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九十九章 兼职工

  “汤师傅在吗?”
  一个胆胆怯切的声音打断了汤小康的思索,回过头,是一个小姑娘,这人汤小康还有些熟悉。
  正是萧雨刘希的那个同学,当初和她一起来到东居的那个小姑娘。
  对方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大厅,看到站在大厅里面的汤小康,整个人吓得一哆嗦。
  “有什么事情吗?”
  小姑娘身上还穿着校服,今天是周末,汤小康也不明白对方为啥还要穿个校服在身上。
  “我,我是来拿美味盐焗鸡的。”
  看到汤小康,熟悉的人让小姑娘没刚才那么拘谨,但依旧是非常小心的说着。
  “你定了盐焗鸡?”
  每天二十个盐焗鸡的份额,汤小康没办法完全记住究竟是那些人定的,只能靠着预订单来算。
  不过这个小姑娘汤小康可是印象深刻,如果对方定了盐焗鸡,他一定会记着。
  “不是我,是我们家楼下的大哥哥,他让我帮他来拿一下。”
  小姑娘跟汤小康解释了起来,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单子,绿色的预订单,是昨天预定盐焗鸡的客户。
  现在东居预定盐焗鸡是有两个凭证,一个是在店里面预定,自己给对方预订单,另一个则是在微信上截图付款记录和自己写好的日期之后,两个人的微信聊天记录作为凭证。
  结果对方手中的预订单,汤小康看了一眼小姑娘身上变得潮湿的校服外套,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这家伙,东西都不知道自己来拿,还使唤别人。”
  显然,对方让小姑娘冒着大雨来拿盐焗鸡的行为,让汤小康有些不喜。
  “汤师傅,你不要怪大哥哥,是我自己要来的。”
  似乎感觉到了汤小康的埋怨,小姑娘忽然为对方维护了起来,小脸上有着急切。
  【叮!触发情景顿悟!】
  忽然,汤小康脑海中的系统冒了个泡。
  情景顿悟?汤小康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都还有着故事,再联想到前几天,对方和萧雨刘希一起来到样子,汤小康发现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
  “行,盐焗鸡制作时间比较长,你先坐着等一等吧。”
  端了一杯红糖姜茶给对方,汤小康对着小姑娘说了一声,随后走进了厨房。
  盐焗鸡翻炒需要时间,正好趁着这个时间,汤小康决定看一看刚才系统弹出来的情景顿悟。
  浓雾弥漫,遮住了汤小康的视线。
  “萧雨,谢谢你请我吃饭。”
  “我还要谢谢你今天帮了我大忙呢,要不是你帮忙,今天我在学校表演上就要出大丑了。”
  声音是萧雨刘希,另一个说话的主人应该就是小姑娘了。
  随着汤小康的视线逐渐清晰,他才发现这场景竟然还是在东居门口,应该是当初对方和萧雨刘希刚吃完饭的时候。
  互相道别完,小姑娘看了看东居的牌子然后低着头朝着巷口走去。
  跟在对方的身后,一路沿着街道走,绕了四五个巷口,走的汤小康都要晕了。
  这绝对是他在情景里面走过最长的路了。
  再绕过一个巷子,小姑娘来到了一家饭店的后门,脏水横流,食用油将地面排水管都包浆了,折射着里面的灯光。
  从后门经过厨房,小姑娘来到饭店的大堂的收银台。
  一个肥胖的妇女正站在收银台上用计算器不断的算着账本,一双眼睛眯起来,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数字。
  “老板娘,我来了。”
  听到小姑娘的声音,妇女手中的动作听了下来,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钟表,眉头一皱。
  “还有两分钟就要到上班时间了,不是跟你说要提前十分钟过来吗,你现在衣服还没换,等工作的时候不就迟到了?”
  “我,我今天有点事情,所以来晚了。”
  摆了摆手,妇女没去看小姑娘有些胆怯的神色,不在意的说道:“算了算了,先去上班吧,今天晚上你多加班半个小时就当弥补了。”
  “好的。”
  点了点头,小姑娘没有反驳,再一次回到了后厨,她问了很久才在这家饭店找到了愿意收留她打工的地方,她不想失去。
  从收银台拿了一个围裙穿在身上,小姑娘熟练地穿过后厨,来到了洗碗间。
  里面有两个大妈正坐在地上,用一个大塑料盆清洗,还有一个盆里面装着全是用过的碗碟和餐盘。
  跟着小姑娘一起来到洗碗间,看着眼前的景象,汤小康皱起了眉头。
  两个洗碗盆,那两个成年大妈全是再洗一个,更加过分的是他们的盆里面全是筷子,勺子,茶杯这种轻松的小东西。
  所有吃过的盘子,饭碗全都堆积在另一个清洗盆,似乎都是留给这小姑娘来洗的。
  “我擦,她都只能算是个萝莉,这么欺负人家?”
  看到这一幕,汤小康都有些气不过了,这两个人怎么好意思欺负人家一个小女娃娃的,不会觉得良心过不去吗。
  不过这也只是系统里面的情景,汤小康再气氛也没有什么用。
  反观小女孩儿,似乎对这样的情况早已经习惯了,默默地拿来一个小板凳坐在盆口,不断的清洗着里面的碗具。
  碗很多,刚刚清洗完一大盆,又有新的脏碗送过来。
  那两个大妈一人拿着一个勺子在盆里清洗了半天,看到新的清洗盆送过来之后,将勺子随意的扔在刚才的洗好的篮子里,将少的那一盆拉了过来,另一堆比较多的,则是对到了小女孩儿那边。
  洗到一半,其中一个大妈眼睛望了望另一边的认真清洗的小女孩儿,不屑的哼了一声,跟着自己身边的同伴说起话。
  “我跟你说,千万不能够让你媳妇儿生女孩儿,生个女的就是赔钱货,没什么用。”
  “话不能这么说,现在不都是说生男生女都一样嘛,哪有那么多讲究。”
  “你家媳妇儿现在怀了,你还希望她生女孩儿了?”
  “希望说不上,生女孩儿就女孩儿呗,现在不是还能生二胎吗,第二胎是个儿子就行了。”
  “第一胎也不合适啊,你看看那个扫把星,就是个克星命,克死了自己老爸不说,现在她老妈都给她克成了重病,我都嫌晦气!”
  厌恶的望了一眼小女孩儿,说话的那大妈脸上的嫌弃不作任何掩盖。
  “行了行了,东西收拾好准备走吧,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找个地方晃一晃就过去了。”
  另一个大妈站起身来,催促着自己身边的同伴,两个人合力将洗好的东西放到了柜子上。
  一阵清脆的声响,一个勺子从里面掉落出来砸在地上,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