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九十八章 你的鸡没了…

  东居里面,宁银雪跟着汤小康一起回来。
  后厨大锅前面,汤小康用大勺不断搅拌锅中的咸粥,不时翻滚上来的海鲜香气和鸡肉的香味,充斥在鼻间。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此刻的宁银雪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这么痴迷东居的饭菜。
  这汤师傅的厨艺,实在是太好了!
  “大概就是这样了,整体的流程你都记下来了吗?”
  看着差不过可以出锅的米粥,汤小康转过头对着宁银雪说道。
  “记…记下来了吧!”
  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记住,宁银雪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刚才她的心思全都放在这这锅粥上面,实在是太香了,至于汤师傅刚刚说的流…流什么来着?
  委屈巴巴的对着汤小康眨了眨眼睛,见到这一幕,他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没有听进去。
  不过还好,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反倒是没有多大的挫败感,心平气和的对着宁银雪说道。
  “反正需要的食材你一定要记住了,我明天中午过后再送广式羊肉汤去医院,我记得市医院是有陪护厨房对吧。”
  连忙点头,宁银雪接着说道:“对,一个公用厨房,病人家属都可以过去自己做做饭,如果是需要煎熬的中药,也会借那个厨房煎一煎中药什么的。”
  “那就行,明天我去了之后,你带着需要的材料,我们用那边的厨房再来一遍,这东西很简单,一看就知,一学就会,跟煮方便面差不多。”
  “哦,好的。”
  有些发懵的应和了一声,宁银雪觉得汤小康所说的方便面和自己印象中的似乎不是一种东西。
  “这份滑鸡粥你给你爸妈带去吧,老人家吃点粥养胃,正好看看陶奶奶合不合胃口。”
  把国内的瑶柱滑鸡粥盛入到两个大玻璃碗之中,汤小康用袋子装好交给了宁银雪。
  瑶柱滑鸡粥是一道粤式养生粥,口感绵柔,营养丰富,对于此刻的陶梅芳来说,是在合适不过了,而且海鲜粥不仅味道鲜美,也更好的消化,对胃产生的负担不重。
  至于是不是因为熬粥这件事情最简单,所以汤小康才交宁银雪这道菜,那肯定不是这样的。
  他汤小康会是那样的人吗,他会因为熬粥最方便,不需要他烦心才去交宁银雪这道菜吗?
  怎么可能,他这明明就是怕其他菜品的难度太高,打击到宁银雪的积极性,导致人家意志消沉,从而影响到家庭和谐,小家就是大家,家庭不和谐了,那世界还怎么和平?!
  他汤小康的愿望,可一直都是,世界和平!
  目送着宁银雪离去,在对方临走前汤小康还特地叮嘱她明天不要忘记带熬粥的原材料。
  两个玻璃碗带走了满满一锅的瑶柱滑鸡粥,可惜东居的后厨里面只有四个保温桶,此刻已经带走了三个,明天还要再给陶奶奶送羊肉汤过去,这瑶柱滑鸡粥就只能用玻璃碗带走了。
  不得不说,宁老爷子和陶奶奶这还真的是老来得女,宁银雪这年纪顶多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在对比上宁老爷子他们的年纪,生宁银雪的时候,他们都快要接近四十岁了。
  晃了晃脑袋,东居下午开始要接着开业的。
  广式羊肉汤还剩下一桶,按照外面的雨势来看,差不多是够用了,盐焗鸡还剩下六份,也不知道今天那些人会不会来店里解决。
  暴雨延绵,但是也抵不过猫屋里面冬瓜的叫喊声,今天汤小康才发现,自己养的这头橘猪竟然是如此的能够撒泼。
  那源远流长的哀嚎,这家伙不嫌累的吗,汤小康觉得自己光听她的叫声都快要挺烦了。
  看到汤小康走进,蹲在猫屋里面的冬瓜,叫声变得更加急促起来,一双爪子不断的扒在透明的亚克力板上,就像是敲打牢门一样。
  嘴上的嘶吼带着节奏。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蹲在猫屋面前,欣赏着冬瓜撒泼的模样,这家伙还真的是有闹腾的天赋,平常怎么没看出来呢。
  打开猫屋的门,开门的一瞬间,那吵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就像开关一样灵敏。
  慢悠悠的从猫屋里面走出来,此刻的冬瓜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刚才那副疯癫的模样,慢慢悠悠的找了一张椅子,伸了个懒腰跳了上去,卷成了一个圆团,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月饼。
  汤小康是弄不明白了,为了让这家伙睡得舒服,他还特地在猫屋里面放了两层毯子,又柔软又温暖。
  结果这家伙,宁愿在外面冰冷的椅子上趴在,也不想在猫屋的毯子里舒适的打滚。
  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汤小康真的是管不了它了。
  崽儿变大了,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啊!
  感叹了一声,汤小康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自己当初创立的客户微信群。
  有人在问自己预定的美味盐焗鸡能不能够送外卖,外面雨太大了,根本没办法来店里面。
  看到这个消息汤小康很开心,立刻发过去了一个惊喜的表情,随后表示。
  外卖,这辈子都不可能送外卖的,来店里吃饭的人最有意思了,每天和他们在一起就很开心。
  东居店里面就自己这一个人,又是收银员,又是服务员,又是厨师。
  偶尔还要客串一下大堂经理,售后客服,现在这还想让自己去当外卖员了,自己走了店里谁来管。
  直接无视微信群里面,那人的不断哀求,汤小康非常绝情的表示。
  看到你预定的这只盐焗鸡了吗,撕拉!现在它没有了。
  多出的这只鸡,就给自己今天晚上当做加餐了。
  心中做好了打算,汤小康的眼睛已经在后厨的几只盐焗鸡上面扫荡,这段时间每次预定盐焗鸡都是售空,让自己想偷偷摸摸尝一个的机会都没有,今天总算是可以一饱口福了!
  汤小康思索着,自己应该选哪一只鸡来作为自己的晚餐,东居的门口,一个小姑娘穿着长筒胶鞋,撑着伞抬头看了看大门,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