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四十四章 洪涛的骄傲!

  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额…不对,歪楼了,叫菜刀在手,天下我有!
  拿着自己的武器,这个男人望着面前的敌人。
  凌冽的寒风捶打在他的脸上,,就像冰冷的刀子划过面孔,疼痛极了。
  但是我们的同志,保尔·安德烈耶维奇·汤·小康·柯察金依旧在与这艰难的环境做对抗,他在寒风中抗争,拼接着顽强的意志,在与着艰难险阻斗争。
  哦!他举起了他的武器,奋力的向前劈去,他的武器落下了,他,他劈中了一个冬瓜。
  绿色的瓜皮不断的掉在大理石的桌面,里面的芯子已经被汤小康掏空,厚厚的瓜皮也在菜刀不断地挥舞下不断地变薄。
  果断凌厉,没有丝毫的犹豫,每一次汤小康挥起菜刀的时候,这刀都会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将上面的瓜皮掀起,手很稳,刀很准。
  刀起刀落,巨大的菜刀不断地在冬瓜身上划过,可是却又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这冬瓜竟然没有一丝破裂的预兆。
  冷风带着了热度,让谭小康双手被冻的有些发红,这是局部受冷,导致血液循环不畅,手部血液不能有效回流所致。
  流通不畅的血液让汤小康的手有些僵硬,他不得不停下来伸缩一下手掌,来缓解压力。
  虽然有些痛苦,但是效果却还是非常明显的,汤小康明显能够感觉到,随着自己注意力的集中,自己手对于精准度的控制在不断地提高,曾经被自己丢下的一些东西,此刻有渐渐的捡了起来。
  虽然还是不会很熟练,但已经有了一些感觉了。
  望着逐渐雕刻出的图案,汤小康抬起来看了看,还有些细节没有做好。
  不过外面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搓了搓手,虽然说这样的方法锻炼效果会更好一点,但是实在是有些摧残人了,这冷风的袭击,让他对于手的掌控和握力都在不断下降。
  端着冬瓜,拿起菜刀,汤小康回到了大厅。
  接下来的地方需要更精细的雕刻,不能够再呆在外面,不然以自己冻僵的手掌,很难控制到那么精确的范畴。
  找来了暖炉,让自己的双手逐渐恢复温度之后,汤小康尝试的捏了捏拳头,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因为以前练菜的时候没少被冻过,所以只要不是太严重的情况下,汤小康双手回暖很少会有平常人那样的瘙痒感。
  也同样不太会红肿。
  当然这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之内比平常人好上一些,但是在比较严重的情况下,还是会出现哪些症状,这也是汤小康会进来的原因。
  再撑下去,这双手是真的撑不住了。
  回答大厅,又一次拿起菜刀,汤小康望了望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那个冬瓜,对着自己面前的绿色冬瓜动起手来。
  远远看上去,就能够看明白汤小康是在这冬瓜上雕刻了一幅画,画的正是被他捡回来的小橘猫“冬瓜”。
  此刻汤小康在绿皮冬瓜上雕刻的还不只是一个,而是画出了各种各样的“冬瓜”,神态各异,姿势万千,根本就是一副百猫图。
  在随着汤小康回到大厅之后,不断地加深描绘,这些小橘猫的样子变得越来越真实,甚至连身上的毛发都开始根根分明,也不知道汤小康用一把菜刀究竟是怎么办到这样的地步。
  仅仅用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汤小康就已经快要将这冬瓜上的百猫图完成了。
  随着最后一步收尾工作的完成,这一整个冬瓜已经被汤小康雕刻成了一个镂空的百猫图,所有的小橘猫看起来都栩栩如生,在透过镂空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具有美感。
  【叮!恭喜宿主自主激活训练任务,刀工训练!请点击信息选择查看。】
  在汤小康刚刚将这镂空的百猫图冬瓜雕刻完成之后,他的脑海中又一次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不过这一次,汤小康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脑海中的系统,而是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外面,又有客人来了。
  来的人是洪涛,快要十二点半了,正好是完美的午餐时间,没想到洪涛会这么积极,第一个赶过来的。
  “汤老板,盐焗鸡,赶紧的!”
  刚刚跑到门口,洪涛就喊了起来,扶着门框大口喘着起,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正当汤小康还在疑惑地时候,后面忽然又开始涌进了一大帮的人,不少附近的人都开始下班,或者想起来吃午饭的附近住客。
  “汤师傅,来碗羊肉汤!”
  “汤师傅,今天是有新菜是吧,给我来一个!”
  “我也是,美味盐焗鸡一份!”
  无数的人像是商量好的一般,一窝蜂的跑进来,各种嘈杂的点菜声一瞬间就充斥在了整个院子里。
  “不要乱,排队,一个个的来!”
  平静的喊了一声,汤小康回到了大厅拿出了许久未用过的号码牌,前几天的东居没有多少人,还用不上这东西,原本以为要再等一段时间才可能会用到,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拿出来了。
  按照顺序将号码牌分发给每一个人,汤小康这才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少的食客都以为,早点来的话东居可能会没什么位置,所以都选择了中间的时段,正好能够走掉一批人腾出空间。
  这么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一个人这么想,两个人这么想,当大家都是这样想法的时候,就造成了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来。
  反倒是现在这个时间段,大家全都是一窝蜂的走了出来。
  原本以为正好能卡到时间过来,可是当洪涛走在路上,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紧接着又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大家都是东居的食客,这段时间的接触全都熟络了不少,等人数一多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也亏洪涛反应比较快,趁着大家都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直接朝着东居冲了过来,这才有了刚开始他趴在门口气喘吁吁的一幕。
  手中拿着最快的一号牌,洪涛得意的看这种人,你们点的快又如何,反正自己是第一个来到东居的,自己也同样是第一个点菜的,所有人都要排在他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