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美味大师 > 第七十章 萧文硕的心思

  十一月三十日,农历十一月初五。
  昨夜刚刚下了小雨,不少树叶都黏在了院子的地上。
  湿哒哒的地面,让叶子完整的吸附在上面,光靠扫把是没有办法将其清扫干净的。
  汤小康索性就不再管这些东西,这枯黄的叶子落在地面,反倒是给这东居的院子带来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今天早上七点半的时候,汤小康就被萧文硕的闹铃给吵醒了。
  这家伙竟然一大早就开始打电话通知汤小康了,被惊扰美梦的汤小康,根本就没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
  稀里糊涂的就将电话给挂断了,随后在倒头睡去。
  可是还没有睡下去多久,就又被冬瓜饥饿的叫声给弄醒了,这家伙现在每天都会准时叫人起床,就是为了让铲屎官给他准备吃的。
  无奈起身,去楼下后厨冲泡了一些羊奶粉,汤小康又拿出了自己买的奶糕猫粮,混合着一切未给了冬瓜。
  锻炼他的吃饭能力。
  而一直橘猫,他之所以出色,那就是出色在他那张无所不能的胃上面,不管汤小康喂的是啥,这家伙都是来者不拒。
  要知道这奶糕刚刚入手的时候,冬瓜那家伙就咔咔解决了平常人家三天的饭量。
  这种凶猛的吃法,着实让汤小康吓了一跳。
  直接将奶糕收了起来,接着冲泡了一些羊奶粉之后,才缓解了情况。
  于是,后面几天,汤小康都是用这样的方法来得,一半的羊奶粉和一般的奶糕。
  等到汤小康把冬瓜所有的食物都准备好之后,他整个人也已经清醒了不少。
  由此可见,买闹铃是完全没有的事情,哪怕是人工闹铃,也没有办法解决你那颗想要沉睡的脑袋。
  有这个工夫不如养个猫,每天你不按时起来,那基本就是三百六十度立体3D环绕音,让你有一种身临其境的快感。
  等你起来给他弄好粮食之后,整个人也就清醒了不少。
  这完全可以说明,闹钟没有什么用,它并不如猫来得好使。
  冬瓜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倒出溜达了,早上叫醒汤小康给他准备早餐之后,冬瓜就会慢悠悠的到院子里的猫砂盆中解决一下。
  这个时候才会蹦蹦跳跳的回到大厅之中,开始享用它美味的早餐。
  既然已经清醒,汤小康也懒得再去弄回笼觉了,而是开始准备起今天的食材。
  羊肉吴老板一项都会送的很早,就是为了保持着两块羊腩的新鲜程度。
  反复清洗,挤压血水,萧文硕他们下午才回来,所以上午的时光并没有什么样的变化。
  东居,还是那个东居。
  时光接近下午,所有的人都应到了上班时间,整个巷子之中有些空旷。
  萧文硕开着车,带着一名老者来到了东居的门口。
  巷子里,只有巷口还有一颗常青树,依旧绿叶林立,萧文硕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老师,就是这里了,您慢着一点。”
  最先出现的是一根拐杖,红木做的,做成了竹节的模样,一届一届的,雕刻非常生动。
  一根拐杖戳在了地上,随后是一双帆布鞋。
  萧文硕连忙上前,伸手将车后座的老人扶了出来,一身的中山装,戴着眼镜。
  面色有些苍老,看起来六十多岁的模样,快要接近七十了,不过整个人保养的很好,都发都是乌黑的,偶尔才能够看到一两根白色的发丝。
  老者的精神不错,一双眼睛非常的有神,看人很是凌厉。
  拄着拐杖站在东居的门口,下过雨,巷子里有些微凉,阳光照在这里变得反光,让老者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不就吃个饭吗,去你家不就行了,非要带我来这个地方,也没看到有什么吃饭的地方啊!”
  对着忙碌的萧文硕讲了两句,老者的语气有些不在意。
  “就是这个东居,我可是找了很久了,您进去了就知道了!”
  神秘一笑,菊花豆腐汤的事情萧文硕到现在都没有对自己的老师讲过。
  锁好车,扶着老者,萧文硕跟着对方慢慢的走进了东居。
  “来了啊!”
  早就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在萧文硕和老者一起走进院子的时候,汤小康对着萧文硕打了声招呼。
  “老师傅好!”
  笑着对那老者打了声招呼,老人看起来很面熟,可是汤小康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是谁。
  不过也是,像萧文硕那样的工作,经常会在电视台里出现,觉得面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多想汤小康按照萧文硕当初的要求开始准备起来。
  “这里还挺干净的!”
  没想到萧文硕会带自己来到这样一家小店,独特的环境让老者也感到一丝的好奇,四处张望,这种家里一样的环境,让老者满意了一些。
  “那是肯定的,我知道您的性子,那些酒楼您不喜欢,也没想着带您去。”
  满前忙后的端茶倒水,萧文硕对这名老者看起来非常的亲近。
  老者抬抬手,让萧文硕别再忙碌,坐在自己的旁边,有些赞扬的对萧文硕说道:
  “你现在也算是身居要职,那种风气要不得,能记住我的话,我很欣慰。”
  “您这话说的,我可是您带出来的学生,哪能不听您的话。”
  看着老者,萧文硕的脸上一直泛着笑意,这位是他的老恩师,也同样是他政治生涯里的领路人,但对于从小无父无母的萧文硕来说,对方像父亲更超过像其他的一切。
  将茶水递到了老者的面前,萧文硕不由得说了起来。
  “我从小就是孤儿,本来就是靠着国家和政府的补贴活下来的,后来上学也全都是国家给的助学金和学校的奖学金,资助待遇。我的前二十年要感谢的是国家,他没生我,但是他却将我抚养长大,让我在这个社会上活了下来。”
  “我上大一的时候,没钱交住宿费,那笔钱是您帮我掏的,这一给就是四年,我修研的时候,您是我的导师,我没住在学校,却住在了您的家里,再后来我工作了,您给我推荐的工作单位,您帮我写的推荐信,甚至是您一直在斧正我后面的道路,我人生的后二十年,需要感谢的就是您,亦师亦父,我的人生成就,来自您的帮助和教导。”