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一百三十章 比以前的好吃

  【一份味道一般,但是充满真挚与爱意的酱汁黄焖鸡。】
  看着系统给出的评价,汤小康略显诧异,能够拥有丰富情感的食物,他还真的没有见过多少。
  不过看了看对方手中的黄焖鸡,只有一两点青红椒作为点缀,汤小康摇了摇头。
  没有干辣椒就没有灵魂,这样的黄焖鸡完全没有想尝试以下的愿望。
  没过多久,另一边宁银雪的熬制半天的瑶柱滑鸡粥也出来了。
  香味很足,才掀开锅盖汤小康就知道这一波稳了。
  【调味较重,但是充满希望与期盼的瑶柱滑鸡粥。】
  眼睛不由自主的在陈红和宁银雪身上扫了一遍,今天是怎么回事,都是厨艺不够情感来凑?
  饭烧得不好吃,都准备靠情怀来下饭。
  汤小康没有想到,原来有一天,情怀真的能够拿来当饭吃……
  “真的是麻烦你了,汤师傅。”
  看着面前的滑鸡粥,还没尝到嘴,光靠这香味宁银雪就知道,自己算是制作成功了。
  开心的朝着汤小康道了声谢。
  望着宁银雪甜甜的笑容,汤小康反到是腼腆的笑了笑,这种事情还真没经历过几回,好羞涩,嘤嘤嘤……
  没有在意这个内心闷骚的男子,宁银雪开心的拿出玻璃碗,装了一份,想要让自己的母亲尝一尝,这是她唯一能为母亲做的事情。
  同样的还有陈红,在黄焖鸡刚制作好之后,她就跟汤小康道了谢谢,连忙冲上了五楼的病房。
  病房之中,陈红的老伴躺在床上,看着面前有些不一样的黄焖鸡,诧异的看了看陈红。
  “尝尝,快尝尝。”
  焦急的催促着对方,这是她第一次在没有老伴的情况下成功做出来的菜,虽然说有着汤小康的助力,但是她还是想让老伴最先尝一尝。
  算是对自己刻苦的回报,又算是对这几天欺骗对方的愧疚弥补???
  “好,我尝尝。”
  笑着回应着,老伯夹起了其中的一个鸡块,默默地吃了起来,有点偏甜,是炒色的时候冰糖放多了,这让老伯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做黄焖鸡时候的样子。
  也是同样的问题,不过那一次陈红吃的很开心,那是自己为她去学黄焖鸡之后,第一次做个对方吃的。
  同样的,这一次老伯吃的也很开心,哪怕这明明应该是一道鲜咸的菜式,但是真的很好吃。
  “好吃,比以前的都好吃,以后你就这么做。”
  开心的说着,老伯不断地吃着玻璃碗中的黄焖鸡,和陈红对视,两个人的眼睛都是笑意。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楼上,宁银雪端着瑶柱滑鸡粥来到了病房门口,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看到躺在里面的老母亲。
  这几天东居的食物,让母亲的面色看起来稍微红润了一些,父亲一直坐在床边陪护,一步都不愿意离去。
  虽然在国外生活了很久,可是在宁银雪的印象中,父母一直都是相敬如宾,非常平淡的爱情与生活。
  这不是她想要的,她一直希望能够有着那种轰轰烈烈,不求一切的爱情,哪怕不曾有结果,但只希望没有后悔。
  可是这段时间,她却一直发现自己从没看明白过父母。
  轻轻的推开门,轻微的动静立刻惊醒了还在假寐的宁志洪,抬起头,看到是自己的女儿之后,宁志洪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汤师傅有送东西来了?”
  “嗯,您先吃点,待会儿妈醒了再让她吃点。”
  没有反驳,默默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玻璃碗交到母亲的手中,宁银雪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中药。
  “药还没喝呢。”
  “哪有那么快,刚刚有点烫,你妈本身就怕喝着东西,待会儿我喂两颗糖给她。”
  对着女儿说道,宁志洪伸手摸了摸旁边的中药碗,还有些微烫,需要在放一放。
  “你回家休息休息吧,这里有我看着呢,你昨天忙了一天,肯定累着了,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再来。”
  看着女儿的面色,宁志洪开口,神情有些犹豫,宁银雪看着父亲憔悴的面孔,有些担忧。
  可是父亲一直倔强的不肯离去,不管任何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宁银雪也没有办法,只能够点了点头。
  现在白天都让父亲照顾,晚上她才来到病房,不过父亲也依旧是在旁边陪护着。
  夜里他精神不够好,深怕出事,才让自己来多帮帮忙。
  悄悄地离开,宁银雪才关上门,病床上的陶梅芳就已经被惊醒了。
  “雪儿来了?”
  睁开眼睛,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宁洪涛手中的玻璃碗,陶梅芳想到了什么。
  “刚刚来过了,送了汤师傅的粥,起来吃点吧。”
  见到老伴醒了,宁洪涛摇起了病状,让陶梅芳靠在枕头上。
  这段时间的规律饮食,让陶梅芳稍微的有了些精神,撑着自己坐了起来,闻着滑鸡粥的味道,她有些饿了。
  宁洪涛小心翼翼的吹了吹玻璃碗里的粥,递到了陶梅芳的嘴边。
  “味道有些不一样了。”
  才吃了一口,陶梅芳就对着自己老伴说了一句。
  “是吗。”
  宁洪涛有些诧异,自己也尝了尝,味道似乎是变了一些,有点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就仿佛在一定程度上没有以前好吃,但是在其他的方面有更急的美味了。
  但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出来,味道变了。
  房门又被推开,隔壁床的大叔啃着一个苹果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是轻症患者,这段时间的调养都快恢复的差不多了。
  “这就是你们女儿煮的粥吧,还真是孝顺,不想我那儿子,整天就知道玩。”
  看到宁洪涛夫妻两人手中的玻璃碗,里面散发出来的香味让大叔的脸上带着羡慕。
  看看人家老两口,看看人家的女儿,再想到自己的儿子,大叔都忍不住想抽他,怎么就不知道自己买点好吃的呢!
  “女儿煮的?”
  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宁洪涛有些不明白。
  “对啊,我在二楼的公共厨房看到了,你们女儿在哪里熬粥,上次来得那个小伙子还在旁边指导的呢。”
  刚刚在楼下买东西的时候,他正好看到了对方在厨房熬粥的样子,想一想,又有种要抽儿子的冲动。
  看看人家女儿,自己现在连买东西都要亲自下去。
  听着对方的话,陶梅芳不由的再尝了一口。
  “洪涛,你也多吃点,味道不一样,但是比以前的好吃了。”
  “嗯,是比以前的好吃。”
  望着分食一碗粥的宁洪涛夫妇,大叔忽然觉得自己受到了双重暴击。
  儿子没人家女儿孝顺,竟然连恩爱都就不过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