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六十三章 有意思的菜

  夕阳西下,即将进入冬季,阳光都没有那足够的力量,照在人的身上都感受不到任何的暖意。
  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出现了一次文思豆腐的热潮,后面对于这道新菜,大部分的食客还是有些犹豫。
  毕竟五十块一碗的豆腐羹,确实远一点的人比较少。
  但不差钱得主也不是没有,至少住在这附近的不少食客,都尝试点了一碗,随后便立刻被文思豆腐的味道给征服了。
  下午的时光永远都比较清闲,坐在大厅,冬瓜睡得很香,最近汤小康准备买些奶糕猫粮给这家伙喂喂。
  小家伙的乳牙长得差不多了,可以开始吃些软的东西,毕竟一直喝羊奶粉,也不是个事。
  抽空,汤小康还捣鼓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系统,自从上次刀工训练的进度一口气涨到了百分之十五之后,它就像是断网了一样,直接卡在了那里动也不动,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过系统不给他涨,汤小康也是没辙,这个智障系统啥子功能都没有,甚至连个放弃键都没的选,能有什么办法,慢慢来吧。
  想着,起身来到后厨,打开一直小火炖煮的砂锅,汤小康将里面搅拌了一下。
  这砂锅里面是吊的鸡汤,今天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汤小康就没有用高压锅,而是悬着了就砂锅,花几个小时熬制出来的清汤,一勺盛起来,汤清味美。
  除了蕴含着满满的嘌呤以外,基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弱点,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嘌呤是什么,嘌呤就是鲜美的代名词啊!
  到了时间点,萧雨刘希也放学来到了东居。
  照例是两份烤猪蹄,还没等汤小康这里制作完成,另一边,萧文硕就已经赶了过来。
  萧文硕来了之后,立刻加了一份凉拌蓑衣黄瓜。
  自从上次汤小康免费给他尝过了之后,每次吃烤猪蹄,他都离不开这东西了。
  作为开胃解腻的良品,凉拌蓑衣黄瓜实在是不二之选,萧文硕甚至一度觉得,当初那份赠品,说不定就是汤小康估计给的。
  一份赠品换一个长期的顾客,怎么想都不亏啊!
  父女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等着美食的出现,原本想着晚上回来那什么理由跟老婆解释的萧文硕,忽然吸了吸自己的鼻子,一个清香充斥在他的鼻尖,瞬间霸占了他整个脑海。
  “这味道,是鸡汤?”
  不确定的再问了一下,随后那浓郁的香气让萧文硕立刻确定了下来。
  饭局他也经历过不少,分辨出鸡汤这种基本能力,萧文硕还是具备的。
  作为美食的爱好者,萧文硕在吃东西的时候,也会对制作有一定的研究。
  在问道了几次鸡汤之后,萧文硕就知道,汤小康的后厨一定是吊了鸡汤的,而且这清香味如此明显,肯定是清汤。
  东居有的菜就这么几样,广式羊肉汤直接炖煮好的,盐焗鸡虽然也有鸡香,但却不需要吊汤,至于白板上的那几个小食,更是没有一个和鸡汤扯上关系的。
  剩下的也就只有他还没尝过的新菜,文思豆腐。
  文思豆腐,这道菜萧文硕的兴趣并不大,他实在是吃的太多了,基本上所有的苏菜酒楼,都会有文思豆腐的身影,参加过那么多的酒局,对于这东西,萧文硕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
  可是今天汤小康吊的这鸡汤,实在是勾起了萧文硕的兴趣,再想到文思豆腐所需要的刀工,萧文硕不由得对汤小康产生了好奇。
  汤小康的手艺,他绝对是认可的,自己品尝过不少的酒楼,汤小康的手艺不说是碾压,但是能够跟他打平的地方,还真的是比较少。
  除了那些非常知名的大酒楼,一般的饭店,酒店做菜的手艺,还确实是比不上汤小康。
  “不知道汤师傅做出来的这文思豆腐会怎么样?”
  心中思索着,萧文硕还想到,自己女儿似乎还没有见识过这道非常出名的淮扬菜,便对着刚刚端上猪蹄的汤小康再次说道。
  “汤师傅,麻烦来两碗文思豆腐。”
  “稍等。”
  神情有些诧异,但是汤小康脸上依然是非常平静的对着萧文硕说道。
  文思豆腐出来也有不少天了,但是萧文硕每次看到的时候,似乎并不是非常的感兴趣,没想到今天还特地点了两份。
  同样诧异的还是萧雨刘希,作为萧文硕的女儿,萧雨刘希对自己老爸的个性把握的绝对准确。
  他平常工作时候,酒局就已经吃了挺多的,所以对一般的饭店里的菜肴都不是非常的感兴趣,除了猪蹄这份爱好以外,在家自己烧饭吃的时候还更多一些。
  就连她都很少见到,自己老爸在外面会主动去点菜。
  “文思豆腐很好吃吗?”
  好奇的问着萧文硕,因为自己老爸的缘故,萧雨刘希对着文思豆腐也有了一丝的兴趣。
  “味道不差,主要是这道菜很有意思,等端上来的时候你就明白了。”
  对着萧雨刘希神秘一笑,萧文硕也不把话说清楚,就像看看自己女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要知道,当初他第一次见到这菜的时候,整个人可是震惊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管味道怎么样,这道菜能够成为淮扬菜精致的标杆,还是有不少神奇的地方的。
  就拿那刀工来说,绝对能够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很快,厨房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剁菜声音,听到那清脆而又充满节奏的刀声,萧文硕不由得咋舌。
  砧板传来的刀声,很多时候就能够说明一切,至少从这强有力的节奏声里面,就能够感受到汤小康在这刀工上,下的功夫。
  从头到尾没有停歇过,显然是一口气直接切到底的。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萧雨刘希变得更加的好奇了,自己老爸这么的吊胃口,还有后厨传来的声音,都让她对这道菜感到十分的好奇。
  究竟是一道什么样的菜,才能够让对得上有意思这个形容,还要汤大叔如此的费功夫。
  仅仅是一个文思豆腐的菜名,实在是有些为难萧雨刘希,她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这道菜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