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七十八章 冬瓜的疑惑

  “因为我弟弟的事情,我母亲不在认我这个儿子,也从来不与我见面。可是如果再来一次,我依然会是这么做,我要对得起我坐着的位置,也要对得起我的良心。”
  “我的弟弟我没管好,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母亲不再认我。我的妻子因为受贿作假,被我亲手送了进去,我的丈人家不再理我,我不敢出现任何的问题,但是问题却出现在我周围人的身上,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但是最后我却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所有人都觉得我不近人情,觉得我冷血,我无义,我没有家人,没有亲属,甚至没有朋友。”
  “可是我不后悔,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对得起国家和人民给我的这一份信任!”
  语气变得低落,明达康讲诉了自己的一生,没有那么多的坎坷,也没有那么多的复杂,更多的还是人心的无奈。
  直到这个时候,汤小康才明白,为什么当时明达康的家中会只有一双他的鞋子。
  从政一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却没有得到家人的理解,或许这才是明达康心中最痛苦的根源。
  说完,汤小康就听到明达康拍着萧文硕肩膀的声音。
  “这是我的路,也是我的问题,你见到了,你要注意。我没有能够阻止错误的发生,因为我没做好,现在你看到了我的路,你要走的比我更好。家庭和睦,问心无愧,这是我对你的要求。我这一生无儿无女,我把所有的资源交给了你,希望你能够做的比我更好!”
  “我会做到的老师!”
  萧文硕说话的声音不大,里面的郑重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明达康经历了很多的遗憾,虽然痛苦,却不曾后悔,他没有愧对自己的初衷,也同样会可以喊一声无愧天地。
  但是明达康走的这条路是悲伤的,临到终了无儿无女,家人怨恨,成为了一个孤寡老人。
  他不希望萧文硕跟他一样,同样走上这么一条道路,萧文硕是他的学生,却更像是他的儿子。
  萧文硕的前半生走的已经很坎坷了,明达康希望他后面能够顺利一些。
  后面的闲聊就已经没什么了,更多的是家长里短,萧文硕还想明达康请教了不少政治上面的问题。
  这些汤小康已经听不明白。
  “汤师傅,给我再来份烤猪蹄带走吧!”
  听着对方的话,汤小康连忙走了出来。
  两人要走了,萧文硕晚上准备带着家人去明达康的家里吃饭,老人家的生日,晚上应该要热闹一些。
  对于这件事情,明达康显然欢喜不少,甚至准备动手下厨,再一次展现一下自己的厨艺。
  不过听到萧文硕点了份烤猪蹄,明达康连忙阻止了起来。
  “吃什么烤猪蹄,晚上我做一份黄豆猪蹄,你多吃点!”
  听到有黄豆猪蹄,萧文硕连忙就改变了注意,兴奋的点了点头,朝着汤小康说了声抱歉。
  目送着两人离去,萧雨刘希快要放学了,他们决定去校门口等一下,带着萧雨刘希一起去明达康的家中,至于萧文硕的妻子,现在已经下班,在去的路上了。
  萧文硕依旧是小心翼翼的扶着明达康,两个人的身影一高一低,远远的望去,看起来意外的相像。
  两个人离去了,汤小康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发现,自己今天似乎已经少了两单生意。
  萧文硕的猪蹄,萧雨刘希的羊肉汤和猪蹄。
  两个人的钱加起来就是一百八十块,尤其是做生意,没赚就是亏。
  这么一算今天自己这已经亏了三百多块。
  不知觉间,汤小康陷入到了悲伤之中。
  他看到了一张张红色的纸币,挥舞着翅膀,离开了东居的院子。
  转过头,冬瓜在桌子上打着滚,哇呜哇呜的叫着,他面前是吃空的盘子。
  汤小康感觉更加的悲伤了。
  奶粉和奶糕也所剩不多了,汤小康在悲伤中给冬瓜冲泡了奶粉,放在它的面前喃喃自语。
  “崽啊,老爸也赚不到什么钱了,以后就没钱给你买粮了,你要省着点吃啊!”
  没听懂汤小康在说什么,不过冬瓜趴在自己的餐盘边上,看着里面的羊奶有些深思,它感觉自己的奶粉是不是变少了?
  当然这一切的幕后黑手,还是一脸不知道的样子,看了看手中改小版的量杯,汤小康满意的点了点头。
  奶粉分量少了?那怎么可能,自己是会为了这么一点点钱克扣冬瓜奶粉的人吗。
  今天可是亏了三百多块,不对,今天也只不过是亏了三百块而已,还不至于要靠克扣冬瓜的奶粉过日子,至于奶粉为什么少了,那毕竟是为了冬瓜的健康着想嘛。
  看看这家伙,还不到两个月的岁数,都已经长成猪样了。
  自己家养的猪两个月大的时候,还没他这么夸张呢。
  嗯,自己是为了冬瓜的健康。
  想到这里,汤小康再一次看了看手中的量杯笑了起来,以后都只这个分量的话,剩下的羊奶粉至少还能够多撑一个星期的时间。
  果然,穷苦人民的快乐就是这样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汤小康看了看没有劳力士的左手,决定今晚就让某宝店老板连夜给自己制作好价格木牌,这样后天的时候,菊花豆腐汤就能够挂牌销售了。
  手机微信上跟对方联系好,原本老板不同意,汤小康抬手就是加急加二十。
  可是店老板却摇了摇头,他发来的语音诉说了制作的辛苦,加急要二十五。
  汤小康立刻给对方发了一个二十六的红包,店老板说今晚做好,明天就给他寄过来。
  一想到夜里面,店老板依然在车间里面加工赶制的身影,汤小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今天的生意亏了三百,再加上加急制作价格牌的二十六,俨然已经达到了近四百快的亏损,思索着的摸着光滑的下巴。
  菊花豆腐汤是五百一碗的售价,熬制鸡汤和松茸的价格让这份菜肴根本不可能有降低的可能,光靠松茸的就已经一根四百多了,平均下来一份汤松茸就花了近两百。
  想着自己的售价,汤小康觉得,自己也同样是能够对得起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