康点了点头,还好昨天也没算完全光顾着吃了,至少要买什么材料全都给记了下来。
  提着宁银雪买来的鸡,摸了摸鸡身子,将一小块鸡皮撕了下来,同样将皮肉之间的那层粘膜扯干净,摸了摸肌肉部分,汤小康点了点头。
  “也算是凌晨啥的,宰杀时间应该是凌晨一点半到两点半左右的样子。”
  听着汤小康的话,宁银雪整个人都呆了,望着汤小康手中的鸡,再看了看对方的面孔,鸡没什么问题,人也是真人,但是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都能够知道?”
  忍不住问了起来,说实话,宁银雪有些不敢相信,她觉得是不是汤小康胡扯的话语。
  “看肌肉的质感就能够清楚,冷鲜鸡都是宰杀没多久放入冷柜的,所以受影响只会有表面的鸡皮,而且还有一层粘膜保护着鸡肉,一般十二个小时之内,都能够看着肌肉的感觉,来判断出宰杀的时间。这是挑选食材的必要常识和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