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二十章 不教真的

  时间说快也快,还没做什么事情,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现在要开始将昨天的粗盐重新加热炒制。
  一般酒店里面盐焗都是用七斤的炒盐,而汤小康为了让香味更加的充分,足足放了十斤,只有后厨里最大的那个锅才能够装得下。
  中火加热,不断地将盐在锅中翻炒,很快就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出,那是昨天放入的香料。
  不过昨天晚上的时候,汤小康就将这些香料剔除出去了。
  粗盐能够反复使用,可是这些香料并不可以,用的次数过多的话,反倒是会影响到盐焗的效果。
  再次放入八角,桂皮,香叶这些香料,不停翻滚着锅中的粗盐,让所有的香料和盐混杂在一起,烘出香味。
  十斤重的粗盐,颠勺是一个非常耗费力气的事情。
  只见到汤小康那个看起来不是非常粗壮的胳膊,将整个大铁锅端起来不断地翻动。
  让人莫名有一种孩子举起大象的错觉。
  每一个厨师在力气上都是一把好手,这种事情可不是传言,可以说在国内,整个华夏想要做一个好厨子,没有足够的体力和一把子力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也是当初东居开业前一天,汤小康看到打扮怪异的徐山,还能够那般淡定的缘故。
  就对方那小身板,把他按地上绝对比提起泔水桶轻松多了。
  这边汤小康炒盐的香味逐渐的飘散,而另一头,老爷子还在专心制止的摆弄着他的厨具。
  这是老爷子的规矩,不管他走到那里,绝对会带上那一套属于自己的厨具,在老爷子看来,烧饭的时候,只有用自己的东西才能够顺手。
  早年间管制还不够严格,老爷子出行还会带上一套刀具,不管走到那里,那些劫路或者半夜劫道的地痞都会绕着走。
  见过狠的,没见过老爷子那么狠的,走在路上,腰间还挂着十多把菜刀,从切片,剔肉到砍骨,剁沫一整套毁尸灭迹的工具都给带齐全了。
  只要在路上,就遇不到比他更横的,甭管是谁,见到腰间那一整套的道具,都得怂下来。
  后来发展不断变好,社会的基础设施和交通便利飞快提升,老爷子这套专属的出行装备,也终于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国家不给他带了。
  想带着管制刀具上高铁,那还真的是有点做梦了。
  不过其他的东西老爷子却一直都带着,比如他的锅,他的铲子,汤勺,菜勺,漏勺……
  反正其他任何能带的,老爷子出行的时候,还是全都挂在身上。
  而且还不给别人碰,不管到哪里烧饭,他的这套厨具,都只有他自己能有资格用。
  等到粗盐炒制好了之后,整个后厨再一次弥漫出了熟悉的咸香味。
  挂在那里晾干的腌鸡也好了,晾干之后表面出现一层淡淡的微黄色,这是黄栀子水上色带来的效果。
  抓一把洗好的新鲜香葱,粗鲁的塞进鸡肚子里,再抽出两张吸油纸,将整只鸡完美的包了起来。
  还是熟悉的做法,把适量的盐放入砂锅垫底,随后把包好的鸡放入,在把剩余的炒盐盖上去,直到将整只鸡全部捂得严严实实为止。
  放在灶台上,开火烧五分钟,随后关火,让剩余的温度将鸡盐焗半个小时。
  一顿操作非常的流利,明显是经常练习的成果,对汤小康厨艺有了大概了解的汤有为也不再关注这些事情,而是瞪着最终的成品出现。
  期间洪涛来喝了一碗羊肉汤之后,整个东居反倒是安静了一段时间。
  三十五分钟很快过去,汤小康提起砂锅晃了晃,从露出的缝隙之中将包裹好的鸡拿了出来。
  此时的吸油纸已经将鸡肉上多余的油分吸干,紧密的贴合在盐焗鸡的鸡皮之上。
  将吸油纸撕开,香喷喷的美味盐焗鸡就这样出炉了。
  因为有着黄栀子水的上色,这道盐焗鸡竟然不用灯光的照耀,就已经散发出金光色的光芒。
  将它在端到桌子上,随着窗外的阳光照射上去,整只盐焗鸡都散发着一股金光,如同加了特效。
  根本不用品尝,看到系统又一次弹出来的消息,汤小康就知道,还是有问题存在。
  【一份鸡肉用料不对,香气四溢,调味完美,色泽巅峰,散发金光的美味盐焗鸡!】
  这一次,可能因为老爷子插手的缘故,后面倒是多出了不少赞美词,甚至调味和色泽都达到了汤小康有史以来的最高评价。
  可是开头,那份鸡肉用料的问题,依然是没有解决。
  看到汤小康的盐焗鸡做好,老爷子走了过来,先没有动手,而是用比自己闻了闻盐焗鸡的气味。
  “颜色没错不过有点重,香味也是对的,整个步骤没又出错。除了麦芽酚和黄栀子水的问题,其他的地方基本都是合格的。”
  静静的听着老爷子的评价,汤小康明白,这也是自己是老爷子的亲孙子,他在会这么说。
  看似简单的点评,确实在指证他这一系列动作里面所有的错误,这种事情,在酒楼里面,只有那些老师傅带的亲传弟子才能够在偶尔间享受到的待遇。
  世界没有那么美好,功夫系列电影里面曾经有这么一句话,来评价当初津港那些数不清的武馆。
  “不教真的。”
  这句话放到厨师这个行业,或者是更加的贴切。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样的事情,在这个行业之中异常的普遍,所以想让别人无缘无故的把本事交给你?
  那就真的有点白日做梦了。
  吴苏的那个白案大师,还是老实的跟在师傅后面打杂十年,才看看被人家收为了关门弟子,再过五年才开始交些真本事,对方可是花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才让师傅将一身所学教授给他。
  这也仅仅是教给他,人一生能有多少个二十年,又有多少的人真正能耐下这个性子去学习?
  也只有像汤小康这样,接受家传的人,才是真正的幸福和轻松,汤有为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子,对方要是不愿意学,汤有为都能郁闷死。
  这种求着徒弟学本事的情况,能够让外界多少人,羡慕的流下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