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六十二章 反响

  豆腐切丝,高压锅闷煮吊汤。
  随着豆腐丝的逐渐出现,鸡汤的香气也逐渐的飘出了。
  很清淡,但是异常霸道的鸡香立刻充斥在大厅之中,这气味并不浓烈,只是轻飘飘的从厨房那里出现,可你只要稍微闻到一丝,整个脑海中仿佛都被这股鸡肉的香气给环绕住了。
  甚至有些人诡异的发现,自己就算喝着羊肉汤,可是也感觉像是喝鸡汤一样。
  一时间不少人都是见鬼一样的表情。
  “汤师傅这做的是啥啊?这鸡肉香气这么霸道?”
  闻着空气里的味道,让他们吃什么都感觉是一股鸡肉味,让人十分的好奇。
  “估计是在吊汤。”
  一脸的严肃,说话的人是一位卖粥的老板,听说以前是在五星级饭店的后厨里呆过,跟着哪里的厨师学过一两手,所以熬出来的粥总比别人的更受欢迎。
  闻着空气中的香气,这人的脸上不由出现了回忆的神色。
  “这东西我以前在酒楼里才闻到过,一般都是有大宴席的时候才会有的东西,那个时候厨师长会亲手出来吊汤,熬上一锅高汤,将里面所有食材的香味全都催发出来,浓缩了每一个食材的精华,所以闻起来虽然不浓烈,但是却极为的霸道。”
  望着对方埋着头一通说,众人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看到对方那么认真和严肃的分析,估计事情应该就像他说的那样,差不多了吧。
  总结一下就是,你说的最多,你是对的。
  然后捧场的喊六六六就可以了。
  原理大家没听懂,但是这空气中的香味他们确实感受的非常清楚,很多人吃着羊肉汤,却感觉是满嘴的鸡肉味,都有些后悔没有去点文思豆腐。
  而那些点了的人,则是满怀期待,想象着汤小康将它们端出来的样子。
  “汤师傅,给我来碗文思豆腐!”
  刚踏入东居的大厅,洪涛就闻到了那鸡香味,就知道汤小康一定是再说文思豆腐,还没走进大厅就焦急了喊了起来。
  “洪哥,你这是尝过汤师傅的文思豆腐了?”
  洪涛进来的时候绝对没有看菜表,这一点提问的人非常确定,可是他却能够不假思索的知道汤小康是在准备文思豆腐,那显然洪涛肯定是在他们之前,已经尝到了汤小康做的文思豆腐了。
  点了点头,骄傲的望着这些人,洪涛看着他们渴望的眼神就清楚他们想知道什么。
  “汤师傅周末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有幸尝到了。”
  “味道怎么样啊!??”
  完全没去管洪涛语气里的那股骄傲,他们更加关心的还是文思豆腐的味道,现在不能够尝到嘴,可是听一听也是好的啊。
  “那味道还用说吗,真的是绝了!”
  脸上满是回味,洪涛一想到周末的那顿文思豆腐,就忍不住的流口水,尤其是杰克那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更是让他暗爽不已,听说回到发国那边,他还一个劲的在宣传他周末在东居里的经历。
  “跟你们说,就算是那些做文思豆腐的老师傅,那口味跟汤师傅的都还有差距,汤师傅吊的那鸡汤,我的妈呀!真的是!”
  脸上一副无法形容的样子,复杂的表情让所有人都心生期待。
  越来越多的人看着自己手中的羊肉汤,忽然感觉,这好喝的羊肉汤,他不香了。
  就仿佛那样的一段话:
  “妈妈我想吃文思豆腐。”
  “吃,大碗滴,两碗够吗。”
  “够了,谢谢妈妈,妈妈真……”
  “滚,自己做去!”
  原本的幻想是那样的美好,可沉重的现实却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只恨没有后悔药,只恨汤师傅的鸡汤他为什么这么香!
  脸上都快要哭了出来,可是当这些人再次深吸一口的时候,嗯,丫的更香了!
  等到汤小康端着做好的文思豆腐出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似乎被狼群围住了一样。
  那一个个绿油油的大眼睛,他们那不是要喝汤,这是要吃人啊!
  文思豆腐上来了,大厅却变得异常的平静,安静的喝汤声看起来都有些吓人。
  没有任何人愿意说话,生怕自己张嘴就让嘴里的香味飘散出去了,每个人的脸上全都挂着极为享受的表情
  一阵寂静之后,立刻就爆发出了狂潮般的欢呼声,浓郁的鸡汤配上极为细腻的豆腐丝,入口即化,放入所有的香味全都融合在一起,自己如同一口咬下了空气中的香气。
  辅菜带来的咀嚼感,在这菜里面凸显出来,绵柔和脆爽的反差,给众人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极致感受。
  “这道菜,真的是神了!”
  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感受着口中的美味,勾福脸上满是幸福,难怪女儿会说这是一道了不得的菜品,在勾福看来,这怕是神仙吃的东西了。
  忍不住将这文思豆腐推了自己的老婆。
  “小莲,你真的要尝尝这个文思豆腐,真的是太好吃了!”
  看着丈夫一脸推崇的模样,花小莲也好奇的用勺子尝了一口,顿时,她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没多久就将这文思豆腐喝了个干净,连碗底都给舔的干干净净,洪涛舔了舔嘴唇忍不住的赞叹。
  汤小康对火候的掌控的功力,真的不是吹的,一整碗文思豆腐吃起来没有任何的突兀感,甚至就给人感觉,鸡汤的香气就是从豆腐里散发出来的一样。
  这样完美的融合,更加的提升了这道菜的口感。
  在许多人尝过文思豆腐之后,便开始惊恐的发现,似乎五十块一碗的文思豆腐,也不是那么贵嘛?如果再一回味,他们甚至感觉,这价格似乎还有点便宜?
  许多人才品尝过之后,就连忙离开了,他们生怕自己在多呆一会儿,会不会想着要给文思豆腐提价了,多回味两次之后,说不定他们真觉得文思豆腐只是这价格太不值了,应该要更贵一点。
  在理智和钱包的疯狂示意下,很多人在喝完文思豆腐之后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反倒是洪涛留了下来,今天的盐焗鸡他准备早上就给解决了,不想在留到中午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