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六十五章 菊花豆腐汤

  “这道菜虽然是国宴菜,但是名气不大,您可能不太清楚。”
  看着汤小康的样子,萧文硕就觉得机会不大了,不过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解释来起来。
  “是不是菊花豆腐?”
  汤小康打断了萧文硕的话语,询问的句式,话语却异常的肯定。
  “汤师傅您知道啊!”
  语气里满是惊喜,原本不抱希望的萧文硕没想到,汤小康还真的知道这道菜。
  “曾经跟着一位师傅学过,这道菜做起来不容易。”
  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汤小康才想起来,老爷子曾经带着自己去烟雨市拜访过一位师傅,当时汤小康就跟着对方学了这道菜,要求很严苛的一道菜,所以导致到现在汤小康都还有印象。
  菊花豆腐全称松茸菊花豆腐汤,这是一道正经的国宴菜,哪怕到现在,也是能够在国家聚会的餐桌上看到的东西。
  菊花豆腐汤和文思豆腐看起来有些像,对于刀工都有着极致的要求,但是本质上还是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
  前者是一道极为鲜美的豆腐汤,而后者这算是羹。
  光从这上面,就导致了两者之间有着极为巨大的差距。
  羹调味简单,最主要的就是汤,吊好一碗汤,这碗羹里成功也就没多远了。
  可是豆腐汤就不一样了,他需要将豆腐和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豆腐就是汤,汤就是豆腐。
  这是要用豆腐来吊汤,在将汤熬制完美的同时,还要保持好豆腐的形状,这其中的难度可就不一般了。
  可是萧文硕听到了汤小康的话之后,不仅没有失望,反而变得更加的惊喜。
  如果让汤小康直接摆着胸脯跟他说,这道菜绝对没问题,萧文硕也觉得是没有可能的。
  这道菜他询问过很多的厨师,其中不乏一些名厨,甚至一些淮扬菜的知名大厨,某些酒楼的厨师长,在面对这道菜的时候,都是直摇头,更有甚者都没听过。
  而有些人,虽然拍着胸脯说道能够做好,可是出来那成品的样子,让萧文硕看了都直摇头。
  你这哪里是菊花豆腐了,这样子,根本就是拖把豆腐,有的直接变成了海带豆腐……
  而汤小康,虽然没有展露出这样的自信,可是言语中也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展露出完全没有希望的样子,至少只是觉得不太好弄,比较麻烦罢了。
  汤小康的刀工,萧文硕是放心的,至少刚才的文思豆腐就能够看出一二,这道菜对刀工的考验可不是一点半点,能够如此干脆利落,却又快速的完成制作。
  光这一点,就已经能够表现出汤小康刀工的出色了。
  所以,面对汤小康的话,萧文硕脸上满是期待。
  “汤师傅这道菜对我来说很重要,我的一位贵人生日要到了,他是我的贵人,是我的伯乐,也同样是我的恩师。这道菜是他曾经一直念念不忘的,所以我希望能够让他在生日的时候,再一次尝到。”
  有些为难的看着萧文硕,汤小康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说实在的,对于菊花豆腐汤,汤小康只是学过,却从来没有尝试做过。
  在他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丝小雀跃,想要尝试一下的。
  可是他汤小康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同样也是代表东居,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了,就不可能应付了事,那是要真正的做到让对方满意,做到足够尽力,足够完美才行。
  不然,他汤小康就对不起东居的这块招牌,同样也对不起汤家的各个先辈。
  萧文硕哀求的语气和眼神,让汤小康开不了拒绝的口,和对方相处了这么久,汤小康清楚对方的气性。
  萧文硕是一个极为傲气而且有着傲骨的人,平常看起来非常的温和,相处起来十分的轻松,但是汤小康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情绪中的那种傲然,和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气。
  那是一种对自己信念的认同,同样也是一种对自己成就的自豪。
  确实,萧文硕看起来只不过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可是却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和身份,已经不是同龄人能够相比拟的,就算有着极好的机遇,他自己的努力和才华,也同样是不可或缺的。
  这样的人,会有着傲气很正常,至少人家只是骨子里有傲气,但是性情还是非常的友善,对人对事也很尊重对方。
  如果其他人在这个年纪,甚至不用和对方同等的成绩,就算差上不少,也早就仰着脖子走路了,这样的情况,汤小康并不少见。
  他年纪不大,但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因素,还有老爷子的关系,这样的事情,不仅不少见,反而数不胜数。
  曾经汤小康自己也想过,如果不是老爷子的严厉还有爸妈那令人胆寒的混合双打,自己说不定,也会在某个时期走上那样的道路。
  可是就是萧文硕这样一个从骨子里都散发着傲气的人,此刻看想汤小康的目光却满是哀求。
  “行吧,我只能说尽力试试。”
  可能是身体里那股不服输的劲头,汤小康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叹了一口气,汤小康能够预料到,自己后面几天的时间会不太好过。
  不过说实在的,一冲动答应了下来,现在汤小康的心中反倒是有着一丝的兴奋,对于这种高级菜品的挑战,对于汤小康来说,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听到汤小康竟然答应下来了,萧文硕的脸上立马绽放出了光彩,满脸激动直接拉着汤小康的手,语气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
  “汤师傅,这个,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谢谢你,真的是谢谢你了!”
  以萧文硕的身份地位,和他的经历来说,他本不该如此的失态,可是这段时间不断地询问,在一次次的绝望中,萧文硕竟然见到了这么一缕希望的阳光,实在是让他激动的不行,就算再好的心性,此刻也变得喜悦起来。
  宴请的人是他的恩师,对于萧文硕来说,对方真的是恩重如山,他不仅仅是自己的领路人,自己的导师,更是自己在仕途上的贵人,自己的伯乐。
  他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很大一部分,都是那位恩是的功劳,萧文硕一直很感激对方。
  现在好不容易让他找到了一份满意的感谢礼,又如何不让他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