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四十一章 老规矩

  熟练的切虾,开背去线,火腿肠切粒,所有的材料全都准备好。
  开火,倒油,热锅开始炒制。
  按照今天中午的步骤,汤小康一点点的开始制作扬州炒饭,很快整个后厨都开始变得充满了香味。
  菜的香气弥漫在四周,而随着米饭的倒入之后,米香味顿时冲了出来,让所有的香气变得更加的浓郁。
  喝着嘴里的羊肉汤,徐山不由自主的闻到了冲厨房飘出来的香气,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味,让中午就没吃饭的徐山顿时咕咕叫起来。
  看了看自己瘪下去的肚子,自己手中的羊肉汤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抵饿,反倒是因为这令人流下口水的香味,让他变得更加的饥饿起来。
  索性徐山直接不喝自己的羊肉汤了,等着汤小康制作的扬州炒饭出来,到时候一口饭,一口汤,想想都是极为美妙的。
  后厨汤小康将最后的蛋液全都倒进了锅内,大火烹炒,将食材的所有香气,全都催发出来。
  最后找出一个碟子,将炒饭倒了进去,撒上些葱花,修正了一下摆盘。
  一碗看起来极为精致的扬州炒饭,就这样做好。
  【一碗精彩绝伦,食材新鲜,炒制一般,味道巅峰的扬州炒饭!】
  看着系统给出的评价,汤小康沉默起来。
  虽然说这个评价也确实是非常不错的,可是和今天中午的完美级相比,还是显得有些差距,至少这是一碗有缺陷的扬州炒饭。
  “难道真的是自己今天中午超常发挥?”
  看着自己不太稳定的状态,汤小康也有些疑惑,不确定是自己发挥失常,还是中午那一次属于超常发挥。
  但这些不无所谓了,按照现在稳定的水准来看,自己做的扬州炒饭,也绝对是有资格成为了东居菜品里的一位。
  按照地位来说,比今天下午的那烤猪蹄要高出不少。
  不过这扬州炒饭不能够像其他的几道菜品那样,光明正大的摆放在价位表上,这属于一道隐藏菜肴,需要等待客人自己来发掘。
  就比如像今天徐山这样,自己询问,才能够品尝得到。
  这个也是东居曾经的规矩,再怎么说,东居也是一个有着传承的私人菜馆,自然是需要一些个性。
  大家能看到的,只不过是后厨的一些常备菜,让大家方便饮食。
  至于想吃到一些想要的,会做的好隐藏起来的菜肴,那就需要靠着大家自己去摸索了。
  而且不是什么时候想吃都能够吃的,这还要看厨师今天买了什么,后厨能够给你做些什么。
  只有满足了这几样条件之后,才能够尝到。
  这也是东居曾经的一个乐趣,现在汤小康也决定将他完美的继承过来。
  这件事情汤小康一直都觉得很好,尤其是现在他成为了东居的主厨,不仅仅知道每天在厨房里准备大量的食材是多么的浪费和烧钱,而且汤家的菜谱那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东居能够做出来的菜肴肯定是越来越多。
  作为厨师,他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将每一道菜都给弄出来,尤其还有不少菜是需要提前预定,做好几天准备的。
  看到了自己后厨还活着的几只母鸡,汤小康的面色变得更加的坚定。
  这么好的一个想法,不保留下来实在是太可惜了。
  什么,你说我就是成为了主厨,想掌握这种生杀大权??
  怎么可能,我汤小康是什么人,社会五好青年,小学拿过三好学生,高中抢过劳动标兵,大学更是靠着宿舍开小灶的能力,成为了是男生宿舍一言决定生死……
  啊,不小心说漏嘴了,不好意思。大学更是凭借着宿舍开小灶的能力,被整个男生宿舍尊称为食神的男人。
  想我这样心地善良,天真淳朴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想法,你们实在是想多了。
  嘴上哼着小曲儿,想着自己日后一言决定那些人能吃那些菜肴的样子,汤小康将手中的扬州炒饭端给了徐山。
  香味扑鼻,气息浓郁,光凭这色泽和香气就已经让徐山眼前一亮,他这辈子就没见到过比这个看起来更加美味的扬州炒饭了。
  忍不住至直接开头,仅仅是一口,徐山整个人都沉沦了进去。
  复杂的香味在口中展现,米粒分明,带着淡淡的香气,鸡蛋的美味完全的融入到了炒饭之中,在加上各种各样的配料,争奇斗艳,各种美味让人根本无法自拔。
  整个人都把头埋进了炒饭之中,再不是配上一口手边的羊肉汤,徐山觉得,自己的等待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安静的看着徐山吃饭的样子,自己做出来的美食,能够得到食客的认可,对于汤小康来说,就是最好的褒奖了。
  把面前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了,徐山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躺在了椅背上。
  双眼无神的看着房间外的夜空,漆黑一片,鼓楼作为宁城最早的几个老区,保留了不少原始的古色古香,所以这里基本很少能够看到非常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天空一片乌黑什么也见不到。
  虽然看不到繁星,但也个远处的摩天都市,光彩大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汤老板你知道吗,其实我第一次来到东居的时候,那天夜里我是想第二天辞职来着。”
  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忽然徐山就这样默默地开口。
  “哪天夜里我真的很绝望,工作忙碌的看不见尽头,升职加薪看起来毫无希望,家中的父母已经年迈,而我也在消耗着我的青春和本钱去搏命那一丝渺茫的未来。
  那一刻我觉得宁城很冷,真的很冷,让我彻骨胆寒。
  但是第二天我留下来了,连我自己都想不通,明明都是决定好的事情,结果到了面前我却还是反悔了,或许我对于这座城市还有这最后一丝留恋吧。
  于是我又开始了努力工作,每天加班许久,看不见未来的一切,却在拼命地忙碌着消耗自己。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天总经理找到我,竟然说这三个月他都在关注我,他欣赏我的拼搏让我做了项目主管和部门经理,我的工资翻了三四倍,职位也从部分的一个小员工变成现在部门的领路人,未来似乎已经能够看见那么一点点了,也许那一夜宁城有什么温暖的地方,再一次包容了我。
  你说对吧,汤老板。”
  歪过头,看着汤小康,徐山笑嘻嘻的问着。
  平静的点了点头,对于徐山的抒情,汤小康并不发表言论,但对于宁城,这里基本就是他的家。
  “宁城非常的祥和,他和其他所有的同级别的大城市都不一样,没有那样残酷的优胜劣汰,也没有飞快的生活节奏,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我理解他的包容,也同样能够感受到他的温暖。或许没有任何能够得到他的认同,但至少,也没有人会被他否认不是吗。”
  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旺盛,徐山站起身来。
  “汤老板说的在理!”
  没在多废话,付钱,拿起东西走人,当徐山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汤小康。
  “汤老板,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