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八十五章 新的顾客

  “东居?”
  “就是这家店,看来没找错,就是这家。”
  “不过怎么没开门啊?不是说也卖早餐的吗?”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钟,除了小贩哪家店面会开门啊!”
  东居的门外,一群人站在门口望着那块古朴的牌子,不停地讨论。
  巷子里面,贩卖早饭的小摊已经摆了起来,不少的摊主看到一群人围在东居门口,全都注意了起来。
  一帮子人浩浩荡荡的堵在东居的大门口,怎么看都像是来找事的人。
  早餐摊主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用余光扫了扫自己身旁的众人,很快其他的摊主也全都收到了对方的信息,不露神色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这帮子人,看起来像是要找汤师傅的麻烦,到会儿要是真起冲突,我带头,你们跟上,一定要保护好汤师傅的安全!”
  “一组收到!”
  “二组收到!”
  “三组收到!”
  所有的早餐摊主,在不知不觉之间全都警惕了起来,有的人默默拿起了擀面杖,有的人拿起了自己手上的大铁勺,甚至有一个朝山人,将自己捶肉丸用的十斤大铁棍子给拿了出来。
  一个个目光盯着门口的那群人,随时准备冲出去,支援孤独无援的汤小康。
  东居门口,是四五个年轻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个的年纪,和汤小康岁数差不多。
  围在一起,站在东居门口互相商量着什么,忽然间,不少人都是脖子一缩,就在刚刚有着一股冷气从他们的身后袭来。
  “今天怎么回事,不是说温度回暖了一些吗,怎么感觉更冷了一点?”
  “我也觉得有点冷。”
  “哪里来得冷风,吹着我脖子都冷嗖嗖的。”
  围在一起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群摊主不时的用余光看向他们。
  每当余光扫来的时候,众人都感觉到背后出现了一阵冷风经过。
  院子里面,汤小康刚刚熬制好羊肉汤,将高汤炖上,把所有准备好的盐焗鸡腌制好晾挂起来之后,松了口气。
  现在的东居总算是有点样子了,每天都要有着几桶的汤备着,才能符合基本的日常需求。
  准备好这些,给院子里的汶里芦花鸡和阿花喂了鸡食,打开了东居的大门。
  “哇,真的是这家,老板真的好帅!!!”
  “真人比视频里的帅多了,这么帅做饭还那么好吃,我的天,我觉得我要恋爱了……”
  ……
  才开门,汤小康就发现一群人站在自己的店门口唧唧咋咋,隐约间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自己帅?
  隐晦的笑了一声,看来这群顾客里面还是有识货的人嘛。
  似乎是被汤小康突然开门给吓到了,众人木讷的点了点头,随着汤小康的脚步走进了东居。
  疑惑的看着这些人进去的背影,都已经完全准备好,随时能够冲出去救驾的众多摊主脸上带着遗憾。
  看样子,这些人应该也是来吃饭的了。
  叹了口气,众人默默的将自己掏出的工具收了回去,十斤的铁棍,胳膊粗的擀面杖,甚至连砍骨大刀的都有。
  跟在众人后面也同样随时准备的洪涛,为刚刚的那群人捏了把汗,幸亏刚才那群人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不然按照大家抄出来的家伙,最轻也是要在床上躺个半年。
  同样的,他的心里也有些遗憾,这些人要是来捣乱的该多好。
  他们捣乱,大家帮汤小康解决了问题,到时候汤师傅一开心,请大家吃了顿饭,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一想到错过了汤小康请客吃饭的机会,众人再一次叹了口气,感觉损失了好几个亿啊!
  东居内部,进来的众人总算反应了过来,看着院子的模样,新奇的拍着照片,尤其是围起来的汶里芦花鸡,对于只吃过鸡肉的他们来说,这种稀少品种的芦花鸡,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
  “汤师傅好,我们是看了汉清的视频来得,像品尝一下文思豆腐。”
  抬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人,已经披上厚厚的风衣,里面露出了红色底的T恤衫,和汉清同款的日进斗金。
  黑色的寸头,带着黑框眼镜,完全试衣服理工男的模样,想不到对方尽然会因为看了视频就来到了自己的这家店。
  “好的!你们都是这附近的学生?”
  脸上还带着青涩,年纪和自己差不多,面孔依旧有些稚嫩,不可能是已经上班的社会人士,汤小康不用想就能够确定,自己面前这青年,一定还是在校学生。
  那种感觉,刚毕业没多久的汤小康非常熟悉。
  “我是宁城理工的,看到这店就在鼓楼这里,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听到这里,汤小康顿时抬起了头,想不到这小伙子这么牛逼,宁城理工可是国防学院,里面都是在研究能冒蓝火加特林那种级别的。
  再回想自己作为学霸一路上来,结果只是一个普通大学,汤小康瞬间又低下了头,大佬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我要广式羊肉汤。”
  “我也要文思豆腐。”
  “文思豆腐。”
  “文思豆腐和羊肉汤!”
  最后点菜的是一个少女,骄傲的看了看自己前面的几个人。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肯定是全都要!
  五个人应该是一起的,熟络的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这时刚刚那名理工的黑眼睛工科男看到了挂在窗户上晾干的盐焗鸡,不由的开口问了起来。
  “老板,你这是盐焗鸡吗?给我们也来一只呗?”
  “不好意思,盐焗鸡需要预定,每天供应二十份,提前一天预定才行,这些都是别人预定好的。”
  听到这里,对方也只能够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限购听过,预定也听过,限购和预定放在一起,还真的是第一回听见。
  尤其是看到那挂满了二十个盐焗鸡的窗户,他似乎想象到了这个小店铺里面,究竟是有多么火爆的生意。
  厨房里很快就传来了富有节奏的声响,听到这样的案板声,所有人神色一凌,仔细聆听了起来,果然和汉清说的一样,只要听到这节奏明朗的声音,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一时间,众人对即将盛上来的菜品,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